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八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良渚開元十五年,二月,春,夜。

這一夜,良渚帝都熠彤最美的那條蘇香河上歌舞昇平一如往常,而在邊上十幾里地的荒野林子里上演的暗殺與被殺還沒有傳進熠彤,這看起來是一個很平常的夜。

尋常百姓們在不同的屋檐下酣睡,做著大同小異的夢境,而彤街上不夜的風月場所依舊極盡奢靡,達官貴人一擲千金只為博美人一笑。

當然,這也是一個不同尋常的夜。

這一夜,有風吹過黃牆紅瓦,吹過巍巍宮牆,吹過亭台樓閣碧波蕩漾,一直吹進皇帝陛下御書房裡敞開的窗戶,拂過桌上燭火,立刻有隨侍一旁的宮女蓋上罩子,皇帝陛下揮了揮手讓她退下。

「出來吧。」皇帝陛下上陽逸合上手中奏章,話音剛落,窗戶外進來一人,黑衣、蒙面,束髮,有碩大的刀疤從眉心一路延伸進蒙面巾,如同醜陋的蠕蟲。

來人矮小,身形單薄,他朝上陽逸一拱手,一彎腰,並未下跪。

「何事?」陛下言簡意賅,問道。

「白羽衛,出動了。」

氣氛,有一剎那的窒息,紙罩之下的燭火又顫了顫,巨大書桌後面的皇帝正襟危坐,看著眼前厚厚一沓還未閱過的奏章,旁邊,是方才晚膳之後宮女送來的點心,說是皇後送來的。

他揉了揉眉心,閉上的眼無人能見其所思所想,許久,幽幽嘆息,問道,「這次又是誰?」

腰更彎了,來人聲音低得不能再低,回道,「跟丟了。」

砰!

啪!

第一聲,是上好的玉石紙鎮狠狠砸上那人的腦袋,第二聲,是紙鎮掉在地上,碎裂。男人的額頭頃刻間血流如注,也顧不上擦一下,吧嗒一聲,跪下了,一句話都沒有。

室內安靜地只聽得到鮮血滴落在漢白玉地面上的聲音。

「滾!」

帝王之怒,雷霆炸響。男子聞言,起身,躬著腰後退到窗邊,縱身一躍,消失在沉沉月色里。

太監總管李全德悄悄推門而入,低著頭撥弄了下香爐,濃郁帝王香瞬間將淡淡的血腥味掩蓋,他拿了帕子擦拭了血跡,處理了地上破碎的玉石紙鎮,又掩了門低頭退下。

陛下這些年來愈發喜怒無常,下人們稍有不慎可能就會腦袋搬家,他天天差事辦得提心弔膽的,方才在門外只聽聞陛下震怒,也不知是何人如何觸怒了聖顏。

他攏著袖子縮在廊下,抬頭看那暗沉沉的天,總覺得今日的月色,泛著淡淡的血色,風雨欲來的感覺。

「全德。」屋內,傳來帶著森涼寒意的聲音,李全德一個顫慄,立馬躬著身子進了門候著。

正值壯年的帝王已經起身,一身雙龍戲珠明黃錦袍在燭火中閃著金色的光,熠熠奪目。他愈發彎了腰,就聽帝王說道,「擺駕棲鳳宮。」

那聲音,讓人如墜冰窖。

==

今夜無眠站在窗口看月色的,還有別人。

她從用完晚膳就一直站在這窗前,一直站到此刻午夜已過,腿都冰涼發麻。她站了多久,身後嬤嬤就恭敬地守了多久。

隨著時間越來越久,她只覺得越來越冷,那種冷,是從骨頭裡浸潤出來的冷,彷彿骨骼中有風吹過,涼颼颼的。偌大宮殿,璀璨奢華,夜明珠的光輝照亮每一個角落。

卻照不亮她因為背對光源於是投下的小小陰影。她看著那陰影,心一點點往下沉。

早就該回來了。

出事了。

「陛下駕到!」殿門外,熟悉的尖銳嗓音響起,這是她有史以來最害怕的一次,剛剛轉身,笑意還沒掛上嘴角,明黃錦袍就已經闖入眼帘,帝王大跨步走來,所有跪迎著的宮女都被他毫不留情狠狠踢開,如同踢開絆腳石。宮女們倒成了一片,卻一個都不敢發出絲毫痛呼,立馬手腳並用爬起來繼續跪著。

帝王的臉上,是毫不掩飾的盛怒。

她忍住心悸,上前一步,帶著優雅的笑,軟軟開口,「陛……下……今日可是有煩心事?」

帝王綳著臉,未說話,神色莫測盯著她,她柔軟一笑,揮退了所有宮人,輕輕依偎進帝王的懷裡,如水的眸子滿滿的都是愛慕和敬仰,「陛下……可否說與臣妾聽聽?」

他是來興師問罪的。

可是,沒有證據。

白羽衛,誰都沒有證據證明來自於史家,也沒有辦法證明它如今由史太尉交由他的女兒一國之母史安諾接管了。只知道有那麼一支隊伍,他們的箭尾上是白色的羽毛,他們的首領力大無窮,有一把百步穿楊的神弓,射出的箭從無虛發。他的人,在斷魂大山脈兜兜轉轉尋找夕顏屍體時,發現了那麼一支箭……

他的胞妹唯一的女兒,他不曾護住,甚至無法查到真相。

想來,傾城一定不得安眠時時都在怪罪於他吧。

所以今夜聽到白羽衛出動,卻又沒有抓到,他何其震怒,怒氣未平就衝過來準備興師問罪,可是……史家樹大根深,這一旦開了口,萬一打草驚蛇,便是下下策了。

他強行壓抑住翻騰而起的怒氣,摟上女子纖細腰肢,扯了扯嘴角說道,「無事,只是看這些個沒眼力見的礙眼。」

女子溫柔嬌笑,似乎是真信了,「那明日臣妾就把她們都換了,就礙不到陛下的眼了。」

「嗯。如此也好。」他點點頭,摟著懷裡的女子往內室走去,史安諾突然一頓,戴著嵌紅寶石黃金甲套的手輕輕推拒了下,嬌羞低頭,「陛下……臣妾癸水來了……」

帝王一怔,點頭,「如此,皇后好生歇息,朕書房裡還有些奏章沒看。」說罷,轉身就走。

「恭送陛下……」她轉身,一如既往的溫柔似水,算著帝王該是已經出了殿門,才直起身,冷了臉,問道,「如何?」

身後,空氣隱隱波動,一個長相俊美到妖異地男人出現在她身後,「失手了。十二衛,全軍覆沒。」

果然。

此刻聽到這個消息,似乎是因為做好了心理準備,她倒是沒有那麼大的情緒起伏,只是,可惜了。她抬眸看向門外那彎詭異地淡紅色的月亮,問道,「為何?」

「暮書墨也在。那侍衛很厲害。我比不過。」瞬息之間取十二衛首級,他做不到。從他的地方,並沒有看到暮顏後來的行動。

意外。那個小侍衛,竟然連白羽衛首領都不敵,看來……要從長計議了。她揮了揮手,「退下吧。今日陛下似乎發現了什麼,你們以後小心些。」

「是。」空氣有一陣波動,男子如同來時一般,消失不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