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四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暮書墨帶著暮顏慢慢地溜圈,本來初見的春意,被這三日來的暴雨給荼毒一空,花草軟趴趴依附在地面,被污水沖刷過之後狼狽不堪。

道路上,一些被刮斷的樹枝橫七豎八地倒在路中央,遠遠的還能看到幾個官兵在清理道路。

少女似乎極其喜歡疾風,難得地情緒很是外露,像個孩子般新奇地撫摸著疾風的脖子,偶爾回頭說話的眼神,滿滿的笑意。

明明只是十四歲的孩子,尚未及笄,卻似乎很少有這般孩子氣的時候,他便也隨著她好奇,刻意放慢了速度減少了顛簸,從懷裡掏出一個東西,遞給她,「早上有個自稱城南鐵匠鋪老鐵的,給了我這個,我聽他形容就知道是你。」

這孩子如今出門還知道打著自己的名頭,這是一個好現象。

暮顏接過一看,的確是自己設計的武器——袖珍型佩戴式的小弩。小弩很是精巧細緻,比她的預期還要好些,再細看,卻是一驚——小弩設計的小槽里,她本意設計的是銀針,結果老鐵竟然用黑玄鐵打造!

黑玄鐵雖說不是稀有物,但這些也絕非幾百兩可以買到……沒想到,原想宰她一筆的老鐵,竟這般為了完美,不惜做了賠本買賣,如此想著,突然想起還欠著二百兩呢,回頭問暮書墨,「嗯,近幾日讓他打造的,這些天下大雨也沒來得及告訴你,我還欠著二百兩呢,付了么?」

少女側頭,微微抬頭看過來的側臉,線條是極致的流麗,眉峰處是書法大家舉重若輕的一筆,自有山水流溢其中,斜斜飛揚入鬢,睫毛濃密而纖長,看向他的時候不經意地一眨眼,如同蝴蝶扇動羽翅,又似貓兒在他心間撓啊撓,心臟處酥酥地癢。再之下,是濃墨暈染的眼,眼角處微微上挑,看過來的模樣帶著不自知的媚態,可他知道,這雙眼到底能璀璨到何種地步,其中流轉的藍色光芒,足以令天地失色!

還有呢?哦,還有那形狀姣好的鼻,秀致婉約就像山水湖色中令人心醉的景,那麼那唇,便似湖心小島春風拂過碧波蕩漾瞬間綻放的滿島桃花。

不驚,不艷,卻自成瑰麗景緻。

少女在懷,馨香淡淡,暮書墨就在這景緻里,微微失了神。

「小叔?」許久等不來回應,暮顏拍拍暮書墨,重新問道,「還有二百兩,給了么?」

「給了。」他輕輕將少女攬地更近些,從她肩頭越過看向她手中的東西,「聽說一共五百兩?我看過了,裡面的針都不止這個價,你這可賺了。」

「小叔懂這個東西?」

「看了之後大約能懂。」的確是個稀罕物件,不過他擺弄一番大體原理便也懂了,因為懂了才覺得驚艷!這東西看著像是弓箭的翻版,殺傷力卻比之大得多,若是……做的更大些,怕是那日遇到的那隻毒箭都比不上,「你都哪裡學的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據他所知,他大哥是不懂這些的,不然整個軍隊每人配備一個更大的,豈不是天下無敵?

想想就有些可怕,囑咐道,「這東西輕易別示人。」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我知道。」她擺弄著手裡的新裝備,回答地心不在焉,心裡尋思著這些針是不是應該再淬個毒什麼的……畢竟是最後的王牌,關鍵時候保命用的,一擊斃命才是王道,想著,又說道,「小叔,再弄把軟劍什麼的給我好了。」

要東西要的格外理直氣壯,沒臉沒皮。暮書墨卻甚是享用,問道,「你要這個幹嗎?」

「這不,覺得最近不安全,這小弩也就幾發,關鍵時候才能用,要了軟劍防身,平日又可以做腰帶,不引人注目,多好。」

「所以你那日下著大雨就跑城南去做了這個弩?」這玩意兒叫弩?

「嗯。」

額頭上落下一記敲打,不重,隱隱能感覺到暮書墨恨鐵不成鋼的語氣,「這有什麼好急躁的,無論發生什麼事,都還有我在呢!這就值得你這般下著大雨地跑過去,若是病了還得自己受苦,聽說你還遇到了謝錦辰,差點兒被當成了嫌疑犯?」

「不是我,是我找的那個車夫,好巧不巧的去了那破廟避雨。不過小叔……」說到這,她轉身有些急切地問,「你知道怎麼回事么?南瑾查過了,說是那傷口被人動過了。」

誰知,暮書墨點點頭,淡然說道,「我知道。」

暮顏驚訝問道,「你知道?你怎麼會知道?」

他笑,摸摸她的頭髮,解釋道,「聽說仵作驗屍,說是和那日彤街窄巷殺人案同一手法,想著就是不可能的,再一想屍體也被人動過了,便猜到是有人刻意模仿了當日傷口,估計是要栽贓吧。」

彤街窄巷殺人案那日,好像她也正巧經過,雖然沒有見到,但總覺得這兩件事多少和她,都搭上了邊。總覺不安。

暮書墨看著微微低落的模樣,有些心疼。他也知道,這其中絲絲縷縷,似乎和暮顏都多少有些關係,就如六年前,必然也是一張人心翻覆詭譎森寒的巨網,才會讓這少女,比之同齡人更成熟、更冷靜、更什麼都不在意……

「沒事,不用擔心,都說了,有我在呢!」他輕輕地將少女攬地更近一些,低聲安慰道,「你呢,就安安心心,做你的麓山書院學子就行。」

那些魑魅魍魎、那些鬼蜮森森、那些比之更可怕的人心,都由我來承擔。你下不去的手,我替你下,你狠不下的心,我替你狠,你不忍染上的鮮血,我替你染。如若為你,我甘願化身成魔。

顏兒。

日色淺淡,陰雲依舊在天空停滯不動,空氣中濕漉漉的泥土氣,四周蒼涼而荒頹,本是春意漸濃萬物欣欣向榮的季節,卻寂寥地空無一人。

就在這樣的環境里,有人告訴她,只要有他在,萬事無需擔心,她只要做無憂無慮的十四歲學子。沒有人知道,從她來了這世界,所有掙扎努力,都不過只是為了活著……那句話,突然戳中淚點,滾燙地讓人想要落淚。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