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慕林下載
  3. 慕林
  4. 第五十五章 婚約

第五十五章 婚約

作者: |返回:慕林TXT下載,慕林epub下載

謝慕林雖然擁有謝映真的記憶,但因為換了芯的關係,對那些記憶總不能象本尊那般應用自如。每次她想要想起點什麼,都需要先確定是什麼事,才能從腦海里翻出相關的信息來。

感覺象是電腦,多過象人腦。

所以她一直沒認識到,謝映真還有婚約這個事實。

是的,謝映真是有婚約在身的。這個婚約是今年正月里剛剛定下的,男方是新上任不久的吏部江侍郎的次子,良家妾所出,今年十四歲。據謝映真本人的印象,是個性情溫柔又多才多藝的少年人,長得一表人材,對人很體貼。

謝璞對於這個未來女婿挺欣賞的,又與江侍郎是同年,兩人交情也很可以,便對這門婚事很看好。不過文氏始終心存疑慮,不為別的,只因為這樁婚事,乃是曹氏牽的線,平南伯夫人做的媒。

江侍郎是江南地方上的書香世家子弟,祖父做過縣令,但父親僅有秀才功名,倒是旁支出過幾位官員,最高不過六品。在小地方,這已經相當顯赫了,不過在京城,這根本算不上什麼好出身。

他與謝璞是同年,名次也在二甲,只是排名比謝璞靠後一點。他娶的正妻小程氏,正是平南伯夫人程氏的庶妹,寧國侯程家的次女。不過小程氏在娘家,遠不如嫡長姐地位尊崇。她被安排嫁給新科進士為妻,是一樁很符合她庶女身份的婚姻,哪怕丈夫有個感情很好又家道中落的表妹做了寵妾,還極得婆婆偏愛,她也只能認了,因為寧國侯府覺得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但在小程氏內心深處,還是對自己的婚姻挺滿意的。因為出身地位美貌與聲名都遠在她之上的曹淑卿,也嫁給了一位新科進士,對方卻並非書香世家子弟,而是商人之子,空有萬貫家財罷了。再者,曹淑卿的丈夫還有一位先進門的平妻呢!若不是本朝律法承認平妻的地位,在早先朝廷法令只允許一夫一妻的時候,都難說後進門的曹淑卿在禮法上是妻還是妾。有了對比,再加上江侍郎對她也算是尊重,寵妾表妹為人也不是太囂張,她就覺得自己過得很好了,對娘家嫡母兄姐更是敬愛順從。

江侍郎自打攀上了這門親,就一直有意識地與曹程兩家多來往,還成為了曹家的黨羽。只不過他辦事做人比較圓滑,給人的感覺還不錯,因此沒多少人認為他是倚仗外戚幸進的佞臣罷了。但他作為謝璞的同年,同是曹家姻親,如今都已經做到吏部侍郎的位置上了,便可知道他在曹家圈子裡有多受重用了。也就是謝璞這樣長年在外地為官,性情又比較天真的人,才會堅信他是個值得信任的好朋友了。

去年臘月里,謝璞回京述職,平南伯夫人程氏便先向曹氏提起了江謝兩家聯姻的提議,曹氏又轉告給了謝璞。程氏與曹氏是抱著什麼心態提議的,文氏與謝映真並不知曉,但文氏總覺得,這門婚事有點象是陷阱。

江侍郎有兩個兒子,正室小程氏所生的嫡長子江紹良,與表妹寵妾所生的次子江玉良。兩子都是自小讀書,才學名聲都不錯,都未定下婚約。考慮到侍郎官職比知府高很多,江玉良年紀比江紹良更適合謝映真,還是良家女所出,本人相貌才學品性,都是上等,謝璞就答應了這門婚事。

至於曹家牽線的用意,他能猜到幾分,多半是為了謝家的銀子。曹氏始終未能真正掌握住謝家的財務大權,就把主意打到了二房頭上。然而謝璞並不在乎,他對自己的掌控能力很有信心。謝映真是他愛女,他不介意多給女兒準備些嫁妝。而江侍郎是他所熟悉的同年友人,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士人君子,江玉良也是個溫柔知禮的好孩子,不會虧待他的女兒。說不定江謝兩家成為姻親后,曹家對二房文氏母子三人能多容讓幾分呢!

這門婚事就這麼定下了。謝慕林如今記起事情的來龍去脈,就忍不住再在心裡懟一波謝璞:有你這樣的糊塗父親嗎?!這是主動把親生骨肉送到別人手上做人質了呀!

江侍郎如果真是赤誠君子,還能這麼快就做到吏部侍郎的位置上?!江家分明連兒子的婚事,都要聽從曹家的指令,謝璞還能指望他們會違背曹家的意思,對未來兒媳親切有加嗎?世上那麼多溫柔知禮有才學的官家少年,選誰都比選曹家黨羽靠譜呀!

謝慕林忍不住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謝老太太不知道二孫女在那一瞬間,就已經想了那麼多,還在那裡板著臉對文氏道:「既然你說,我們家需要有官面上的幫手,幫著打聽消息,打點關係,讓我兒早些出來,那與其找那什麼姓溫的郎中,還不如找江親家呢!江親家是吏部侍郎,官兒大得多了,認得的人也多,還與大理寺正卿平起平坐。他要是能幫我兒求情,大理寺的官兒怎麼也要聽一聽的吧?你帶著二丫頭去江家借銀子,順道見江親家夫人一面,怎麼也要請動他出手拉我兒一把才是!」

文氏一臉為難地說:「老太太,江家……江家是曹家與程家的姻親。那誣告老爺的王安貴便是程大太太的親兄弟,曹家先前又說要讓嫂子和離,與我們謝家斷絕關係。他家如何肯幫我們的忙?」

謝老太太不以為然地擺一擺手:「就算江家是曹家與程家的姻親又如何?我們也是江家的姻親呀。程家那頭,這小姑子與嫂子,又嫡庶有別,未必關係多好。而曹氏只是說了要和離,這不是還沒離么?就算真的和離了,她兩個孩子還是我兒的親骨肉,打斷骨頭連著筋的,哪裡是她一句話就能斷絕關係的?到頭來,他們還是要救人的!我兒說過江親家是明事理的君子,君子又怎會做違禮的事呢?再說,我們還是親家。親家出事,他們臉上也無光!無論如何,總是要幫一把的!」

謝映容在旁插嘴道:「老太太說得是呀。嬸娘,就算你們登門求助,江家無意救人,多借點銀子,或是幫忙打探消息,總是能答應的。我們本來想找人幫忙,也不過是為了這些事罷了。既然目標能達成,旁的還想那麼多做什麼?等到父親平安回家,讓父親多多謝過江大人,再送上一份厚禮致意,也就是了。」

她看了謝慕林一眼,掩口笑道:「嬸娘放心,只看江二少爺幾次到咱們家裡來的時候,對二姐姐那副情深切切的模樣,就知道你們這次上門,絕對不會空手而歸了。」

謝老太太也滿意地點點頭:「這話不錯。那江家二少爺對二丫頭還是挺看重的。未婚妻家出了事,他還能袖手旁觀不成?他在江家那般得寵,比之嫡長子也不差什麼了。只要他願意開口,還怕江家老太太與那個白姨娘不幫著說話么?」

老太太拍了板:「一會兒打發人去江家送帖子,明兒一早,你們娘兒倆就過去!」

文氏無言以對,眉頭緊蹙,快要能夾死蒼蠅了。

而謝慕林則看向謝映容,沉下臉來。

大家還在看:琉璃滿京華掌歡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