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五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她吸了吸鼻子,正要轉移話題,避免自己哭鼻子的尷尬,荒無人煙的走道上,拐出一個人影,步履匆匆,低著頭,看身形是個年輕女子,打扮卻像極了老嫗。

那女子似乎也感覺到有人,下意識抬頭看來,一驚,快速低下了頭,匆匆拐了另一條道,躬著背走了……

暮顏還驚訝於那一瞥中,怔怔地沒回過神,拉拉暮書墨的袖子,不可置信地問道,「小叔……剛剛那個……是高如玉吧?」

高如玉,見過幾次,都是紅衣長裙,姿態優雅,如同驕傲的孔雀般,這反差太大,一下子她也不敢信,可是那驚鴻一瞥,的確是她沒錯。

暮書墨搖搖頭,「不認識。」

高如玉,沒留意過具體長什麼樣子,只是聽名字應該是高家,禮部尚書的女兒,而方才人影來的那個方向……

暮顏也想到了,蹙著眉看著那個方向……不要怪她多想,幾次接觸下來,總覺得高如玉有著很深的故事,遠比她所表現出的孔雀要深得多……

「好了,別想了。送你回去?」今日主要是送東西過來,去了書院才知道她被拉來施粥了,便一路過來了。這會兒帶她兜了一圈,也該回去了。

「嗯,好。」她笑笑,將手中的弩戴上,放下衣袖便什麼都瞧不見了,造型小巧,外人就算無意間摸到,也只是以為是飾品,哪會知道是傷人利器。

兩人說說笑笑回了粥棚,似乎都把方才遇到高如玉引起的心裡不適拋諸腦後了,暮書墨去將軍府的粥棚意思意思轉了一圈,隨口囑咐了兩句,跟暮顏道了別,又騎著馬走了。

第二日,一匹小黑駒就送到了麓山書院暮顏的舍院里……暮顏看著那匹據說是和疾風同源的小馬,臉黑地和那匹馬差不多——她不會騎馬!

自此,暮顏多了只寵物,偶爾南瑾會牽著出去溜溜……名字叫,蛙牛,和南瑾格外親近,看到暮顏反而不理不睬。

當然,這是后話。

而此刻,已經接近午時,粥香開始飄出來,其實粥棚的粥必然沒有自己家熬的軟糯香濃,但在流離失所飢腸轆轆的流民眼中,早已勝過御膳珍饈,看過來的眼神,閃著飢餓和迫切的光,有些孩子已經開始嚎啕地哭,暮顏終究不忍,悄悄拉過南瑾低聲交代了幾句,南瑾點點頭,悄無聲息地離開。

片刻后,當流民們排著隊拿著各種破的、舊的、缺了口的碗顫顫巍巍或者垂頭喪氣地領粥的時候,萬品樓郭掌柜來了,帶來了二十幾道家常小菜。比之平日里萬品樓造型精美、配色考究、配方完善的葯膳自是不能比,都是些簡單的家常小菜,他面色有些不好意思,只說準備的有些倉促,採買地不足,見諒見諒……

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

這些日子來的心酸苦楚冷眼委屈,就在郭掌柜實誠地撓著頭道歉的模樣里,突然化成淚水,奪眶而出。

他們並非不講理的刁民,幾日前,他們也是種田紡織安居樂業的百姓,家有老母稚子,雖不富裕卻也幸福。誰曾想到,一場大雨,他們就成了流民。人們看過來的眼神,憐憫,同情,又帶著嫌棄,甚至鄙夷。

他們自知無力改變,便縮在這城外一角,不擾民、不添亂,有一粥糊口,已是知足,餘生便該是常懷感恩之心,不曾想,那些令人心酸的過往裡,終有日色破開雲層,照亮未知的前路。

一時間,有些人低聲抽泣,場面一度很安靜,所有人都井然有序地喝著粥,吃著菜,竟無一人鬧事。

「駕!駕!」有人打馬而來,人數不少,馬蹄聲卻整齊劃一,打破這一刻的安靜。暮顏差異回頭看去,遠遠的有數十人騎馬而來,為首一人,棗紅大馬上英姿颯爽,高高揚起的馬鞭在風中劃過流利的弧度,身後有人高呼,「瑞王!」

是個女聲,有嬌羞,有欣喜。眾人呼啦啦跪下了。

暮顏這才想起一些道聽途說的傳聞。

上陽皇室這一代子嗣並不興旺,陛下一共三個兒子,太子殿下因著是嫡長子,早早地封了太子,隨後兩個兒子,也是年滿十五便封了王,賜了封地,常年居住在封地。

據說這是咱們現在這位陛下擔心手足相殘,於是早早地給各自分了位,誰都不要肖想旁人的,覺得如此便不會有那奪嫡之爭屍橫遍野的慘劇。

可以說,想法很是美好。但這也直接導致了史家過於強大,外戚干政。

她看向愈發接近的瑞王,瑞王較之太子似乎更漂亮些,估摸著生母該是很漂亮的,畢竟太子殿下長相實在平平……

「吁——」

一聲長嘶,棗紅大馬前蹄高高抬起,止住了前奔的趨勢,因著道上泥水未乾,濺起的污水濺上他錦緞長袍,他也不在意,濃眉之下的黑眸瞥過粥棚,道,「本王一路行來,見周邊小城災情甚是嚴重,便惦念著京中父皇該是如何憂思成疾夜不能寐。幸好有爾等,為君分憂。本王甚是欣喜……不知這些菜是何人所獻?」

郭掌柜緊張地起身上前,搓著手彎了腰跪下行禮,還未說話,身後城門口疾馳而來的官員便奔了出來,見到瑞王,不顧地上泥水污漬,撲通一聲跪下就請罪,「臣等來遲,瑞王恕罪!」

上陽瑞朗朗一笑,聲音低沉粗獷,「平身吧。本就不是眾位的錯,是本王思念父皇,故而著急趕著回來。此時見這粥棚和以往不同,菜色不錯,不知是哪家施的。」

有眼尖的官員一掃跪著的郭掌柜,還有邊上幾個萬品樓時裝的店小二,回道,「啟稟瑞王殿下,此乃彤街新開酒樓萬品樓的掌柜,這菜,便是他家的。」

瑞王看向跪著的郭掌柜,「哦?如此,趕緊起來吧。別跪著了。回頭我稟報了父皇,爾等定皆有賞賜。」

「謝瑞王殿下。」邊上跪著的一溜煙小二立刻謝恩。

上陽瑞揮了揮手,不甚在意地說道,「本王先行回宮面見父皇,爾等起身,繼續吧。」說罷,他帶著前來接應的官員當眾離開,眾人這才恢復了方才的坦然,就連一開始嬌羞呼喚「瑞王」的少女們,似乎都緊張地忘了呼吸……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