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神醫娘親:腹黑萌寶賴上門下載
  3. 神醫娘親:腹黑萌寶賴上門
  4. 【V489】影六的春天(二更)

【V489】影六的春天(二更)

作者: |返回:神醫娘親:腹黑萌寶賴上門TXT下載,神醫娘親:腹黑萌寶賴上門epub下載

俞婉說完自己的,便留下影六與影十三善後,自己邁步上樓了。

她沒著急回自己的屋,而是去了燕九朝那邊,周瑾在後院,阿爹不知去了哪裡,空蕩蕩的床鋪上只燕九朝一人。

他合衣而眠,靜躺著,神色清冷,修長的身軀在夜色中有些迷人,他呼吸均勻而清淺,應當是睡著了,一雙修長如玉的手隨意地搭在身側,寬袖似遮非遮,反而顯得他骨節分明、玉潤冰清。

這是一個睡著了都散發著強大氣場的男人,讓人不敢靠近,卻又忍不住想要親近,仿若罌粟一般,明知有毒,也仍是會義無反顧地栽進去。

俞婉探出手,細繪他精緻的眉眼。

這麼俊美的男人,是她相公,怎麼都覺得當初那花瓶砸得太有水平了,不是來了這裡,她又怎麼可能會遇到燕九朝這樣的男人?

戒不掉啊戒不掉……

在相公的盛世美顏中很是陶醉了一會兒,擔心周瑾與阿爹回來,自己這副犯花痴的樣子會被他們看到,俞婉打算抽回手來,卻剛一動,便被一隻有力的胳膊摟住了。

「你……沒睡?」俞婉心頭一驚,想到自己方才的放肆,不由地有些臉紅起來。

「睡了,被你吵醒了。」燕九朝摟著懷中的人,閉著眼淡淡地說。

他當真是半路被吵醒的,聲音里還透著一絲沙啞與慵懶,可越是如此,越是好聽得俞婉感覺耳朵都不是自己的了。

燕九朝雖是摟著她,但並沒委屈她的肚子,一隻手摟著她肩膀,另一隻手輕輕地護在她的肚子上,他嘴上一句甜蜜的話也不說,可所有的溫柔都被放在了他對待她時的小心翼翼上。

不知是不是懷孕后情緒容易激動,俞婉覺得,她再也遇不上比他更好的男人了。

氣氛突然有些傷感。

燕九朝道:「你怎麼還沒睡?」

提到這個,俞婉來勁了,一掃心底湧上的苦澀與傷感,神采飛揚地將自己威風凜凜「滅」了個大巫師的事與燕九朝說了:「……原來我這麼厲害的!」

燕九朝不忍戳破她,淡淡地嗯了一聲:「是挺厲害。」

「對吧?」俞婉得意地笑了,「我也覺得我厲害!」

……

天不亮,一行人便整裝出發了,梁巫師被五花大綁地留在了客棧的後院兒。

俞婉看了眼這造型,挺滿意,轉身就要離開。

梁巫師叫住她:「女俠,你也帶上我吧!」

俞婉回過頭來:「帶上你?憑什麼?」

「這……」梁巫師噎了一把,道,「你不也帶上他了嗎?他才是主謀,我是聽他使喚,你能不計前嫌帶上他,何苦為難我呢?」

他指的是暗殿的斗篷男子。

俞婉好笑地說道:「他是接頭人,他有利用價值,你有嗎?」

梁巫師卡殼了。

一個眾叛親離的巫師被丟在客棧,命運如何可想而知了,但這些都不是俞婉需要去考慮的問題,畢竟從他不擇手段陷害周瑾與周雨燕的那一刻起,就已經失去讓人同情的資格了。

黑市離這裡不遠,騎上駱駝,兩日可到。

去黑市的路上,俞婉了解到斗篷男子叫達瓦,是暗殿的一名地位尊貴的護法,他自幼修習巫術,如今已是天境初期的大巫師,他看上去有些老成,實際年齡卻才二十五六而已,如此年輕的大巫師在巫族之外是極少見的。

不過,他雖是巫師,卻並不是巫族人。

「巫族的巫術早已流傳出去,誰都能學,只是,想學好卻是不易。」言詞間,對自己大巫師的境界頗有幾分沾沾自喜。

俞婉看了眼九歲的周瑾:「嗯,是挺不容易的。」

二十多了,才只是天境初期,一個九歲的孩子卻已是天境巔峰,達瓦順著俞婉的眼神看了看周瑾,瞬間感覺高興不起來了。

俞婉與燕九朝騎在同一匹駱駝上,大多數時候都是俞婉問話,身後的燕九朝只是默默地聽著,這原本容易讓人忽略他的存在,事實卻遠非如此。

這是一個註定到了哪裡都散發著無盡光芒的男人,出塵絕倫的容貌、君臨天下的皇族貴氣,都讓這個一言不發的年輕人顯得尊貴而神秘。

他的眼神很專註。

只有身前那個沒心沒肺的小胖姑娘。

達瓦的目光不敢在燕九朝身上停留太久,他本能地有些忌憚他。

「對了,你還沒說,那個人是怎麼找上暗殿的。」俞婉看向達瓦道。

達瓦答道:「他們不是只找了暗殿。」

任務是面向整個黑市的,所有黑市的人都可以去接這個任務,至於最後花落誰家就各憑本事了。

沒有畫像,沒有名字,只三個特徵:男孩子,八、九歲,實力至少是天境大巫師。

八九歲的男孩子多,巫師少,但也並非沒有,可天境……老實說,若非賞金豐厚得足以買下一座城池,只怕沒人會去接這種一看就不大可能的任務。

達瓦是機緣巧合下碰到梁巫師,從他口中聽說了周瑾的事,周瑾雖是地境大巫師,可梁巫師知道,周瑾是被封存了巫力的,也就是說,他的實力遠在地境之上,這就很符合他們要找的條件了。

達瓦答應梁巫師,只要他能幫自己找到那個孩子,自己幫他進入巫族,他們沒料到,都不用去翡翠園,半路這孩子便送上門了。

當然,更沒料到的是,他們抓孩子不成,反被別人給抓了。

兩日後,他們穿過沙漠,抵達了黑市。

黑市比想象中的大,也更繁華,只是建築風格與出行的馬車比大周、南詔以及冥都更為古老一些。

黑市雖不如巫族守衛森嚴,卻也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達瓦與入口處的侍衛交涉了一番,侍衛狐疑地看了燕九朝與俞婉一行人幾眼,最終沒說什麼,放他們過去了。

「哼,這是你們遇上達瓦了,若是旁人,帶不進去這麼多人的。」達瓦揚起下巴說。

結果,沒人理他。

尷尬的達瓦:「……」

一行人進入黑市后,將駱駝換成了馬車。

達瓦任務失敗,不敢叫暗殿的人發現,只得先將他們帶去自己居住的院子。

穿過一條車水馬龍的街道時,俞婉看見了不少在路邊乞討的男子,那些人的容貌氣度都不差,並不像尋常乞丐。

「那些人是怎麼回事?」俞婉道出了心中疑惑。

達瓦騎馬走在俞婉的馬車旁,順著俞婉的目光望了望,道:「他們都是被奪走了巫力的巫師。」

俞婉挑了挑眉:「巫力還能被奪走的嗎?」

達瓦道:「當然,黑市可不是一個太平的地方,你們沒事最好不要出來走動,否則被人奪走巫力,就會變得和那些人一樣。」

俞婉正想說那些人怎麼樣了,就見一個年輕的乞丐杵著拐杖走了過來,他面色蒼白、眼神獃滯,分明……是個瞎子!

似是瞧出了她的困惑,身旁的燕九朝平靜地說道:「巫力存在於巫師的眼眸中,巫力沒了,巫師的眼睛也就瞎了。」

俞婉頓悟地點了點頭:「你這麼說……我好像有些明白了。」

聖女之力以血脈傳承,因此聖女血是十分寶貴的東西,而巫師的巫力存在於一雙眼眸中,巫王淚也就顯得彌足珍貴。

暗殿是黑市最強大的一股勢力,一般來說,沒人敢動暗殿的巫師,但也不排除有人膽大包天,因此暗殿除了巫師外,也雇傭了不少厲害的高手。

院子到了。

有僕人迎上來。

達瓦與他交代了幾句,僕人趕忙應下,去給燕九朝與俞婉一行人收拾屋子。

達瓦轉頭對俞婉與燕九朝說道:「你們先住下,那個人明天就到了,我會安排你們見面。」

「知道了。」俞婉點頭。

「少夫人,那我先去放東西。」萍兒拎著行李說。

俞婉道:「嗯,去吧。」

萍兒轉身去了。

周雨燕也開始搬自己與小師弟的行李,這些都是路上添置的,說不上多,卻也不少就是了。

影六見她拿不下,順手幫她把最重的那個包袱拎了起來。

拎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影六大包小包拎著,走路都帶風,沒注意碰了人家姑娘的手,周雨燕卻是睫羽一顫,一張俏臉唰的紅了。

大家還在看:田園嬌寵:貪財萌寶俏娘親十里醫香:攜子妃嫁不可王爺,我對你一見鍾情妃狠佛系暴君您隨意農門寡嫂的主母歷程邪王寵妻不講理至尊瞳術師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旺夫農家女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