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九十三章

第九十三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這場大雨足足下了三天。

聽說不只是熠彤,還有熠彤邊緣幾個小城,也是遭受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的大雨,多地官員都上奏說災情嚴重,良田被淹、家園被毀,百姓流離失所。

熠彤地勢較高,雖然城南也有積水,但相對就好很多,只是部分莊稼被毀,並無房屋毀損人員傷亡,但是這場潑天大雨來得實在湊巧,足以掩蓋掉太多跡象。

城南破廟的屍體就像憑空出現一般,車轍印、來往腳印,什麼都查不到。唯一能確定的就是,破廟裡沒有血跡,不是第一現場,必然是有人殺了人,再拋屍破廟的。

只是,屍體放在義莊數日,也沒人來認領,唯有一個佝僂著背的老嫗在雨停了之後來看過,說是自己兒子數月前出去后就再也沒回來,所以擔心來看看,一邊說一邊抹淚,看完之後卻鬆了口氣,說自己兒子並不在其中,放心地回去了。

老嫗拐出破廟,深一腳淺一腳走在未乾的水塘里,顫顫巍巍的模樣甚是可憐而凄清。只是不知為何,無意間回頭瞥過的那位官員總覺奇怪,似乎有些……不對勁。

一路佝僂著背顫顫巍巍走出破廟、拐了幾條路的風燭殘年的老嫗,到了下一個路口左右看了看,見四下無人,挺了挺都快和地面平行的脊背,摘了凌亂又有些臟污的白髮,在耳邊一陣摸索,撕下一張人皮面具。

露出一張年輕而精緻的容顏。

==

麓山書院放了三天假期,第四天終於上課了。

不過她沒有課,她被盧老拉壯丁了,去了麓山書院設置在城外的施粥棚。

因為周邊小鎮的災情,官兵們都被派去了賑災,但是還是有流民無處可去,駐紮在了城外,於是盧老便在這裡設了施粥棚,一日兩次施粥。

自從那日大雨天的「促膝交談」之後,總覺得盧老對她很是親切,連帶著這種本來應該輪不到她的事情,都刻意「欽點」了她。

去了才知道,不只是麓山書院,還有各大豪門侯府,都設置了施粥棚,一時間,城門外竟比城內還要熱鬧幾分,還遇到了好些個熟人——安陽王爺府來了幾個老嬤嬤和厲千星,將軍府沒見到主子,但是也有設置粥棚,還有一些當日白雲寺見到的熟面孔也在,這會兒還未到飯點,下人們正在幹活熬粥,在的主子們三三兩兩紮堆聊天。

而不遠處,抱著破碗或者拄著拐杖的衣衫襤褸的流民飢腸轆轆看著這裡。

不過相距數十米,便是錦緞華服、衣不遮體的區別,宛若天堂地獄一線之間。

「小顏。」本來站在粥棚后看著嬤嬤們煮粥的厲千星沖她揮揮手,走了過來,臉色微微有些蒼白,暮顏見此,很自然地搭上了她的脈搏,一會兒收了手,問道,「近日身子不太好?」

「嗯。有一些胸悶氣短的。」厲千星害羞的嬌柔一笑,似乎是寬慰暮顏,「不用擔心,老毛病了,大夫說是那日白雲寺受了驚嚇……本想去探望你的,可是哥哥不讓去,說怕我將病氣過給你。」

「我沒事,是小叔他們太緊張了……」感覺自己受一個傷,連帶著驚動了半個熠彤,她摸摸鼻子。

厲千星聞言,卻微微有些失落,暗了神色,低聲嘀咕道,「墨哥哥對你可真好……我上一次見他這麼緊張一個人,還是……」

後面的話低不可聞,似乎被咽在了喉嚨口,暮顏沒有聽清,下意識反問道,「還是什麼?」

厲千星自知失言,尷尬一笑,轉了話題,「沒什麼,我回去了,那些個嬤嬤笨手笨腳的,我得去盯著。」說完,便轉身走了,背影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覺,暮顏看著那背影良久,搖了搖頭回了書院的粥棚,兀自想著這厲小姐借口都不會找,嬤嬤笨手笨腳的,厲千星一千金小姐從小養尊處優的豈不更笨手笨腳了?

也不知道為何每次說到小叔,厲小姐似乎都有些……憂傷?

「顏兒。」

說曹操曹操到。

渾身黑色沒有一根雜毛的高頭大馬之上,一身銀白錦袍的暮書墨悠閑地出現在了粥棚區,一出現,立馬吸引了一大波眼球。

眾所周知,將軍府三爺,若論長相,絕對是熠彤四大公子之首,若論家世,也是熠彤數得上的豪門,若非遊手好閒浪蕩公子哥的盛名在外,怕是全熠彤的少女都要芳心暗許。

即使如此,此刻在場的少女們,都含羞帶怯了……

暮顏一邊感慨,一邊眼神亮亮看著那匹黑馬。雖不知道所謂汗血寶馬是什麼樣子的,但是這馬比之平日所見的馬高大許多,渾身黑地發亮,一根雜毛都沒有,體型甚是矯健,一看就不是凡品!

「顏兒喜歡這馬?他叫疾風。」暮書墨看著她眼神亮亮的模樣,笑著朝她伸出手,「帶你走一圈?」

「好!」暮顏一聽,正有此意,當下借著暮書墨的手就爬上了馬背……爬完,她也默默垂淚,她也想輕輕一跳,姿態優雅好看,畢竟那麼多人看著呢!可是……這馬比她還高……

她沒有看到,身後厲千星面對著這裡,微微闔下了眼瞼,往日總顯得如水溫柔的眸子里,暗淡無光。

墨哥哥無論在哪裡,總能吸引很多人的目光,幾乎一直都是焦點,而她,因著哥哥的緣故,總顯得和他走地最近,問他總對自己照顧有加,於是,她漸漸便覺得,自己是最特別的。

至少,除了那一位,她是最特別的。

方才,他出現在這裡,無視所有人,獨獨含笑看她,那個剛回將軍府沒多久的少女。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那眼神,多麼溫柔而繾綣,彷彿漫山遍野的桃花瞬間綻放……

猶記得最初,他點了一份水晶蝦餃給那女孩,談起她時眉飛色舞丰神俊朗,如同多年前,他對她聊起那個愛吃白米粥的孩子。

墨哥哥……如今我終於成了愛喝白米粥的女子,只是為何,你的眼裡卻變成了只有那個愛喝桃花醉的女子?你可知,你看她的眼神,半點不似叔侄?

倒像是……全部的世界。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