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九章 醉酒

第九章 醉酒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她已經有些醉了。桃花醉雖好喝,後勁卻極強。

醉了之後容易想起更多的事情,想起那些陰謀與算計,想起那些殺戮與血腥,想起逃亡與背叛。

她也想起那些高樓林立、車水馬龍,想起城市森林裡被分割成一個個方塊一樣的天空,想起那些推開公司大門已經無星無月的天空,想起一個人裹著大衣走在空無一人的樓道里的膽怯和無奈。

分不清到底是這個她還是那個她。

暮書墨看著眼神開始迷離的孩子。

他和大哥始終有書信往來,這孩子14歲。14年來從未見大哥提起,如今帶回了府,他自是不信。將軍府的男子,一生都只喜歡一個。大嫂是大哥這輩子的唯一。

如今見了這孩子,他倒是開始好奇,是什麼樣的女子,可以教出這樣的孩子。又是什麼樣的女子,會讓大哥寧可背負上大嫂的怨懟。

他眸色深深,許久,嗤了聲:「可你生為女子,註定廟堂之上無你立足之地,你丹田破碎,註定執劍無力。」

暮顏一臉嘻嘻笑著,不甚正經的模樣,坐在石頭上歪著腦袋看他。

她看著他,又不像是看著他,彷彿透過他,看向某個遙遠的地方。迷茫、無措、難過、懷念……太多的情緒摻雜在一起,最後變成這樣一個笑著,也哭著的表情。

她抬頭看著天,那眼神彷彿透過夜空,看向她想看到的真相里。她喃喃自語著:「小叔,你知不知道,我家鄉那,女子也可以做官,可以賺錢,殺人是犯法的,人權是受到保護的……可是這裡不一樣,這裡權利大於天,這裡女子沒有地位的……你看暮雲雪,聽說那麼出色,不過也只能成為太子的。」

暮書墨雖然不知道她說的是哪裡,只是微笑著問:「成為太子的,不好么?多少女子求都求不來。」

暮雲雪不知道羨煞了多少旁人,連帶著因此將軍府的地位愈發穩固。至少,在那一天到來之前,誰都動不得,卻不想,這份榮耀在這孩子這兒,卻是一點分量都沒有,似乎還分外嫌棄。

她的醉意愈發明顯,她將酒壺湊近耳畔,晃了晃,又嘻嘻笑著將所剩無幾的酒仰頭喝下。吧唧著嘴,不甚有姿態得隨意倚靠著,蹙著眉似乎在考慮這個問題。過了許久,才迷迷糊糊說道,「不好!我不想成為任何人的。我想成為我自己的……」

帶著任性和可愛,彷彿像大人討要糖果的孩子。這句話還沒說完,竟迷迷糊糊地就睡著了。

暮顏醉了,醉了以後卻也不胡鬧,安安靜靜地睡著。暮書墨看著兀自睡了的孩子。他看著她不施粉黛輪廓秀美的臉,那張臉很小,不過巴掌大,可是她的眼很大,眼瞳很黑,在白皙的臉上就像是濃墨重彩的一筆,攝人心魄。所以她睜著眼的時候看起來整個人格外精神。但他發現了,這孩子多半時候眼睛都是半睜著,帶著點不甚在意的糊塗模樣,一點攻擊性都沒有。

溫溫軟軟的小貓咪。

月色下的肌膚,細膩地看不見毛孔,細小的絨毛柔軟而乖順,想起她方才眼底明滅的色澤,靜默良久,直到涼風拂來醒了神,才低聲嘆氣:「為何竟覺得你是似曾相識的故人……」

故人若還在,也是她這般大了吧。但必不會這般不羈和瀟洒,她會比暮雲雪更耀眼,更尊貴,站在這個國家的頂端,端著慈悲的笑意,說著得體的話語,成為,他的。

嘆息。

源遠而流長。

許久,替她拂掉發間碎雪,抱起她走回小院。少女穿地單薄,觸手都是一片涼意,隱隱凍到了骨頭裡,人輕的彷彿沒有重量。他微微皺眉,十幾歲的孩子怎麼輕成這樣。

許是走路顛簸不適,暮顏微微皺了皺眉,夢囈一聲卻也聽不清,只是彷彿就要醒來。暮書墨放慢了速度,盡量保持平穩。暮顏吸了吸鼻子,又安靜睡去。

跟在身後的暗衛忍不住愈發斂了呼吸。這般的主子從未見過,但明顯現在誰把那位小姐吵醒,誰就要倒霉。

而小院里,沉施半夜醒來,想去看看暮顏是不是醒了,想著要不去給她做碗面。站在門口低聲叫了幾聲沒有回應,悄悄推了門進去,卻驚恐地發現,她家小姐卧房裡空無一人!三兩步走到床邊,一摸凌亂的被窩——涼的!

於是,沉施的心,也跟著涼涼了。

正急地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的時候,就看到三爺抱著她家小姐進了院子。

「三爺……」顧不得規矩禮儀了,她急忙沖了過去,想接過小姐,被暮書墨一個眼神制止了,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帶我過去就好。」

小姐什麼時候認識的三爺?似乎關係還不一般?壓下滿腹狐疑,沉施帶著暮書墨進了卧房。卧房透著股涼意,如今早春,夜裡卻還是涼的。這院子太過破舊,整個卧房了除了一床、一桌、一櫃、一幾,便什麼都沒有了。昏黃的燭光很是凄涼。

暮書墨皺了皺眉,卻什麼都沒說。動作輕柔地安置好暮顏,整個過程中,她都不曾醒一下,安安靜靜地睡著。

沉施總覺得氣氛很詭異,三爺是傳說中的人物,傳說行為荒誕不羈、心情不好的時候誰的面子都不給,喜怒無常的主。下人們都說,寧可得罪老夫人,不要得罪暮三爺。如今,這尊大神在自己這,真不知道如何伺候著,只能小心翼翼地開口問,「三爺……我家小姐她……?」

暮書墨自然不知道這小丫頭想什麼,低聲吩咐道,「她喝醉了。你去打點水給她擦擦臉。」

沉施立馬一溜煙跑了,她只是一個初來的小丫頭,沒見過世面的,面對大佛連氣都不敢喘。

房裡愈發地靜了,只剩下少女微弱的呼吸,和風透過窗戶縫裡的聲音。皺著眉走到窗前,年久失修,窗戶早就關不嚴實了,這群下人……竟這般怠慢。這院子荒廢了多少年他不知道,只知道他從後門偷偷溜進府回自己院子的時候,這是必經之路。在他的記憶里,這裡就一直荒廢著。

人人都知道不適合住人,如今安排了一個主子進來,竟也沒人來修修。

無端地,想起她形容暮雲韓的「蠅頭小利,口舌之快」,想起她期待的「快意恩仇執劍江湖」,靜默了許久,朝外走出小院。

出了小院,看著蒙蒙亮的天,竟沒了睡意。想著今夜被一隻饞嘴的貓吃了大半壺酒,害得自己也沒喝過癮,於是讓人牽了馬,往安陽王府討酒吃去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