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九十一章

第九十一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如此解釋一番,眾人大體上也就信了。

不過倒也有不信的,不明白為什麼正巧就來了這破廟避雨呢?

「的確是我讓他過來避雨的,你們也知道那條街那麼窄,馬車停裡面基本沒人可以走了,雖然這天氣也沒幾個人,但攔著路擋了人家做生意的大門總不好吧?」她見車夫又要張口解釋,趕緊截了,否則這些官兵必然又會沒完沒了地懷疑為什麼車夫就恰巧要來這破廟避雨呢?

她給南瑾遞了個眼色,南瑾心領神會,後退兩步,不動聲色轉了身,看似隨意踱了幾步。片刻后,又轉了回來,神色很奇怪,既沒點頭,也沒搖頭,皺著眉。

她不動聲色,微笑看著對面還有些疑惑的官兵,「若你們還不放心,便帶我回去吧。左右都是我讓他來這避雨的,別因為我耽誤人家做生意。」

對面面有疑惑的官兵低下了頭,沒有真憑實據,去懷疑一個將軍府三小姐,他們還沒有那個膽量。

「你走吧。」謝錦辰對著車夫揮了揮手,「顏兒,我送你回去。」

正有此意,她笑著點點頭,「好。」

逃過一劫的車夫千恩萬謝地走了,誰能想到,這進來躲個雨,先是見到十二具整整齊齊的屍體,嚇了半條命衝出來,又遇到正好過來查案的官兵,又被嚇了半條命……

看著他踉踉蹌蹌衝進雨幕慌不擇路離開的模樣,暮顏扶額,難怪謝錦辰他們懷疑,她看著也像……

「顏兒的事情辦好了么?」謝錦辰仰頭問道,「辦好的話,我先送你回去?」屍體仵作會來處理,該檢查的青影都檢查過了,這會兒接近午時,正好送她回去,順便一起用個膳。

「嗯,好了。不過方才走過來的時候借了店家一把傘,得繞一下我去還。」

「好。」謝錦辰吩咐幾個手下在這等著仵作,其餘人等打道回府,而他,帶著暮顏去了一家餐館用了午膳,便將她送回書院,自己也就回府了。

這般天氣,著實不適合在外逗留太久,大夫也說過她天生體寒,也不知道這丫頭大雨天還到處跑幹什麼……方才見她去歸還雨傘的店鋪,是熠彤最好的那家老鐵鐵匠鋪……

不過,謝錦辰又很快將這件事拋在了腦後,因為他的確有些忙,回府沒多久,仵作的驗屍報告就送過來了,他皺著眉翻了翻,沉吟了下遞給青影,「你看看,有什麼想法?」

仵作所驗和刑部所說基本吻合,都認為這和當日懸而未決的彤街窄巷殺人案乃是同一人所為,殺人手法、致命傷都是一樣的。

可是,到底是不是?誰都能不清楚,但是他們還能不清楚么?

「屬下看過那傷口,致命傷的確是那個地方,但不是那一道。」看到謝錦辰看過來的眼神,青影點了點頭,證實了謝錦辰的猜測,「那裡其實有兩道傷口,第一道更細小更不易察覺的刀痕才是死亡的真相,後面的……是偽造的,為了轉移查案的視線。」

只是恐怕偽造傷口的人都不知道,彤街殺人案的主謀……是他們。

「你覺得……那麼細小的傷口,你弄得出來?」謝錦辰沉默,突然回道。越是細小的傷口,想要致命,就越是要極高的控制力,那原本是一十二個活生生的人,不是形狀姿勢都一樣的木偶。

青影面色凝重的搖了搖頭,這代表什麼?這代表在這熠彤,有一個武力極高的兇手,甚至是殺手,殺了人之後,還針對性地偽造了他們動手的痕迹。

他是誰?又是為了什麼?

謝錦辰揉了揉眉心,無限疲累的感覺,嘆了口氣,問道,「屍體的身份查出來了么?」

「還……沒有。」

「讓他們去查,你別動了。最近也別動手,安分些。」謝錦辰揮了揮手,青影點點頭,無聲退下。看著輕聲掩上的門扉,謝錦辰幽幽嘆氣,雙手撐著桌角想要用力站起來,可是站了一半,又重重跌落回輪椅……還是不行……他苦笑,撿起滑落在地上的毛毯重新蓋在雙腿上。

==

麓山書院。

因著從寅時一直到午後都沒有停歇的瓢潑大雨,麓山書院臨時決定下午休課。據說,這是熠彤數十年來未曾見過的大雨,街道商鋪都已經關了門,一些地勢低洼的地方,都已經有了很深的積水,怕是一些已經淹沒的農田種植物都要毀於一旦顆粒無收。

若是再這般下去,怕是民宅都要被淹沒,百姓們都有些人心惶惶,一些奇怪的流言開始暗地裡流了出來,說是今年國運多災,再經過有心人的推波助瀾,矛頭隱隱指向一國之母,說是史家外戚過盛,傷了國運。

對此說法,暮顏一笑置之,若是這些暗搓搓里的流言加上一天還沒滿的大雨,就能影響「過盛」的外戚,恐怕史家早就不存在了,她笑著搖頭,給自己倒了杯茶,又給南瑾也倒了一杯,雖然不再是頂級雪峰茶,卻也是暮小叔送來的好茶,說是千金難求。

「如何?發現了什麼么?今日那十二具屍體可是昨日暗殺我們的?」暮顏喝著茶,聽著外面極大的雨聲,緊閉的窗戶里看出去,近乎於一點光線都沒有,今日一整天,都是這樣黑沉沉的天色。

南瑾的表情也很奇怪,有些想不明白地說道,「人是昨晚的那波人,但是傷口被人動過,不是我下手的痕迹。」

「也就是說……昨天我們離開后,有人發現了這些屍體,然後給他們偽造了一道傷口用來掩蓋你的,並且煞費苦心地將他們拋屍到了城南的破廟?……可是,為什麼呢?」從麓山書院到城南破廟,幾乎穿越大半個熠彤,而人來人往的蘇香河是必經之路……

「會是小叔么?」她沉思良久,抬頭問道。

「感覺不像。」南瑾遲疑了下,搖了搖頭。

略一思索,暮顏也搖了搖頭,呢喃,「也對……若是小叔,必然是丟到人不知鬼不覺的地方或者找個坑埋了,而不是勞心勞力興師動眾地運到一個第二日就會被昭告天下的地方……這倒像是……刻意嫁禍……」

到底是誰呢?事發當時他又是否在一邊目睹了全過程呢?

「不會。當時沒有外人。」似乎看出她的顧慮,南瑾保證道。若是有別人,那當時就會有十三具屍體。

------題外話------

今日2P,小夥伴們多多支持~多收藏,多留言~愛你們~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