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二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後面的故事他其實不用聽下去了。

這個故事前言不搭后語,可是暮書墨卻是聽明白了。難怪厲千川找了自己來,卻遲遲開不了口。

圓形的玉佩,恐怕痴獃兒看到的蛇,是龍,而鳥,是鳳,也就是——雕龍刻鳳的圓形玉佩。還是身份的象徵。想來,有人搶走了暮顏的玉佩,結果不知道怎麼的,那個玉佩到了暮離的手中,於是第二天,暮離就到了桃源鎮,帶走了暮顏。

這代表什麼?

皇家玉佩。

而若說這普天之下,還有一塊皇家玉佩,還能讓一代鎮南將軍這般急切,那麼只有一塊。

獨獨屬於傾城公主的女兒,夕顏郡主的玉佩。

棋盤之上,殘局未盡。暗香裊裊,浮塵起伏。被窗欞分割開的的光影中,樹影婆娑搖曳,是少女抬眸淺笑,道,「小叔,我餓了。」

眼底的溫柔,如同春光疏忽而至,化開冰封的湖水,層層蕩漾開去。

原來,暮顏,就是上陽夕顏啊!

那個糯軟糯軟的孩子,穿著粉粉的宮裝,搖搖擺擺地走路,甜甜地叫著嬤嬤,也會因為摔倒而哭泣,一度以為,她會成為皇家最完美的郡主,拖著長長的需要兩個婢女抬著的裙擺,邁著一樣長度的步子,揚著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笑容,端莊、優雅、得體、高貴。

轉眼間,滄海桑田天地翻覆。

便也以為,那棵供養在高山之巔雪域之上的極品雪蓮花,這一生只能成為開在他心尖帶血的紅蓮。

誰曾想,竟成了一隻紅塵里打滾的潑猴,一個會跟他一起喝酒、吃肉,喝醉了會安安靜靜地睡覺,睡醒了卻無比鬧騰的小猴子……

有什麼東西,在胸腔里越積越多,滿滿的就要溢出來,那些總不願她靠近謝錦辰的心思,突然就明朗起來。

顏兒……

我曾祈求,願用盡一生際遇,只為上蒼垂憐,給予你下輩子的安康長壽。卻不曾想,上蒼何其優待,竟將你送還我的身邊!

「厲千川……」暮書墨突然格外認真地看著對面的好友,站起身,慎重其事地行了個禮,直起身說道,「這次的恩,沒齒難忘。」

說完,也不等厲千川作何反應,轉身就出了門,心情之急切前所未有,匆匆起身之時甚至直接帶翻了棋盤而顧不得。

他步子跨的很大,走地越來越快,到了門外幾乎是運了真氣在跑,倏忽間就不見了人影,絲毫不停歇地跑過大路,跑過小巷,到最後,快地只剩下了一道殘影……聽說那一日靠近將軍府的街上,百姓都反映,有一陣風格外大,飛沙走石的……

暮書墨一股腦跑到將軍府,才猛然想起來,如今那孩子不在白鹿居。便停在門口,看著斜對面封塵已久的府邸。

其實,那孩子出生之後沒幾天,變故就發生了,她就被接到了宮中,但到了最後,也只有這塊地方可以給他寄託一下……有時候,他會溜進來喝酒,已經不知道多少回了,喝著喝著就醉了,醉了也便直接睡在雜草叢生的殘桓斷壁上。

也有些時候是在府里,坐在牆上看著這裡喝酒。

那一日,便是如此。卻不曾想,她就這般闖入。

思及此,暮書墨突然就咧了嘴,一個人開始對著那封條傻笑。笑著笑著,卻又開始近鄉情怯起來,想要去書院看看暮顏,卻又似乎顯得很是唐突……

最後,猶豫再三,還是懊惱地回了院子……

==

傳說中德高望重的盧老開的課程卻不是政史之類通篇大道理的內容,而是很有趣的小機巧之術,一些玩具器皿,思維很是先進。

他們上課的地方也不在室內,有時候會在書院後山,一邊吃著野味一邊上課,有時候又會在蘇香河看著文人墨客附庸風雅,較之錢老的嚴謹認真似高中生涯,上盧老的課就氣氛輕鬆像是遊山玩水了。

不過,若只是如此,盧老也不會是傳說中的泰斗級人物了。

她也是聽一起上課的同窗聊起,才知道,這個時代很多東西,都是盧老發明創造的,有小玩具,小器皿,小機關,最負盛名的是鎖。

而今日,盧老再一次讓她瞠目結舌。

眾所周知,在麓山書院後山,有一個從山頂飛流直下的瀑布,瀑布之下,是一片很大的湖,湖水荷葉連連,湖邊垂柳依依。

而最奇妙的是,這片小人工湖在朝外的地方開了一道口子,瀑布而下的水經過人工湖水勢減緩,一路流到舍院區,成了一條小溪,這條小溪就在暮顏舍院邊上,她每日都能見到很多學員在裡面取水或者洗衣。

溪水潺潺,一直流向學院之外,途徑那條竹林小徑,流進蘇香河分支。

而他們今日上課的地方,就在後山半山腰靠近瀑布的地方。

這才是讓暮顏最嘆為觀止的。他們一群人沿著人工湖中間堆起的小石子路走進去,走到瀑布之下,有一個高高的巨大的木頭架子,一直架到了半山腰瀑布邊上一塊凸起的平台上,架子邊上站著幾個彪形大漢,見到來人,行了禮,拉動吊繩,放下了在高處的木吊籃。

然後,他們就從木吊籃里,被拉上去了……

一個簡化版的手動電梯。

「對這個很感興趣?」盧宗涵看著暮顏張著嘴嘆為觀止的模樣,一時也來了興趣。這個學生他記得,是暮家二爺送來的。

「是的。盧老。」對於長者,還是師者,她自是謙遜有禮,淡笑回道,「學生尋思,若能藉助這邊上瀑布的水流之力,便也節約了不少人力,速度也會上去很多。」

「哦?」盧院首一下來了興趣,眼裡閃著光,伸手就要來抓她,手伸到一半,似乎意識到這般不好,收回了手放在唇邊咳了咳,才問道,「這水往下流,怎麼可以讓籃子上去呢?」

人群中有竊笑,似乎覺得她異想天開。盧宗涵回頭面色嚴肅地瞪了一眼,繼續回首看著暮顏,他卻和這些人想的不同,他相信這孩子真的有辦法……

盧院首素來和善,這一瞪,卻瞪出了極為嚴厲的氣勢,眾人紛紛低了頭,神情卻很不服氣。

暮顏也不在意這些人怎麼想,只含笑問道,「等我回去再組織組織?」

「好!」盧院首急急忙忙答應了,答應完似乎又覺得這般急躁有失形象,又咳了咳,一本正經地說道,「如此,甚好。甚好。先行上課。」說罷,帶著一群人朝後走去,一條通幽曲徑,沒走多久,眼前豁然開朗,一座竹林小屋,環境甚是清幽。小院竹門上,掛著一隻聲音清脆的風鈴,如同黃鶯婉轉啼鳴。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