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誰說我不能當天帝下載
  3. 誰說我不能當天帝
  4. 037.獨生女

037.獨生女

作者: |返回:誰說我不能當天帝TXT下載,誰說我不能當天帝epub下載

星垂平野闊,月涌大江流。

在荒原之上,聯盟軍的西方出現一條奔涌的大江,這裡的草木生長更為茂密茂盛,只餘下十一人的荒原之上,靜謐無聲。

這是個安靜的夜晚,少空走了過來,問:「凰女都被你殺出去了,你還能弄到《涅槃經》嗎?」

師清漪又找了塊超大的石頭,坐在上面,她雙臂環膝,仰頭看著天空,觀星觀月。

她的樣子讓少空想到了幾個月前在渭城的小客棧里,兩人也是在這樣的夜晚坐在房頂,互相吹牛逼。

師清漪道:「我可以先給你《涅槃經》上部。」

少空表情空白,他張了張嘴,茫然道:「凰女真的給了你《涅槃經》,難道你們真的關係很好。」

不論從哪一點看,凰女和師清漪都看不出關係好的樣子啊,要是能置對方於死地,兩人絕對毫不留手。

師清漪眨眨眼,露出個「你懂得」的表情,從袖袋中取出一隻玉匣,說道:「這裡是鳳皇的半根翎羽,附有《涅槃經》上半部的真意傳承,只能使用一次。」

少空愣愣捧著玉匣,神情真的古怪,連鳳皇的翎羽都有,真意傳承也有,說不是凰女給她的,他都不太信,難道其實是搶來的。

見少空收了玉匣,師清漪又道:「《明尊經》暫時不能給你,你出去后,去清漪聖地,我會給你《明尊經》。」

兩人的交易,到此算是完成了一半。

現在局勢其實很明朗了,劍師、少空都是師清漪一夥的,就剩下凰女隊中一個菜雞和方寒,倆人看著這麼多人,都有點瑟瑟發抖的意思。

不過戰爭的終局,還是在聯盟軍和天照軍、神月軍兩個陣營中產生。

不過少空和劍師此刻都不在乎戰爭的結果,需要考慮的是其他人的想法。

其他隊伍的,反正陣營對立,師清漪隨便砍死就行了,但是自己小隊中的兩人不太好搞,董小天和溪山月,都不是一般人,董小天來自徽州南風書院,溪山月來自萊州溪山世家。

她目光流轉,忽然想到,自己有《明尊經》啊,反正交易一家也是交易,多交易幾家怎麼了。

定下策略,她就在隊伍頻道溝通兩人。

師清漪:《明尊經》一本,要不要?

董小天火速回復:要。

師清漪:很好,聽我安排,一會兒叫你出局就出局。

溪山月:怎麼交易?

師清漪:南風書院和溪山世家嘛,我熟得很,改天讓人捎過去,相信我的人品,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貢州秦嶺之主師清漪。

《明尊經》乃是明尊的功法,對任何一個勢力來說,都可以作為底蘊鎮壓。

董小天:我想知道,戰場分出勝負后,勝利一方將得到什麼,你居然捨得用《明尊經》來交換。

師清漪:明尊的經書對我來說不重要,但對你們很重要,試煉戰場內得到東西,最多不過是一位大尊的傳承,或者還伴隨很大的風險。

溪山月很果斷:都聽你的。

交易結束,師清漪靜靜等待天亮。

黑沙聚攏,彷彿烏雲蔽日,幾千士兵重新出現,師清漪細數了一遍,發現昨天戰亡的士兵沒有歸來。

看來戰死的士兵需要一定時間才能恢復,也不排除,昨天戰死的士兵回到了營地,不過這裡距離聯盟軍的營地極近,若是昨天戰死的士兵復活,應該能看到,所以應該都沒有援兵了。

幾千個士兵再次廝殺起來,所有人都靜靜看著,沒有人調兵遣將,也沒有人指揮,只是等待這些士兵廝殺殆盡。

四個時辰后,戰場只剩下了三個士兵。

就在這時候,師清漪動了,她身後垂天之翼展開,身如流雲,飛縱而下,控制住三個士兵,不讓他們繼續廝殺,厲喝道:「動手。」

劍師早在師清漪展開垂天之翼的時候就動了,在場人他的修為最高,劍光一展,覆蓋身周十丈,劍氣縱橫,殺人如麻,幾息時間,就將周圍的人殺了大半,同時少空也在動手,絞殺多餘的人。

這種行為,俗稱清場。

就在他們動手的時候,聯盟軍的營地內竄出四道身影,紛紛怒喝。

那是聯盟軍四軍的四位統帥,既然天照軍和神月軍的統帥是明尊,那麼換位思考,聯盟軍的四位統帥就是另外四位大尊了。

他們現在當然沒了當初大尊的實力,但是依然不可小覷,比在場的人修為都要更高,至少有武聖境界。

師清漪注視著四個趕來的影子,說道:「你們趕緊出去。」

少空、董小天、溪山月彼此攻擊,瞬殺彼此,化作金色光點消散。

師清漪動手,了結了三個士兵。

現在,只剩下劍師和師清漪在這裡了。

劍師神情冷峻,走到師清漪身邊,說道:「你也離開吧,現在開始,太危險了。」

師清漪道:「劍師前輩您離開才對,我有應對的辦法。」

劍師說道:「不論你有什麼辦法,畢竟修為太低,威脅不到他們的。」

兩人說話的時候,四道身影已經來到這裡,而明尊的身影也出現在師清漪和劍師身前。

「明尊前輩。」師清漪道,「您怎麼也來了?」

明尊苦笑,說道:「你壞了他們的好事,現在走不了了。」

師清漪一臉好奇,無所畏懼的樣子,拖著調子道:「哦——他們想怎麼著,四個人爭我一個人?」

劍師按住師清漪的肩膀,嚴肅道:「我知道你有辦法離開,不要讓我擔心。」

師清漪感到意外,她覺得劍師好像認得她,從一開始,劍師就對她非常和善,和他對別人的態度有很大差別,開始她還以為劍師是因為自己是第一名才對自己另眼相看。

可是從進入試煉戰場后,劍師的態度變化更加明顯,竟然很聽自己的話。

她試探道:「你認得我爹還是我娘?」

劍師沒有回答,而是道:「我只是神庭軍的一部統領。」

師清漪一臉苦惱,神庭軍……是她爹的親兵啊,劍師回去,豈不是自己就暴露了,那絕對不行啊。

她眼珠轉了又轉,心想要不把劍師拐回清漪聖地,把他變成自己人,就不怕他泄密了啊。

自己真是個天才啊。

明尊挑眉,道:「看不出來,你來歷不小,神庭軍可是……」

「哈哈,沒想到我們還抓到了兩條大魚,神庭軍和神庭軍有關的人。」對面的四個統領哈哈大笑,似乎非常開心,似乎他們已經贏了。

但是,只有師清漪知道,試煉戰場這個結果,任何一方都沒贏,明尊輸了,他們也輸了,勝利一方,是她。

這片荒原的景色逐漸發生變化,倒在戰場上的屍體風化成黑沙,四方上下,都有黑沙團團湧來,將聯盟軍四個統領,師清漪、劍師、明尊三人團團包圍。

試煉戰場的昏暗的天空第一次露出了太陽,而秘境中,黑暗從夜色中退去,第一次露出漫天繁星和一輪滿月。

所有的黑暗在進入試煉戰場后化作了黑沙,在包圍了七人後,倏忽分作五個部分,分別湧入了明尊和那四個統領體內。

等到黑沙全部消失在五人體內,師清漪才恍然道:「秘境中夜晚降臨的黑暗,試煉戰場的天空、士兵,都是你們的執念化成的。」

這些黑沙,就是五位大尊不散的執念。

著難道就是一念滄海,一念眾生的境界嗎,區區執念,竟然能化作士兵,能覆蓋這麼廣袤的地界。

五位大尊的執念,互相糾纏了十萬年,也廝殺了十萬年,兩方人,都太恐怖了。

明尊緩緩睜開雙眼,他的雙眼中漆黑一片,沒有眼白,對面的四位大尊,與他同樣。

這五人早就死去,現在執念歸體,一身戰力強大,是師清漪和劍師揣測不到的境界。

明尊一身黑衣逐漸變化,銀色的內衫,金線綉成一輪大日,肩頭掛著金色的披風,銀線綉成一輪明月。

日月為明,所以他是明尊。

另外四位大尊的穿著也都產生變化。

明尊說道:「黑衣服那個賊眉鼠眼的,是水君;紅衣服那個妖里妖氣的,是火君;綠衣服那個喪氣臉,是木君;土黃色衣服那個猥瑣貨,是土君。」

「當初還有個金衣服的,金君,衣服和我撞色了,看他不爽良久,就先把他幹掉了,之前疏忽,讓他跑了出去。」

師清漪看了看五行有四行在這的四位大尊,忍不住吐槽道:「這稱號也太土了,怎麼起的?」

明尊輕嘆道:「這五行大君是稱號,代代相傳,要怪只能怪他們老祖宗,怎麼傳下來這麼個破稱號。」

劍師眼皮跳了跳,這位明尊的語氣行為,聽上去,是很任性的一個人。

對面四個大君老神在在,嘴角含笑,似乎一點不在意明尊和師清漪的吐槽。

師清漪道:「我爹的日記里只記載了您和四個同境界的人同歸於盡,原來他記錯了,您不止能一打四,還能一打五。」

明尊笑道:「你爹是誰?能知道我的事,應該是熟人。」

師清漪道:「我不能說他名字,但是他姓師。」

明尊回憶道:「姓師的,我只認識一個小夥子,這都十萬年過去了,他活了這麼久,修為肯定比我當初高,你才這麼點大,你在家裡排行第幾,他娶了幾個老婆?」

師清漪認真道:「他倒是很想多娶幾個,也很想多生幾個,但是,很不幸,他只娶了一個老婆,也只有我一個女兒。」

明尊一臉古怪,摸著下巴道:「十萬年,才只有個十五歲的閨女,那你可是個大寶貝了。」

師清漪笑嘻嘻道:「正是如此,要是有人敢動我,就是一根頭髮絲斷了,我爹都能把他打出屎來。」

劍師:「……」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