1. 愛下電子書
  2. 道觀養成系統下載
  3. 道觀養成系統
  4. 第347章 一會兒陪我切磋切磋【第一更】

第347章 一會兒陪我切磋切磋【第一更】

作者: |返回:道觀養成系統TXT下載,道觀養成系統epub下載

()一套太極劍法舞完,陳陽收劍而立,對著台下微微一笑,便是下去了。

「厲害厲害。」

「道哥,你這是什麼劍法啊?」

「道哥,這個劍,好厲害的樣子,可以教我嗎?」

武術隊的人湊過來,一臉崇拜的問道。

那些道士們,則是酸溜溜道:「華而不實。」

就這樣,明面上的武術交流會,還算圓滿的結束了。

下午便主要就是坐在一起,大家吹牛逼,聊天聊地。

挨到了傍晚,雲夢觀在當地最大的酒店準備了晚飯,請大家前去用餐。

陳陽沒參加,余靜舟幾人也沒去。

他們告辭后,直接回山去了。

臨走前被告知,明天還有一場交流會,一定要準點到來。

回去的路上,法初的情緒還是很低沉。

自從回來,法初臉上就沒怎麼見過笑容。

回到山上后,趁著夜色,法初去了李雲舒的墓前。

那隻百靈鳥落在他肩頭,安靜的陪著他。

陳陽開始有點擔心了。

他擔心法初會不會走不出來。

畢竟他現在的這幅狀態,實在是有些太嚇人了。

以前的法初,開朗,笑容乾淨,沒有城府。

現在的法初,活脫脫就是一個抑鬱症早期患者。

一直到深夜十二點,法初才回來。

他默默的上了床,陳陽向他那邊望了一眼,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睡著。

轉眼便又是一天。

一行人吃完了早飯,走著熟悉的路下山,乘車來到雲夢觀。

與昨天不同。

余靜舟,靜通,以及法初,都很清楚,今天將是決定他們鬼谷洞命運的一天。

雲夢觀聯合官府,施加的壓力很大。

現在或許對他們產生不了什麼太大的影響,也改變不了實質性的結果。

可靜通和余靜舟,都是七十多歲的老人。

他們還有幾年可活?

等他們走了,就憑法初,和還沒有成長起來的法然,能擔得起鬼谷洞嗎?

何況法初還要繼承紫金山道觀。

如此一來,整個鬼谷洞,就只剩下一個法然了。

短暫的接觸來看,雲夢觀的人城府都極深,謀劃一件事情也能忍耐得住長時間不見成效。

所以,今天的交流會,他們必須要展現出些什麼。

「啁啁~」

百靈鳥立在法明的肩上,叫喚了一聲,忽然飛入了道觀里。

「呼~」

法明輕輕吐著一口濁氣,好似要將心裡的鬱氣部吐出來。

「準備好了嗎?」余靜舟問道。

法明重重點頭,余靜舟道:「走吧。」

今天的雲夢觀,好似氣氛都有些壓抑。

他們步入演武場,這是一座寬敞的大院,院中有陰陽圖案。

他們來的太早,除了引領他們的道士外,沒有別人了。

道士說:「今天的交流會在外面舉行,其他真人還要一會兒才到,你們先在這等等吧。」

說完便是要走,就把他們丟在這裡。

陳陽道:「麻煩送些茶水過來。」

道士瞥一眼:「沒開水。」

然後就走了。

陳陽嘶了一聲,這態度,跟昨天比,差的有點大啊。

像是刻意針對一般。

「這就等不及了?」陳陽輕笑一聲。

原本他還覺得雲夢觀從上到下,除了道遠那朵奇葩之外,其餘人都挺有心計。

現在看來,也就那一兩人。

看看這些弟子,待人接物也就那樣。

「真人先進屋吧,我出去買點水來。」

陳陽對法初示意了一下,讓他照看著點,然後帶著法然出去了。

路上法然問道:「玄陽大哥,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嗯?怎麼了?」

法然眉毛都揪在了一起:「我覺得,師傅他們好像有什麼事情沒和我說。而且昨天的交流會,那些人好像都不太喜歡我們。」

陳陽拍著他的肩膀道:「管他們喜不喜歡幹嘛?又不是要跟他們過日子。那種人,就是見不得別人好。恰好,你們鬼谷洞就是要比他們好。」

「哦。」

陳陽道:「你要好好修道,下一任鬼谷洞的住持就是你了。」

「忽然感覺壓力好大啊。」法然鼓著嘴說道。

「小小年紀,還想做住持呢?」邊上傳來一個不友好,甚至瞧不起的聲音。

便見道遠領著幾個師弟走過來,笑道:「玄陽道長來的真早啊,這是去哪兒呢?」

玄陽面無表情:「貴道觀沒有茶水,我這隻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了。」

道遠哦了一聲:「這話說的,怎麼會沒茶水呢?有的有的,不過呢,有些人是不太配喝我們道觀的茶水。畢竟,我們道觀這麼乾淨,弄髒了多不好。」

說這話時,他特意看了法然幾秒。

那臉上的笑容,真叫人噁心。

法然低著頭,目光閃躲不敢和他對視。

「嘖嘖嘖~」

陳陽砸著嘴,眯眼盯著他:「聽說今天的交流會,也是相互挑戰切磋,是嗎?」

道遠微笑:「對,是這樣。各門各派各顯神通,相互交流經驗。當然了,主旨還是打擊某些道門敗類。」

陳陽點著頭,說道:「我剛好手有點癢,一會兒道遠真人陪我切磋切磋。」

話落,就見道遠愣了一下,旋即臉色不大好看,嘴角抽搐了兩下。

「你什麼意思?」

陳陽留下一個你自己意會的笑容,帶著法然走了。

道遠盯著他的背影,等他們走出道觀,才啐了一口濃痰:「把自己當個人物呢?死嗎的東西。」

道觀外。

陳陽安慰道:「別搭理這種人,真打起來,那樣的,你一劍就能挑翻。」

「真的嗎?我有這麼厲害?」

「你很厲害的。」

不是法然厲害,而是道遠太垃圾。

一群外行突然跑來做道士,手裡或許留著幾分祖師爺傳下來的手藝,但和打小習武修道的正統道士放在一起,真的沒法比較。

而且,陳陽真挺瞧不起這種人。

欺負孩子算怎麼回事?

很有成就感嗎?

比起他那個師兄道揚,真的差了太遠。

買了幾瓶水,一些瓜子零食,兩人便是回去了。

回到大堂時,人來了不少。

人人面前都放著一杯茶,幾盤零食點心。

唯獨就靜通幾人面前空蕩蕩。

這已經不是區別對待,而是針對了。

其中心思,瞎子都看得出來。

「他們是把鬼谷洞當成囊中之物,隨手可取之了。」陳陽坐下后,笑著說道。

余靜舟也笑道:「是啊,以為我鬼谷洞無人了。」

靜通道:「隨他們去,對立總比軟刀子好。」

陳陽點點頭,這是句實話。

挑明了立場,有什麼招數統統使出來。

總比暗地裡使壞來的好。

漸漸人多了,江明一和曲世平也來了,常道觀的人也來了。

陳陽手機震動了一下,拿出來看,是江明一發來的消息。

他們昨天離場時交換的微信號。

「道長,出來一趟,有點事情找你聊聊。」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