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盛世凰謀:天妃下載
  3. 盛世凰謀:天妃
  4. 第240章 絕對不是什麼好人!(二更)

第240章 絕對不是什麼好人!(二更)

作者: |返回:盛世凰謀:天妃TXT下載,盛世凰謀:天妃epub下載

燕北先趕過去,原是要提醒武曇趕緊從車頂上下來的。

不過武曇自覺,眼見著沉櫻的車駕緩緩逼近,自己就主動下來了。

所以——

燕北趕過來的時候就正好目睹她撅著屁股從車頂上往下爬的一幕。

這個姿勢著實不雅,雖然武曇沒注意他,燕北卻是耳後微微一紅,心裡都跟著有些不自在的先往旁邊別開了視線。

主子是私事,他是無權置喙,並且也不想多管閑事的,所以對蕭樾挑中的這個姑娘,他也沒什麼特殊的想法和評價。

因為接觸的不多,也說不出她身上就是有什麼不好的,在燕北看來,這位武家二姑娘只跟別的大家閨秀不太一樣而已……

既然王爺覺得好,那就很好!

可是——

這姑娘有時候的這些舉動又確實是會叫人覺得有點一言難盡!

燕北那邊正尷尬,青瓷和藍釉接了武曇下來,青瓷已經在喚他了:「燕北,王爺那邊都順利嗎?」

燕北於是連忙收攝心神重新看過來,點頭道:「就是城門那裡圍觀的百姓太多,有點擁堵,隊伍出來的比較慢,王爺一會兒就到,你們這邊準備一下,先等在路邊,等公主的輦車和儀仗先過去,咱們再插進隊伍里去就行。」

青瓷答應了一聲。

燕北就策馬繼續往前面去,繼續安好那些隨行人員。

因為早上要踩吉時出門,再加上城裡人多擁堵,耽誤了時間,這天上午他們就只行了一個時辰左右。

為了不耽誤行程,中午大家停下來簡單吃了些乾糧繼續趕路,蕭樾就上了馬車。

武曇正抱著湯盅在喝藍釉開小灶在馬車裡用小爐子給她燉的燕窩,蕭樾突然開門跳上車,她還受了點驚嚇,扯著脖子去看他身後:「你上來幹嘛?你是該騎馬在前面帶隊的嗎?」

蕭樾勾唇一笑,伸手就去解身上外袍,一邊道:「又不是本王娶親,城裡走個過場就得了,回頭等本王娶你的時候,肯定不偷這個懶。」

他著手更衣,武曇注意到兩個丫頭都沒有湊上去搭手的,本來心裡是愣了一下,不過他的動作又快又利落,眨眼的工夫就把腰帶和外袍全部團成團扔旁邊了。

這馬車裡的地方雖然是有,兩個丫頭見狀,還是貼著車廂挪出去,然後從外面關上了門。

蕭樾蹭到武曇身邊,探頭瞄了眼他手裡捧著的湯盅,挑挑眉道:「還吃么?」

武曇低頭看了眼還剩下大半盅的燕窩,沒說話。

蕭樾就當她默許,劈手搶過去,就著桌上的幾樣點心三兩下吞了。

武曇斟了茶給他漱口。

蕭樾收拾好才將她抱過去,靠在胸口,心滿意足的低頭吻了下她的發頂,問道:「怎麼樣?累不累?要不要休息會兒?」

「我一直睡夠了才起的。」武曇向後仰起頭看他。

他垂眸向下,看著她。

這兩天武曇雖然是住在晟王府的,不過真正算下來,倆人真正在一起的時間並不多,也不知道他是因為馬上要出京,再加上宮裡剛出了事才格外的忙一些還是平時就這樣,反正每天幾乎就是吃飯和睡覺的時間露個面,大多數時候她也見不到他的人。

這一刻,他的面上看上去還是一樣的清朗精神,細看之下,眼睛里卻有熬出來的血絲。

武曇抬手,指尖觸到他的臉頰,蹭了蹭,哼了一聲道:「你累就睡嘛,幹嘛拿我當借口?」

「呵……」蕭樾就笑了,埋首下來,額頭抵著她的額頭蹭了蹭。

他也沒去裡面的睡榻,而是直接挪到旁邊,擁著她躺下。

車廂里鋪厚厚的地毯,再加上京城周邊這一段的官道修的好,馬車基本也沒什麼顛簸。

蕭樾仰面朝上,雙手交疊枕在腦後,就這麼聽著身下車轍碾壓路面的聲音,難得的也生出幾分愜意來,只是隨口囑咐武曇:「現在雖然是出了京城,但前兩天的事肯定還有餘力,所以前面這幾天你注意一點。白天隨著車隊一起,不會有什麼問題,晚間到了驛館也別亂跑?」

武曇是知道輕重的,不會拿這種事反駁他,不過還是皺了眉頭,抱怨道:「現在就已經這樣了,以後怎麼辦啊?」

自從蕭樾在宮裡出了那件事之後,現在她已經不當自己這趟是跟著蕭樾出來玩的了,說的直白點,簡直就是避難。

說起來也是又氣又悶——

明明是皇帝那兩口子先後使壞心眼想害人,結果他們害人不成作繭自縛了,被他們算計的人反而被他們記恨上,成了眼中釘了?

這叫什麼道理?!

雖說有句古話叫「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真是刀鋒不砍在自己身上不知道疼,誰攤上這種倒霉事誰知道……

好端端的,憑什麼啊?

反正武曇自認為小肚雞腸,她沒有那種從容赴死的大胸襟!

可是心裡氣歸氣——

現在他們惹上了皇帝和太子那些人,眼看著面前擺著的就是個死局,不知道要怎麼從這個局面里擺脫出來。

蕭樾聽出了她的急躁和憤懣,就伸手將她攬進臂彎里,吻了吻她額頭,嘆道:「沒事兒,總會邁過這個坎兒去的。蕭植他不可能不老不死,太子也不可能永遠長不大啊……」

武曇自然是品出了他這語氣里半真半假的意味來,不過事到如今也只能是先自己安慰自己了。

「嗯!」她在他懷裡翻了個身,手搭在他肩頭,「你睡吧,我吵你。」

「好!」

蕭樾閉上眼,雖然馬車走在路上,很有些噪音,不過他對環境向來不挑剔,再加上確實是疲乏,很快便呼吸平穩下來。

武曇躺在他身邊,窗帘隨著車軲轆轉動的節奏起伏,偶爾掠過外面的陽光和風景。

如果忽略掉被甩在京城裡的那一大灘麻煩,武曇是覺得這一趟出行她的心情還不錯。

哪怕是要全程坐在馬車裡,哪怕行程都是安排好的……

對於從小沒離來過京城的她來說,也算是天高海闊了。

蕭樾這一覺睡了挺長時間的,武曇中間爬起來了一段時間,把他丟在角落裡的衣袍拿過來,仔細的壓平了褶皺,折好放在了桌上,見他還沒醒,就又從裡面榻上扯了薄被過來,給他掩在身上,重新又依著他躺下。

本來是不困的,可是兩個丫頭都避嫌躲出去了,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她也實在無聊,後面就也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

蕭樾醒來,已經是日落黃昏時。

身下馬車顛了一下,就沒了動靜。

他睜開眼,就感覺到靠在他右邊胸口暖暖的軟軟的一團……

日暮時分,車廂里的光線有有點暗。

隊伍到了驛站,外面燕北帶著人在忙忙碌碌的搬東西,有點喧囂,有點吵鬧,又隱隱飄進來一些帶著煙火味的飯菜氣息……

無論是和當年的營帳比還是和京城裡的王府比,這小小的一輛馬車都實在是顯得太狹小了。

可是這一刻,他突然覺得時間如果就停在這一刻,也很好……

送嫁的隊伍一路北上,路線和行程也都是提前安排好的,早有探子過來驛站稟報過他們今夜會在此停宿,所以官吏們提前就打掃準備好了。

當然,驛館的大小有限,住不下太多人,所興對隨行的衛隊士兵而言就地紮營是他們的看家本領,所以後面的三個小院子就收拾了出來,徐穆帶著他的親信住一個,沉櫻住一個,蕭樾和武曇佔了一個。

院子都不大,一間上房兩間廂房的配置。

蕭樾自然是住的上房,把武曇安排在了右廂房。

出門在外人多眼雜,武曇覺得他這樣安排很正常,欣然接受,反倒是兩個丫頭私下裡互相對視一眼,各自都有點神情古怪。

他們今天才出京,還不到下面的城鎮,這個驛站只在官道邊上,周邊也沒什麼好逛的好玩得。

晚間用了飯,睡覺卻還早,武曇就去隔壁找沉櫻說話去了。

她腳底有傷,走不了幾步路。

蕭樾站在正屋的窗前,看著青瓷抱她出去,主僕兩個不知道說了什麼,她臨走還往這院子里留了一串笑聲。

蕭樾站在窗前,一直又等了快一刻鐘左右燕北才有些匆忙的埋頭快步進了院子,抬頭,看見站在窗口的他,眼中飛快的閃過些什麼,然後又馬上穩定了心神,推門進了上房。

蕭樾站在那裡沒動。

燕北走到他伸手,主動稟報:「宮裡出事之後,季宸妃雖是陰錯陽差幫著皇帝躲過一劫,但卻因此受了驚嚇,之後就病了。皇上是昨日借給北燕使團安排踐行的機會傳的禮部上面幾個官員進宮,然後踐行宴之後又單獨傳見了廖尚書和那位薛侍郎。」

「所以,你現在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把寶押在了這個姓薛的身上還是兩者兼而有之?」蕭樾的面孔之上,不知道是籠罩的一片月光還是一片寒霜,總之從燕北的角度看上去,他周身的氣勢都有些冷硬。

一開始皇帝指定是打算著在季遠身上做文章的,這才抬舉的季宸妃。

而現在——

突然又換了個薛文景過來……

其實自打他來京和蕭樾見面之後就發現這段時間蕭樾似乎是變了許多,以前在北疆的時候,他多是不苟言笑的,什麼情緒都不會往臉上顯現,而現在,雖然也有著冷硬刻板的一面,可是他周旋在人前的時候,竟不是他們預期之中那種殺伐又乾脆的手段,會隱藏,會爭執,也會一時興起處心積慮繞幾個彎子給敵人挖幾個坑……

其實,朝堂和戰場上,是不一樣的,蕭樾這樣有兩幅面孔反而是件好事。

燕北只是突然就想起剛才武曇和青瓷一起出去時候的那一幕,心裡本能的起了種疑惑——

主子的改變,會不會也有這位二小姐摻合進來的成分?

其實他早一刻鐘就應該可以趕過來的,可是路上被徐穆的人截住,寒暄周旋耽誤了一會兒……

燕北一時失神,等反應過來的時候,抬頭正迎上蕭樾看過來的眸光。

他沒有任何苛責和質問的意思,燕北卻是心頭一凜,連忙垂下了眼睛,拱手告罪:「是屬下失態了。」

蕭樾沒說什麼,又重新看向了院子里。

燕北趕緊借著說道:「不管怎樣,皇上突然換了薛文景隨行,肯定是有所打算的,這個人的其他詳細資料屬下有叫京城裡的人手儘快查好了送過來了,不過這個人的名字,之前屬下曾在主子叫查的別的人的卷宗里看到過。當時我只是有點印象,就叫曲林回王府翻資料了,已經確認了。所以,這個人,絕不是什麼好人!」

*

寧國公主送親的隊伍有條不紊的北上,在此三日之後,元洲城的帥府之內武勛也收到了武老夫人和林彥瑤相繼寄送過去的家書。

大家還在看:重生妖女策天下獵戶家的小悍妻重生之女將星重生之商女王妃侯門嫡女之一品夫人竹馬謀妻:棄女嫡妃寵入懷佞臣的庶女嫡妻家有庶夫套路深替嫁悍妃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