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五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一間沒有窗戶的黑屋子裡。

什麼光源都沒有,唯有正前方小小的飄搖著的燭火。依稀照著一個人影,那人全身裹在黑袍里,看身形是個男子。大大的兜帽遮住了臉,看不清容顏。

「吱呀——」

厚重的大門被開啟,日光瞬間傾灑而下,照亮一室浮塵。方形的影子里,出現一個魁梧的身材。

微弱的風盤旋著來,驚地本就飄搖的燭火又晃了兩晃,差點兒滅了。

黑袍人皺了皺眉,終究什麼都沒說。

來人容貌威嚴,方方的國字臉不苟言笑,淡色的瞳孔帶著掩飾地很好地希冀和憂思,一身黑色錦袍,行走間光華流溢。

夕照皇室專用流光錦!

「怎麼樣?找我來,可是有消息了?」重新關了門,聲音低沉,透著久居上位的霸氣和凜然,卻也掩蓋不住的期許。十九年了!

「今日收到國師快馬加鞭的書信,說是小主子在良渚,但是具體在哪裡並不知曉。」黑袍人沒有回頭,他的視線始終落在那點兒飄搖的火苗之上,聲音嘶啞難聽,明顯被破壞過的跡象。

失望。

良渚那麼大,他的人如何大張旗鼓的找人?他頭疼地揉了揉眉心,看著黑暗中唯一的光源,國師秘法,說是燭火不滅,那孩子就一定還活著。

可是,人海茫茫……到哪裡去找?

十九年,他的兒子丟了十九年,他的結髮之妻便瘋了十九年!

偌大皇室後宮,早已形同虛設!

「還有一事,國師信中提到。昔日傾城公主之死,或存在隱情。」

心臟狠狠一痛。

傾城。你是我心上永久的傷,註定此生無法癒合。

「什麼隱情?」男人沉聲問道。

「開元二年元月,傾城公主嫁兵部侍郎,如今的兵部尚書霍祺年,同年八月,公主早產,隨後幾日,傾城府漫天大火。」嘶啞難聽的聲音說著這段誰都知道的歷史,男人皺了眉,剛要阻止,卻聽晴天霹靂而至,「當年產婆盡皆葬生火海,卻有一婢女逃出。當回憶往昔,只說郡主並非早產。」

「並非早產……」十五年前那些雲遮霧繞的東西突然間就被神鬼之手撥開,將真相捧到了他觸手可及的地方,有什麼在劇烈跳動,像要跳出胸腔——「傾城……」

還有我的兒……

「又是良渚!」發了狠般,他低咒出聲。

「下個月,良渚國君大壽,各國都會派使臣前去道賀。」黑袍男子提醒道。

「如此!甚好!——查!」良渚又如何,又不是動不得!若查出並非意外,就算是良渚,他也不介意掀起腥風血雨!

「是。」

黑袍男子低聲應道,感受著漸行漸遠的腳步,感受著打開又關上的厚重大門。面前,燭火搖曳,明明滅滅,甚是微弱。彷彿堪堪就要熄滅。黑衣人看著這燭火,神色莫名。垂在身側的手疏忽之間捏成了拳。

青筋畢露。

許久,破碎嗓音狠狠說道,「殺。」

聲音決絕而狠厲,彷彿千軍萬馬鐵蹄肅殺。空氣中一陣縹緲的波動,又恢復了平靜。

==

萬品樓。

用完晚膳出來天色已暗,彤街的夜晚永遠比白天要熱鬧許多,絲竹樂器、歌舞昇平,吟風樓在內的幾大風月場所傳出的嬉笑怒罵聲隱隱約約傳入耳中,甚是嬌媚動聽。

結完賬出來的崔子希卻有史以來第一次沒有欣賞的心境,他覺得這頓飯吃地……格外膈應。

全程都是熱情好客的暮書墨各種介紹菜品,笑地如花般燦爛。

當然燦爛,一支千年老人蔘進了口袋,能不燦爛么?可是,得了如此巨大便宜你就不能消停下低調點,非要在既掏了腰包又丟了人蔘的人面前裝主人,何必呢?

「感謝今日崔公子請客。顏兒就由我送回麓山書院了。」走到門口,暮書墨就刷的一下打開了摺扇,甚是風流倜儻的模樣,笑眯眯地下逐客令。

崔子希已經沒了脾氣,擺擺手,便走了。

他一走,倆人又折回了萬品樓。萬品樓後院,沉施小丫頭在探頭探腦地張望,神情焦灼,姿態凌亂……髮髻里還有一兩根羽毛。

暮顏忍著笑,很辛苦地綳著嘴角,眼裡卻是滿滿地笑意溢出來,她上前為她拿走發間的羽毛,調笑道,「小丫頭這是從雞窩裡出來么?」

暮書墨和小譚很不給面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連南瑾都一陣咳嗽。

「小姐!你們……你們!」小丫頭跺腳,還不是小姐說的養鴿子!還得散養!她異常怨恨那隻飛走時候掉了一根羽毛在她家小姐頭頂的鳥!若不是那根羽毛,她至於這麼苦巴巴的天天灰頭土臉么!

「哈哈好了……乖~」她拍拍小丫頭的腦袋,解釋道,「那群鴿子我真有用,來吧進來,跟你說說。」

小丫頭這才稍稍平息了哀怨,跟著進去了。

她的確是被羽毛砸中了腦袋,於是靈光乍現的。這個時代,所有通訊,都是靠人、驛站、馬匹、水陸船隻,一封戰報,從前線軍營,傳到帝都,快馬加鞭,跑死了一匹又一匹馬,等到傳到的時候,早已經萬事皆休塵埃落定。

那個時候她就已經想到了鴿子。

信鴿,在前世歷史中,似乎是在戰國時期就出現了,而在這裡卻沒有。她不想引人注目是以從未提及,連暮離都沒有說過,那日見著頭頂飛過的鳥,突然想起如今可以借著萬品樓的掩蓋,試著訓練信鴿啊!就算是平日里小丫頭有什麼事也好過自己一趟趟來回跑不是么?

「信鴿?」暮書墨看著眼前神采奕奕說著新奇辭彙的暮顏,這個孩子……在他沒有見到的六年裡,到底去了哪裡?若是按照那個小痴兒說的,五年前去了桃源鎮,那麼還有一年呢?為什麼是被當成了小乞兒……

她似乎一點都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婚約……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確定,她是真的不知道。若是知道了,恐怕這孩子會躲他躲得遠遠的……

而且,大哥又是為了什麼,寧可以這樣上不了檯面的借口將她送進將軍府求一方蔭蔽,也不願直接拿著玉佩進宮驗明正身?

看來,他有必要好好查查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