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八十四章

第八十四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誰是自己人?

暮顏?嘿,這麼點事兒還要勞動東家出面,那他這個掌柜豈不是太沒能力了?

自從那日安陽王爺和暮三爺參加了萬品樓「剪綵」儀式,他就已經堅定不移地相信,三爺是自己人。因此,跟著暮顏相處久了也已經學得愈發「機靈」的郭掌柜,本著自己人就是用來麻煩的這個原則,絲毫沒有不好意思地去麻煩了人家。

他甚至已經忘記了,剪綵當日站在他們身邊都倍感壓力的到底是哪個沒見識的。

==

彼時,暮顏從崔子希的馬車上下來,掌柜站在門口,並未迎上去,等著他們倆走近,才拱手行禮,「崔公子,暮小姐,裡邊請。」

崔子希走在前頭,對著掌柜點點頭,說道,「今日本公子帶了友人,給我找個位置較好的雅間,你們今日可是有什麼菜色推薦?」

萬品樓每日會有不同的推薦菜,針對相對來說不太會點菜的客戶群體。

「這幾日酒樓的新菜色了解下?枸杞紅棗人蔘鴿子湯。」郭掌柜一路引著崔子希往二樓靠窗的位置走,一邊介紹道,「在下見這位姑娘體質虛寒,喝這個真好。」

崔子希挑挑眉,「不愧是做葯膳的,這一眼就看出客人所需。」

「謝崔公子誇獎。小人不才,祖上是行醫的。」嗯,小姐說了,這叫善意的謊言,他引著兩人落座,揚聲招呼了小二上茶,奉上紅色綢緞包裹、燙金大字的菜單,說道,「兩位再看看,還需要些什麼。」

崔子希將菜單遞給暮顏,「看看吧,喜歡就點。」

甚是豪氣。

暮顏也不客氣,隨手點了幾個店裡的菜色,不是最貴也不是最便宜。又招呼了南瑾落座,崔子希微微蹙眉,權貴之家的子嗣出門必帶隨從,但從來沒有隨從同桌吃飯的慣例,最多不過就是在邊上另開一桌。不過他最後倒也沒說什麼,不過就是一頓飯罷了。

「顏兒。」

有人輕喚,從屏風後轉入。天水之青的華麗錦袍,玉帶束髮,面容精緻,嘴角一抹笑,無端風流韻,手中山水墨色紙扇輕搖,款步而入。

暮書墨。

「小叔。」她起身,笑容多了幾分真實和親近。

「顏兒怎麼坐在這大堂用膳,不會和郭掌柜說一聲,去三樓么?」他笑地很是友好和善,心中卻在咬牙切齒,無意間路過看到這孩子從崔府馬車上下來,立馬便轉了道跟了過來,崔子希就不是個好東西!

氣喘吁吁的小譚在後面撫額,爺,在您看來,到底哪個才是好東西?怕只有您自己吧……

暮顏重新坐下,笑著看向對面,「今日是崔公子請客,我不便越俎代庖。」

「哦?」彷彿才看到崔子希般,拖長了音,問道,「崔公子這是……?」

「白雲寺那日,暮小姐救了家母,特來感謝。」

「哦……那倒是該好好謝謝的。畢竟,我家顏兒很有可能還救了崔府的二公子呢!」似乎恍然大悟,點了點頭,又皺眉似有疑惑,「只是,這救命之恩,我記得當日聽說的又是另一種說法啊!」

哪一種說法?

自然是「今日之恩,滔天之大。」

如今這滔天之恩情,輕描淡寫地一頓飯,一詞感謝就算完事。

何其諷刺?

暮顏低了頭,端起了茶杯,掩蓋住嘴角綳不住的笑意——暮小叔,是來砸場子的么?總覺得和崔子希,似乎有過節?

崔子希的臉色微微有些難看。暮書墨卻自顧自在另一張空著的椅子上坐下,很是自來熟地招呼道,「小二,茶水呢!」

「來嘞!」穿著漂亮制服的店小二麻溜上齊了茶水,又麻溜退下。

暮書墨給暮顏倒了一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才推過去道,「崔公子,別客氣,這裡茶水還是不錯的,喝喝看。」

擒著的笑意自始至終都是親切有禮,說的話卻宛若主人對著自家客人。

崔子希暗暗磨了牙。這話怎麼聽怎麼彆扭。他和暮書墨不熟,只聽聞是個浪蕩子,不曾想,這麼可氣招人恨。

誰知道,招人恨的暮書墨喝了茶潤了潤嗓子,繼續說道,「我家侄女兒也是心善,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非要往前湊。這不,回來后大病了一場,眼瞅著那小院呀,孤零零的……」

嘆氣,皺眉,很是心痛。

暮顏咳了咳,這暮小叔還越演越投入了,沒瞧見身後小譚都快綳不住的表情么?

崔子希卻覺得,這輩子第一次見到這麼不要臉的人!

啊呸!去了好幾次,不是被你就是被謝錦辰給擋了!聽說謝錦辰天天帶著大夫去暮府,聽說你和你那大侄子嚴密把守了院子,此刻一副譴責我受了恩惠沒有知恩圖報的樣子是為哪般?

「此事的確是崔某疏忽了。」崔子希面色難看地說道,隱隱有磨牙聲。

店小二上了第一道菜,就是那枸杞紅棗人蔘鴿子湯。暮書墨舀了一小碗,遞給暮顏,很是關切地問,「如今你身子骨還未大好,這人蔘也不知道是多少年的,將就補補吧……只是那日大夫說,你最好是補那千年老人蔘……」

說完,眼神哀怨,瞥了眼崔子希。

得!今日暮書墨這一層層鋪墊,她算是明白什麼意思了,很是配合地做虛弱狀……

磨牙聲愈發清晰……

還不願?暮書墨眸色一暗,彷彿突然想起一般,說道,「哦對了!聽說那日崔公子說什麼來著……說是如若……」

拖長了音調的話還未說完,崔子希急忙截斷,「那巧了,府里正好有一株千年老人蔘。是多年前家父機緣巧合得到的。如此,明日我便送去麓山書院給暮小姐補補身子。」

此話一出,暮書墨也不作妖了,自己給自己舀了一碗湯,喝得嘖嘖有聲……套取一支千年老人蔘,也算是收點兒利息。

暮顏很是配合地故作為難,「這般厚禮,暮顏不敢當。當日不過舉手之勞罷了。」

「怎麼會,暮小姐對崔府大恩,這只是薄禮,以表謝意。還望笑納。」笑地很僵硬,比哭還難受。一株千年老人生,是多麼有價無市的東西!估計皇宮國庫里也就那麼兩三株,如今倒好,這暮書墨一開口,順走了一株!

今日出門,一定沒有看黃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