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七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幾乎是呼吸之間,短促的剛剛發出就被堵在了喉嚨里的驚呼聲就此起彼落地響起,而箭雨之中的少女,手握斷箭,沒有招式,但揮手之間準確無誤地擊落所有箭矢。

抿地緊緊的唇線,表情沉靜、淡定,勁風揚起墨發素衣,獵獵作響,英姿颯爽如高頭大馬長矛鐵甲的女戰神!暮書墨看著她的背影,只覺得滿滿的驕傲。

這是他的小夕。這是他的顏兒。

六年未見,她竟華美至此!一次次打破他對她的了解,就像是一片無垠博大的海,又似一座還未開採的無邊礦藏,她永遠會在你以為了解了所有之後,突然又展現給你完全不曾見過的一面。

連他,都隱隱自愧不如。

因著己方戰鬥力的變化,這場暗殺終於不再是只有逃竄的份。

很快,驚呼聲停歇了,箭雨也沒有了,南瑾一閃而過的殘影,又穩穩站在了暮顏身後左側半步的距離。空氣中,是淡淡的,虛無縹緲幾乎聞不到的血腥氣。

似乎有霧氣在林中升起,視線所及不過眼前三尺地,奇形怪狀的枝椏愈發有些模糊不清,如鬼蜮祟祟乾枯臂膀叫囂著伸向黑沉沉的天,那彎上弦月都染上了淡淡的紅。

背對著自己的少女脊背筆直,身形略微瘦削,嬌小玲瓏的,一襲淺色長裙在微風中隨風輕拂,她回眸,目光落在他的傷口,有些局促和歉意。

她不知道如何去解釋自己的身手和詭異的藍光,後者連自己都不知道原因。背上已經乾涸的血跡將衣物和自己的背黏在了一起,那是暮書墨的血。

也是那滾燙的鮮血,讓她方才想起了逃亡路上的一些事情,關於守護和效忠、關於鐵血和無悔的故事。

「小叔……」她低著頭蹭上前,小心翼翼地偷瞄他的表情,如同犯了錯說了謊的孩子,「小叔……對不起……」

「不願說,便不說罷。我不逼你。」暮書墨嘆氣,伸手揉揉她的發頂,這孩子似乎秘密很多,還都是很大的大秘密,可是又有什麼關係呢,餘生那麼長,她還在,還好好地,這勝過一切。餘生,他必護她一世周全,這便夠了。

但今日之情形,似乎又是沖她而來,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這般決絕要置她於死地,他沉聲囑咐,「但你要記得,無論做什麼,都要確保自己的安全。」

否則,我讓這天下傾覆。

六年前沒能做到的事情,六年後,我定不會罷休。

殘月、冷風,拋屍地、暗殺點,月黑風高,有黑色的鳥,桀桀怪叫飛過,四周亦不清楚到底多少具屍體……

著實不是什麼溫暖明媚靜好的地點,卻有種溫暖,通過頭頂的那隻手,通過那雙認真凝視著自己的眸子,傳遞給自己,足以溫暖無數個這般的詭譎寒夜。

這就是暮小叔,臉色微微有些發白的暮小叔。從她入了將軍府,便處處照顧幾乎一切以她為先的暮小叔。

少女微微揚起的下頜,線條精緻美好弧度流麗,嘴角漾開的笑意如水般溫柔,那雙墨色眸子,彎彎地像極了那上弦月,她帶著點撒嬌意味地點頭保證,「好。」

目光落回暮書墨受傷的手,傷口很嚴重,因為馬車翻覆所以二次受傷的手臂幾乎被洞穿,值得慶幸的是,幸好後來的那些箭沒有第一支那樣兇猛的力道,也沒有帶毒,沒有帶倒刺。

恐怕,第一支箭,也不是一般人能射出來的吧。恐怕後來被殺的人里,必然沒有他。思及此,暗暗咬了牙,這一筆債,早晚有一天要回來!

他們將倒下的馬車翻過來,馬車暗格里有醫藥箱,有紗布、有止血藥,一切還算齊全,她拔出了斷箭,處理了傷口,全程暮書墨綳著臉哼都不哼一聲,連眼神似乎都沒有變化,只是專註地看著低頭處理傷口的暮顏。

他原就知道暮顏是懂醫的,錢曾還是他推薦的,也知道謝錦辰的腿還是她治的,可是親自看她低頭專註而熟練的拔箭、止血、清理和包紮,又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這孩子……

「知道是什麼人么?」他抬頭問南瑾,這群人,明顯是沖著暮顏來的,而且這孩子似乎也知道,不然不會命令南瑾一個活口都不留,恐怕是宿怨已久,只是她卻不願說。

南瑾搖了搖頭,「方才就翻過了,一共十二人,全身上下只有一件夜行衣,什麼標記都沒有,也不是殺手。」殺手從來不會以這種方式來暗殺。

「而且……」他皺著眉,「第一支箭的主人,不在裡面。」

那支箭,需要的力度、速度、準度完全和後來的箭矢不可同日而語,之所以只有一支,恐怕第二支那人也射不出來了……

而且那支箭,絕對是從更遙遠的地方過來的。所以,那人必定逃脫了。

暮書墨略一沉吟,說道,「那便報官吧。」

剛好包紮完畢的暮顏抬頭阻止,「不用。就這麼放著吧。有人見到了自然會報官。」

雖覺不妥,既然她堅持,便也依了,吩咐道,「那行,我先送你回書院。小譚,把馬車裡的東西清理一下,然後叫墨一去書房等我。」

「是。」小譚剛剛從暗殺的驚嚇中回神,就突然發現「廢物三小姐」秒變「彪悍三小姐」,到了這時候還有點不在狀態,這會兒還有點接受不了的晃著腦袋去收拾馬車。

暮顏本意是她和南瑾一起回去就行,畢竟暮書墨手臂上的傷真的挺重,這會兒臉色也很難看,應該回去休息,只是暮書墨卻堅持著,三人便一同朝書院走去,幸好路已經不遠了,過了這片林子也就到了,暮書墨看著她安全走進書院,才稍稍放了心。

據他所知,麓山書院遠比看上去的要安全得多,暗處的布防很是嚴謹鐵桶一般,畢竟,書院里的學生,大多是帝都權貴之家的子嗣,偶爾還會有皇室子嗣,疏忽不得。

所以,麓山書院也許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比將軍府要安全得多。

他看了眼天色,已過午夜,正想著要不要去叨擾盧宗涵去弄匹馬來,就見侍衛騎馬而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