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九十六章

第九十六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第二日,萬品樓就迎來了有生以來最貴的貴人——皇帝陛下和皇後娘娘。

當日一大早,禁衛軍就奉旨前來清空彤街,整條街道一個行人都沒有,所有店鋪都關了門,唯有萬品樓接了旨意,說是陛下會在下了朝之後帶著朝臣前來用膳,要萬品樓趕緊準備最好的菜色準備迎接陛下光臨。

當初暮顏心思迴轉間布置的以為會被空置的第三間貴賓室,即將迎來屬於他的客人。聽說帝后帶著文武百官就餐很是愉快,當場賞賜了很多銀兩還有一些古玩擺件,帝王還在「萬品樓」的牌匾前駐足良久,似乎糾結許久終是轉身離開。

當天傍晚,宮中便來人了,來人是宮裡的老匠人,他將牌匾取下,說是奉了陛下口諭,要重新做一塊牌匾,在「萬」字之前印刻上陛下私印,並且特別恩准萬品樓可以在陛下壽宴上獻上一道菜。相比錢財賞賜,這份殊榮便遠遠不是能輕易衡量的了,簡直就是榮光萬丈。

自此,萬品樓之身價,更上一層樓。整個熠彤,能跟這棟其實並不大的三層小樓相比的酒樓,怕是再也沒有了。一時間,萬品樓再次站上了熠彤舞台。

彼時,暮顏站在城外粥棚區,看著照例來送菜的小二們,笑地眉眼彎彎。當日不過一時不忍,竟不想遇到了瑞王殿下,給萬品樓帶來了這般殊榮。

當時不知,後來回了書院,聽人說起,原來不久之後,便是皇帝陛下的壽辰,是以二王都會回帝都,還有三國使臣怕也是已經在過來的路上了,聽說這次連森羅學院也派了人過來。難怪這些日子以來,熠彤人來人往的有些多。

只是這兩日天氣依舊不好,聽說有些地方還在連綿下著雨,災情嚴重的地方,大夫嚴重缺乏,一道道奏書一層層報來,御醫都被外派了好幾個,可人手還是不夠。

於是,這一日下午,聖旨就到了麓山書院,委派錢曾前去臨澤鎮協助當地大夫救助傷殘人員。

下午的時候,錢曾就帶著暮顏、閆夢忱,還有一個叫陳小石的少年出發了。陳小石是一個靦腆的少年,清清秀秀的模樣,膚色黝黑,還能看到小小的雀斑,一路上幾乎沒有什麼話,只有錢曾和他聊過幾句,錢曾問,他答,未說話先臉紅的那種。

像極了桃源鎮的李小虎。

馬車簡樸,和暮雲翼送的「房車」級別的豪華馬車根本沒法比,只有兩排簡陋的木凳子,鋪著薄薄的棉布,連軟墊都沒有,中間一個很小的茶几,除此之外,便什麼都沒有了。這一來回就要八九天,想來必然是一段極其腰酸背痛很是艱辛的旅程。

原本暮顏見他們都精裝簡行一人上路,她也不願搞特殊化,奈何一車子老弱,竟沒有一個人會駕車,便也讓南瑾跟著了,兼職車夫。

此時才剛出發,大家還沒有坐地腰酸背痛,尚且精神良好,除了馬車駕駛位的南瑾,車內三個弱的圍著一個老的,聽他講故事。似乎是出了書院,卸下了為人師表的責任,錢老似乎變得可親了很多,絮絮叨叨講起了即將要去的目的地——臨澤鎮。

說來,他和臨澤鎮還有些淵源,他的友人是那唯一的大夫。那一年,他還不是太醫院院首,遊走大陸研習醫術,到了臨澤鎮竟水土不服病倒了,醫者不自醫,臨澤鎮又沒有正經大夫,一時間拖拖拉拉十多天也未見好轉。正無奈之際,正好有人路過,那時候,對方也只是一個江湖郎中,卻對疑難雜症很是魔怔,遇到他之後悉心照顧直至終於痊癒,由此,兩人成了至交好友奉為知己。後來,他去了帝都太醫院,而他,留在了海邊小鎮成了這裡唯一的大夫。

錢曾似乎心情很不錯,語速緩慢,更是說得人昏昏欲睡,沒一會兒,閆夢忱腦袋就一搭一搭得了,錢老也不介意,微微一笑反而放低了聲音。

一段故事講完,他們已經出了城,沒有走官道,而是抄了近路走了林間小道,走到哪兒,他便說到哪兒,什麼樣的環境,生長什麼樣的草藥,那些草藥有何種功效,如何辨別良莠,幾乎如數家珍。

陳小石已經掏出了筆記,聽地認真,記地也認真,偶爾錢老看他一眼,他就靦腆一笑,臉色微紅。典型地乖學生模樣。

暮顏汗顏……筆記是什麼?她除了那位老先生給的手札,就沒有所謂的筆記本,那本手札她倒是經常翻閱,時常拜讀,受益良多……這一路聽來,才覺錢老也不愧是前太醫院院首,知識廣博令人嘆為觀止。

「其實,我一開始並不看好你,但是早些年,盧老欠了暮二爺一個人情,他帶著這個人情來央求盧老收了你做我的學生。我這人最討厭這些虛頭巴腦的靠著關係進來的,結果你第一日上課還遲到。」話題一轉,錢曾似乎想起了好笑的事情,微微笑著,看著暮顏,「為此,我還和盧老吵了一架。」

說到這裡,他竟然兀自哈哈笑起來,笑聲有點大,已經迷迷糊糊睡著的閆師姐突然驚醒,傻傻地抬起了頭,壓根兒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的迷茫。她左右看看,也不知道這些人在聊什麼,便又迷迷糊糊睡去了。

暮顏看著閆夢忱,笑,被人直說瞧不上自己也不惱,想著這倆老人為了自己爭地臉紅脖子粗的,倒也好玩,於是問道,「然後呢?吵架吵輸了?」

「哪能啊!我怎麼會輸?」瞪著眼不服輸地嚷嚷,但對於後來為什麼又同意了,也不是很想說,顯然也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只是感慨道,「原以為,你和那些不學無術的,只是受著家中蔭蔽混日子的小姐們是一樣的。」

原以為,是塊頑石,沒想到,倒是塊璞玉。

暮顏笑笑,也不接話,本就是閑聊,今日的錢曾似乎打開了話匣子,話題又從暮顏身上轉到了別人,說了一路,將近兩個時辰,一口茶也沒喝,卻也不見他口乾舌燥,依舊說地滔滔不絕,連甚是靦腆的陳小石都已經嘴角隱隱有抽搐的跡象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