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七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暮顏坐地有些腰酸背疼,想著出去透透氣也是好的,剛掀了車簾就有冷風灌進來,一哆嗦才發現,此時外面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淅淅瀝瀝又開始下起了雨。

林間小路,光線本就黯淡,這會兒倒像是夜晚了,南瑾坐在雨里,安靜駕著車。

她當即又回了馬車裡面,翻了下帶著的行李,沒有蓑衣,沒有雨傘,正懊惱著呢,陳小石靦腆地遞過了油紙傘,微微一笑,臉紅到了耳根子。

油紙傘很大,黑色的,和熠彤那些花里胡哨的不同,油紙傘比一般的更厚實些,因此也重了許多,拿在手裡還挺沉,傘的上半段打著補丁。

雨應該下了有一會兒了,只是專註於聊天,倒也沒發現。雨雖小,可也細密,從林中小路一路過來,南瑾身上已經一層水霧迷濛,看著衣服都有些濕了,臉上更是濕漉漉的,較之以往本就有些蒼白的臉色更是少了一絲血色,睫毛上掛著水珠,額頭上頭髮濕漉漉貼著,有些狼狽。

南瑾見她出來,也不說話,用袖子把邊上淋到雨的一塊地方擦了擦,暮顏就勢坐下,撐開了傘,遮在倆人頭頂,責備道,「你傻么?下雨了也不會說一聲?」

若她沒發現,是不是真打算繼續淋著雨駕車?這少年,不是木訥,是傻了吧……

「我沒事。你進去吧。」少年連頭都沒回地說道,他是真覺得沒什麼,這些毛毛雨對他來說跟沒下也差不多了,倒是暮顏,他記得她體質陰寒,不能淋雨。

暮顏搖搖頭,「坐久了,渾身難受,出來透透氣。」

聞言,南瑾接過了她手裡的傘撐著,兩人無語,也不覺得尷尬和煩悶。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更多地趨向於這樣一種安靜,各想各的,各做各的,但就是有一種很奇異地和諧感。

彷彿有種無形的紐帶。

雨勢漸漸地大了,原本還沒有干透的道路愈發泥濘,馬蹄濺起的泥水甩在鞋面上,形成了一塊鮮明的污漬。她縮起了腳,整個人蜷縮在南瑾邊上,抱著膝蓋看著前方,似乎很享受這樣的雨天。

她不知道為什麼,單獨和這個沉默的少年在一起的時候,似乎總是很安心。

不可否認,她喜歡熱鬧,喜歡身邊有很多人,所以,她喜歡絮絮叨叨的沉施、喜歡心無城府一塊紅燒肉就能很滿足的閆夢忱,喜歡這些笑容明媚鮮活的少女。

可是她其實更喜歡安靜。

在這雨幕重重中,身邊有個人陪著她,不說話,只是坐在身邊,一起看著外面,這便很好。所以這個時候,相比於車內的言笑晏晏,她更喜歡這方熱鬧之外的小天地。

她抱著膝蓋,手背上很快便濕漉漉一片,涼涼的。唯有頭頂,連個髮絲都沒有濕。握著傘柄的手,蒼白沒有血色,看得見肌膚下一根根青色的脈絡。

略顯羸弱。

可她見過這隻手握著匕首的模樣,雷霆之力,足以掀起一場腥風血雨。就像這個人,沉默、寡言,永遠站在她身後左側落後半步的距離,漂亮的面容面無表情,可是,卻能瞬息之間取十二人首級,周身戾氣宛若實質令人窒息。

極致的反差,極致的美感。危險如罌粟。

「瑾。三月期滿,留下吧。」她喜歡這個沉默的少年,就像喜歡沉施一樣。又和喜歡沉施不一樣,一個保護她,一個被她保護。

話音落,南瑾渾身微微一怔,他的目光落在她被泥水濺到的鞋面上,乾淨地繡花鞋面,一塊泥印很是醒目。他以他一貫沒有起伏的聲音,說道,「不行。」

不行。簡單,直白,沒有借口,沒有理由。是不能夠還是不願意,其實沒有多大區別,所以只有兩個字,不能。

暮顏平緩的呼吸窒了窒,極淡極淺地扯了下嘴角,一個不能稱之為笑容的表情,她起身,「我先進去了。」說完,便掀開車簾,回了馬車內。本來不覺得,在外面待了會兒,竟覺得裡面甚是溫暖,閆夢忱也不知最近怎麼了,這會兒又迷迷糊糊低著頭睡著了。

南瑾的拒絕其實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原以為他應該是願意的,畢竟這些日子以來,他們之間的相處還算愉悅,他對自己的關心和照顧她也看得到,更何況,南瑾從未提及過家人,該是無牽無掛的。沒想到,竟會得到這般簡單地幾乎考慮都不考慮的拒絕……可是,她雖不快,也終究是人家的選擇,她無法強人所難。

只是,還是有點難過啊……她靠著閆夢忱,閉上眼睛,在這暖意融融搖搖晃晃的馬車裡,漸漸也就睡著了。

馬車外,南瑾收了傘放在一邊,下雨天撐傘的習慣他其實一直都沒有。就像和人相處聊天的習慣,他也沒有。他一直都是一個人。

不可否認,暮顏說的那句話太有誘惑力。甚至,連他自己都已經不太記得三月之期,這些日子以來,他沉默地做著那個叫做南瑾的少年,在陽光下感受活著的意義。

可他,不能。就像那塊繡花鞋面上臟污的泥點一樣,他有著無論如何都不能被她知道的過去,和無論也做不到承諾的未來。

從他有記憶開始,他只對自己的匕首說過話。到後來,漸漸地他甚至都覺得自己喪失了一部分語言的能力,於是,愈發沉默。

反正,也沒有人找他說話。

他以為,他的一生就會這樣,直至某一天死在某個未知的角落。從來沒想過,會遇到一個少女。

滿地的屍體,血流成河,她提著裙子,明明有些害怕,言語之間戰戰兢兢,眼神卻清亮堅定地緊緊盯著他,如同警惕的小豹子。

更沒有想到的是,這隻小豹子借著給自己包紮,要了三個月的保護。其實他自己也是可以的,這一行干多了,如何自救自然都懂。可就是心血來潮,就答應了。

這些日子,是他生命中唯一溫暖的歲月,沒有人會知道,暮顏邀請他留下的那一刻,他多想答應。

陽光下的日子呆久了,是會上癮的,明明是同一個人,可他就覺得沒有名字和有名字,是完全不同的。

可他,不能。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