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九十九章

第九十九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這會兒,他一動,氣勢全開。殺氣化為實質宛若驚雷炸響在這漫天大雨中!離他最近的暮顏,甚至清晰地看到了他衣服上的水珠如同碎屑般反彈而起。

下一個瞬間,雷霆之勢呼嘯而過,南瑾整個人化為一道黑色殘影衝出黑傘,衝進雨幕,直直衝進黑衣人中,驚雷之中,黑色匕首寒光乍現,反射出刺目的光,所過之處,帶起淺淺血霧,倏忽間消散在雨水裡。

這一切,發生在瞬息之間。

黑衣人首領的「死」字餘音剛剛落下,他的手勢還沒有完全做完的時候,南瑾就已經回到了暮顏身邊,彷彿一切都只是錯覺般,什麼都不曾發生。

然後才有痛覺,短促而銳利的尖叫聲劃破暮色天空,瞬間驚起林中不知道在哪裡躲雨的鳥群,撲騰著翅膀飛進大雨里,天空中隨雨落下數片羽毛。

黑衣人首領駭然回首,身後已經是一片狼藉!帶來的十七個屬下,已經成了十七具屍體。啪啪地一個個倒進泥濘里,他們最後的表情有痛苦、有驚恐、卻也有還在淫笑的,似乎致死都沒有明白髮生了什麼。每一具屍體的脖子上,一道很淺很細卻足以瞬間致命的傷口,十七人,十七道,每一道深淺相同,位置相同。

血……蔓延開來,混合進臟污的泥水裡,先是一絲一縷,然後漸漸成股湧出,染紅了這一方土地……

黑衣人首領面露驚慌,後退一步,回頭看著南瑾的眼神,如同見了鬼。「你……你……你……」了半天,最後什麼都說不出來……這個少年是個魔鬼!

錢老三人一下子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獃獃看著對面,失去了思考能力,壓根兒不知道瞬息之間發生了什麼。

這不是暮顏第一次看到南瑾殺人,卻是第一次真真切切看到了全過程。最初的斷魂大山脈,她看到的只是殘局,雖然是滿地屍體可是南瑾自己也是身受重傷,最近樹林殺人,只聽到驚呼慘叫,哪有此刻親眼所見來的震撼!

這一次全程目睹,看著他瞬息之間取十七人性命,不是毫髮無傷,而是對方根本就做不出任何反應!這般的速度、爆發、精準!

暮顏甚至覺得,南瑾衝出去的瞬間,他周身雨勢停了那麼一剎那……她,是不是一直以來其實都低估了南瑾?

雨。夜。

滂沱大雨傾斜而下。南瑾一步、一步走向黑衣人首領。他上前一步,黑衣首領便後退一步,他走得極慢,腳步也不重,卻步步踏在對方心間,如同一張大鼓,鼓點應和著他如雷的心跳聲。黑衣首領就在這一步步中,白了臉,突然腳下一軟,吧嗒一聲,摔倒了。

摔倒了他也不停歇,雙手撐在身後扒拉著泥土,一點點往後退著挪騰,滿身滿手的臟污泥濘,狼狽至極。

「說!誰派你來的?!」南瑾看著驚慌的首領沉聲問道,以往總有些偏灰色的瞳孔里在這夜色中,凜冽的濃黑,滿滿的殺氣凜然!

留他一命,也就是這個目的。

黑衣人看著眼前俯視著自己殺神一樣的少年,沒有人知道他現在是什麼感覺,這個少年剛剛露的一手,太過於驚悚,恐怕小姐都不曾想過,暮顏身邊這個沉默少年是這樣的逆天手段!

死神緊緊扼住了咽喉,恐懼從腳底一路蔓延上來,彷彿有枯瘦的爪子從地底深處伸出來,拽住了他的腳踝……他雙手撐在泥地里,手指緊緊扣著爛泥,才能強迫自己不後退,身側的泥水呈現一種令人作嘔的紅褐色,那是他帶來的十七個手下的血,似乎還帶著溫熱的溫度。他閉了閉眼,一咬牙,強撐著不鬆口,「沒……沒有誰,是我自己要殺她!」

聞言,暮顏嘻嘻笑開,撐著傘,提著裙子走過去。明明剛才她一路走來,裙子下擺早就臟地不像話,也不見她提,這會兒倒是又講究了,提著裙子撐著傘優雅地走過去,彎著腰看他,問得意味深長,「那不知,閣下為何指名道姓要殺我?打家劫舍也不是這樣的哦……」

「我……我就是看你不順眼!一個……一個廢物點心,憑什麼耀武揚威的!」他哪知道小姐為何要殺她,這會兒腦子幾乎是空白的,隨便胡謅了點聽說的關鍵詞……

暮顏也不氣惱,依舊笑地優雅而迷人,彷彿她不是身處這種雨夜林間泥濘小路遭遇襲擊,而是冬日暖陽下緩步在自家後花園賞花的愜意,她看著他,直起了身,淡淡說道,「行吧。你說自己就自己吧。等把你也殺了,一十八具屍體我打包送還給禮部尚書家的小姐去,看看她怎麼說?」

「你!」幾乎是下意識地驚悚抬頭,看到少女意味深長勾起的嘴角,眼神促狹,才發現自己被套路了,可是此時否認,已經晚了。

心中的驚懼愈發擴大,今日自己是活不下去了,但是小姐……怕是並不知道暮顏是個什麼樣的人。恐怕整個帝都,都不會知道同時面對眼前的這倆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一個武功高強世間罕有,一個言笑晏晏間陷阱已挖。

「我怎麼會知道?」暮顏笑嘻嘻替他解惑,「這幾日吧,恰巧我也沒得罪什麼人,也就那日撞到了你們家神色詭異的小姐,本來還不確定只是試探,但是你的反應就證實了啊!不過……你們家小姐手下沒人了么,怎麼就派了這麼個小貓三兩隻?」

她承認,她就是狐假虎威了。

被人說成小貓三兩隻,卻爭辯不了,十七個人被瞬間抹了脖子,他還能怎麼說?

暮顏看著這慫包樣,不屑嗤笑,「回去告訴你們家小姐,若是非要偽裝成土匪劫案,就偽裝地像一點……你見過劫匪么?過來的腳步整齊地跟軍隊行軍一樣,是你們傻還是我傻?」

她似乎突然也覺得話太多了無趣,轉身背對著黑衣人首領,看著來路隱沒在黑暗中看不清晰,說道,「瑾,把他綁了,連著那十七具屍體,一起送回將軍府交給暮書墨,就說……麻煩他送去禮部尚書府,請高小姐先組織好語言,等我回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