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每天都想誅神下載
  3. 每天都想誅神
  4. 第四十七章 金幣項鏈

第四十七章 金幣項鏈

作者: |返回:每天都想誅神TXT下載,每天都想誅神epub下載

「夜一粟,又是你!」

立謹言和聖城學院其他長老看著夜一粟的目光複雜,原以為是個破例招進學校的廢材,結果卻是個天才。

但她總這樣引起風波,在學校新生中照成了嚴重不良影響。

「你們倆記大過一次,再犯開除!」

立謹言伸出手掌,五指收攏,整個被神獸霸佔的陰暗天空頓時烏雲消散,重見天日。

迫於威力,夜一粟和「明珠」不得不將契約獸召喚到了身邊,但她們都不服氣看著對方,完全沒有結束戰鬥的意思。

突然,一片晶瑩剔透的六瓣雪花打在了冰雪藍凰身上,冰雪藍凰一聲哀鳴,隱匿了身形,回到了主人的契約空間。

「明珠,你已經不是水家琳琅了,不到危急關頭,誰讓你妄自動用冰雪藍凰的?」

雪玲瓏收了手,一雙明目不怒自威,看得「明珠」渾身一個哆嗦,踉蹌從空中掉了下來。

如此,「明珠」算認輸了,夜一粟笑了笑,隨即也收回身邊的兩隻魂獸,輕盈落到了滄海身邊。

總算沒有將自己的本命契約獸輸出去。

夜一粟想到這裡,轉頭怒瞪了滄海一眼。

美人瞪目,亦有萬種風情,尤其是這樣一個有本事的美人,滄海身邊的人都彷彿觸電了一般。

滄海有些不悅,擋住了眾人的視線,伸手整理了一下夜一粟因為戰鬥凌亂的髮絲,湊到她耳邊,輕輕道:「你如此有魅力,看來以後我恐怕要千百倍還你了。」

「活該!」夜一粟眉目一轉,輕笑一聲,頗為幸災樂禍,拍開他的手。

她對在場主持這場比斗的那位彷彿老番薯模樣的金不換長老和雪星辰道:「我贏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是,你力量剛剛恢復,剛才消耗頗多,為免留下後遺症,回去多休息。」雪星辰肯定道,讓夜一粟儘管離去。

金不換長老摸摸茂盛的鬍鬚,也點點頭,這場挑戰,無論是氣勢還是本事,的確是夜一粟贏了。

「明珠」想要反駁,但卻被雪玲瓏和明月死死盯著,跟本不敢開口,只得眼睜睜看著夜一粟和滄海攜手離去,兩人之間是那般契合,而她自己就好像一個從中作梗的小丑。

突然,「明珠」不由哭了起來:「她明明說過她來雲中聖城學院是一心好好修行學習,不會談戀愛的,她騙人,夜一粟這個大騙子,妖女,狐狸精!」

「明珠,別哭了,這種話怎麼能當真呢?」明月安慰,感情上的事誰能說得清,何況類似滄海那般痴情熱烈的追求,是個女人的心也融化了。

除非那個女人不正常。

「誒,讓開點兒,別想跟著我進特殊系。」夜一粟嫌棄撇開滄海的手,「我可是受到神級詛咒的人,你注意些。」

滄海目送她踏進特殊系大門,垂眸間,一雙清靈溫柔的藍眸瞬化幽暗深潭,暗流涌動。若是讓他知道誰給一粟下的詛咒,定不饒他!

再抬頭,他又恢復了鮫人族小王子的光明和溫柔,對夜一粟道:「我晚上有禮物要送給你,晚上再見。」

「哼!別來打擾我!」夜一粟覺得他煩死了,轉頭看看那些悄悄看著他們後面看八卦的學生,憤憤拒絕了他,猛地關上了特殊系的大門,將一干人等通通關在了門外。

當晚,夜一粟正要睡覺的時候,滄海到了,遞給她一個錦盒。

「什麼東西?」夜一粟疑惑打開錦盒,一瞧樂了。

只見墨綠色天鵝絨布上躺著的不是什麼寶石珍珠,而是一枚圓溜溜的金幣。

滄海指著上面的肖像浮雕給她看:「你看這是誰?」

夜一粟定睛一瞧,竟然發現有些像自己,她連忙將金幣拿了起來仔細端詳。

看著看著她眉毛一挑,察覺出了端倪。

她手指纖長,指腹輕輕撥弄人頭旁邊佩劍的裝飾,竟然拔出了一把精巧細緻的利劍來。

這劍比牙籤更小更細,卻渾身金燦燦,在離開金幣后輕輕顫動起來。

夜一粟會意,將劍拿到另一隻手上,揮動間,那支劍立刻渾身金光大作,隨後金光點點溢散開來,化作了一把一尺左右透明的鋒利匕首。

她再揮動,匕首又化作了小劍,插入金幣中,無人再知其中奧妙。

「怎麼樣?」滄海急切問。

夜一粟白了他一眼:「玩物喪志。」

「我第一次煉器,你就不能誇誇我?」滄海將金幣拿了過來,將那劍取出來后並不放大,而是就著劍尖撥弄了一下金幣背面,只見原本只是一個花骨朵的圖案立刻層層綻放。

他將金幣在指尖轉動起來,道:「美人如花,花如美人,利劍出鞘綻放萬千風采。」

「啪!」

夜一粟一掌拍住了轉動的金幣,眼色不善看著滄海:「你每天是不是太閑了?我為你出生入死,你就弄這麼些小玩意兒?我問你,蕭漢陽和夢霓裳查的怎麼樣了,還有明家的事……」

夜一粟正一件件數著他們來雲中聖城學院要做的事,滄海突然傾身在她額頭親了一口。

「你……」夜一粟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滄海竊笑,將金幣用一個鏈子穿好掛在了她脖間,道:「這裡面有我的神力,帶好。至於其他,我們慢慢來,別著急。」

「你不著急,我著急,這雲中聖城學院煩死了,明明是天才彙集的修鍊學校,卻比那些小城裡的基礎教育學習還嚴。」

夜一粟本想教訓她,但看在他給她送了禮物的份兒上繞過他一回,但她真的不希望在雲中聖城多費時間了。

滄海看她這麼著急,有些驚訝:「以前我們做任務的時候你也沒有如此急性子,這次任務艱巨,時間長些也很正常。」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從雪星辰告訴我親生父母另有其人的時候,我的心裡就有很不好的預感。」夜一粟捂住心口,剛剛戴上的項鏈冰冰涼涼。

滄海伸手覆住她的手,他能感受她莫名的不安,無聲安慰著她。

良久,夜一粟道:「我想將那明珠是冒牌貨的事告訴明月,讓她相信我們,我們不用查她身上到底是什麼神器了,直接帶她離開,你說好不好?」

滄海思索了一會兒,點頭:「這樣也好,那麼蕭漢陽和夢霓裳就要速戰速決。」

「夢霓裳我來,蕭漢陽你去。」夜一粟自通道,「我有信心我們能收服他們。」

「當然,只是明月那邊你要小心千萬不要暴露自己就是明珠,否則會很麻煩。」滄海想著一定要去明家親自查一查。

夜一粟也是這般想,點點頭,在滄海離開前,道:「如果那蕭漢陽敬酒不吃吃罰酒,你直接處置,不用問我。」

「區區人類而已,枉稱修羅。」滄海並不以為意,讓夜一粟好好休息。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