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六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交代完信鴿的用途和培訓方法,暮書墨帶著暮顏出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馬車走過蘇香河,河面上停著一艘艘精緻美麗的畫舫,畫舫上,載歌載舞的歌姬舞姬們穿著美艷,姿態翩躚,遠遠看去都覺嬌艷至極。

這個季節,天氣早已回暖,上弦月的月光朦朧到恰到好處,不會過於明亮,又微弱地有些情調,岸邊古樹下,俊男美女郎才女貌你儂我儂不可言說……

而過了蘇香河,是一片有些荒涼的小樹林。白日里便沒什麼人,此刻更是凄清。也有據說是前朝犯了錯的宮廷婢子拋屍之處,是以經常有些離奇鬼怪故事。

暗沉月色從樹林間的葉尖灑落,帶著寒意和詭譎。暮書墨和暮顏都沒有說話,兩人也不尷尬,暮書墨看著暮顏,暮顏卻在趴著車窗欣賞沿途景緻,安靜地能聽得到馬車滾過樹葉沙沙的聲音,遠遠地,似乎還能聽到畫舫里悠揚的歌聲。

就在這樣安詳而靜謐的氣氛里,暮書墨突然蹙起了眉下意識就出手抓向暮顏,車外,南瑾沉聲驚呼,「小心!」

有勁風,颳起車簾,砸在她側過的臉頰上,颳得生疼。遙遠的夜空中,有月色下泛著幽暗墨綠色的箭矢,極速直衝她的眉心而來!

一切似乎都成了慢動作,她看到被勁氣帶到的樹葉,在空中迅速化為粉末,疏忽間消散無痕。遠處,上弦月泛著青色的邊,透著詭譎的殺氣騰騰。

那殺氣宛若實質,連空氣都形成了小小的漩渦,從那小小漩渦看過去,是無邊無際的黑暗,沒有源頭。

箭矢在瞳孔中越來越大,帶著倒刺的箭頭,在月色下反射出刺目森寒的光澤,劇毒,箭尾處白色的羽毛在黑暗中成了最閃耀的存在——她見過。

或者說,那個她見過。上陽夕顏。

他們到了。

他們,找到她了。想繼續置她於死地。

側身撲進來揮開毒箭的南瑾,將她一把拉過去的暮書墨,驚呼聲似乎很遙遠。唯有潛意識裡,格外篤定地聲音告訴她——她見過。

那支毒箭力道兇猛,從馬車這端入,險險擦著她的鬢角而過,瞬間就將揚起的髮絲絞斷,直直從馬車另一端射出,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毒箭一擊未中,箭雨忽至!

「篤篤篤!」地聲響響徹夜空,格外堅固無比的黑檀木馬車瞬間成了馬蜂窩,馬匹受了驚,長嘶一聲開始橫衝直撞。

本就倉皇驚嚇的小譚更是失去了定力,如何還能控制得了馬車平衡,一時間,除了拉著車窗邊緣站在車轍之上抵擋箭矢的南瑾,暮書墨為了護著暮顏,根本沒有平衡的著力點,一下子兩人滾成了一團。

暮書墨一手護著暮顏的後腦勺,一手抵擋著另一面過來的箭,背部狠狠撞向馬車壁,生生疼得他倒抽了一口氣。只是,他今日出門並沒有帶兵器,此刻只能以真氣抵擋,終有疏忽之時,一支長箭裹挾著強悍殺氣直接破開了他的防禦,直直射入他護著暮顏的那隻手臂,他悶哼一聲,第一反應看向自己懷裡的暮顏,見她整個腦袋都埋在自己胸口並未發現,才鬆了口氣。

只是這氣堪堪嘆出,急奔亂跑倉皇無章的馬兒突然長嘶一聲,轟然倒地,帶著馬車一個傾倒,翻了。

它腿部中箭,掙扎了幾下,終究站不起來。

箭如雨下,敵人身在何方都無法探查,他們一共才兩個戰鬥力,卻又需要保護兩個武力值為零的己方隊友,南瑾一邊用匕首抵擋箭矢,一邊折身回去拉馬車,馬車之下,哼唧唧的小譚早已經腿軟站不起來,暮書墨摟著暮顏走出來,他那隻中箭的手被馬車的撞擊又深入了幾分,幾乎洞穿手臂,滾燙的血液從手臂上流下,一直流入彷彿游神在外的少女纖細的脖頸里。

滾燙。粘膩。噁心。

彷彿數萬隻螞蟻從脖子里爬進脊背,不寒而慄的感覺彷彿場景重現,一幕幕如同電影放映般在眼前閃現。

一樣的箭雨,一樣的黑夜,一樣的,被人緊緊護著。

護著她的人卻不是同一個,幾乎每一天都在換。因為,他們在不停地死去。受傷、中毒,生命地流逝何其快速,她不認識他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也許,他們根本沒有名字。

他們的存在,只是為了犧牲,為了在必要的時候,代替她或者某個人死去。名字的存在對他們而言,意義不大。

可是,他們也會在安全的時候故作輕鬆跟她說著有趣的故事,有一個大鬍子大叔,說他也有一個和她一樣大的女兒,他的女兒很是粘他,會在離別的時候哭地很傷心。

只是為什麼,最後他也會死呢?抱著她的手臂都沒有了力氣,顫著聲告訴她,活下去!去找鎮南將軍!

嘴裡不斷溢出的鮮血,滴落進她的脖子,宛若烈焰焚燒般灼痛。

她知道,他也即將死去。死在這孤立無援還殺機四伏的斷魂大山脈里,和他所有的同僚一樣。而他那個與她同齡的女兒,再也盼不回自己的父親。

那是一場無人知道的戰役。史書上只是一筆帶過——年僅八歲夕顏小郡主失蹤。而這背後的殺戮、血腥、詭譎人心,都被歷史的塵埃掩埋,無人知道,亦無人在意。他們不過是滄海一粟,經不起一絲漣漪。

那又是一場被銘記的戰役,那些滾燙的鮮血染紅了斷魂大山脈的一方土地,那裡常年寸草不生,那裡,無名無墓無碑的魂靈夜夜遊盪吟唱,無處可去。

……

「瑾。」自事發開始就一直彷彿受到了驚嚇失去了魂魄的少女突然抬起了頭,墨色的瞳孔里,藍色的光芒流溢其中,華美璀璨如同最瑰麗的藍寶石,在暮書墨驚訝瞪大的眼睛里,她的周身也開始有藍光游弋。

她無視暮書墨錯愕的表情,從地上拔起長箭,一折二,一邊抵擋箭雨,一邊輕輕說了一句話。

她說,「一個不留。」

語氣平淡,卻隱隱肅殺之意,四字清淺,含在唇間,最後一個字話音剛落,南瑾一個閃身,消失在茫茫夜色里,身形快得幾乎連殘影都看不到。

這句話說完,殺戮便開始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