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不要恨他。」

四個字,有些急切的口氣,脫口而出。說完,謝錦辰愣了,她自己也愣了。

氣氛有些尷尬。最怕突然的安靜。

他們都清楚,這樁事情多多少少有那位陛下的影子,她也從來不是什麼聖母,暮雲韓只是蓄意對她下手,她便狠狠還了回去,到了謝錦辰這裡,她又有什麼資格讓他不要恨……

自知失言,可那個人……

「為何?」謝錦辰灰黑色的眸子緊緊鎖住了她,她脫口而出的樣子估計是她自己都沒有發現的擔憂。她在……擔憂什麼?

空氣有些凝重,她感受得到來自頭頂的實質性的壓力,帶著猜疑和窺探,想要將她看透。

她偷偷嘆了口氣,抬頭微笑解釋道,「今日見了府中變故,便覺恨也是一種折磨自身的情緒,到了最後也許還未傷人,便先傷了自己。」

譬如鄭氏。多年來的自我折磨,終於讓她在真相脫口而出之後,情緒失控宛若瘋癲。

可是,說不恨,何其艱難?

若沒有體驗過匕首緊貼脖頸肌膚的冰涼,沒有體驗過站在懸崖上往下眺望的孤立無援,沒有體驗過深山之中踽踽獨行的漫長黑夜,沒有體驗過比這更深涼黑暗無際的詭譎人心,那麼,那些所謂的勸誡其實都只是浮於表層的,甚至只是一個旁觀者無法感同身受的寬慰。

於是,這話說著,連她自己都覺得有些輕飄飄……

果然,謝錦辰看了她許久,終是緩了臉色,伸手摸摸她的髮絲,嘆息道,「可我……做不到啊。」我也想讓你只見到我最乾淨明朗陽光底下的一面,可是,就像這雙腿一樣,遲早,你也會見到黑暗中的我。

與其讓你到最後發現我為什麼是這樣一個人,倒不如現在就讓你知道,我變不成那樣的好人。

還是自己魔怔了。

有那麼一刻,不願意他恨上自己同源的血脈,那個人,終究是她在這世上為數不多的親人。

她的,舅舅。

第一次,她在他的掌心中退縮了,微微偏過的頭,是下意識的拒絕。

「我……我先回書院了。」她有些倉皇的起身,面色尷尬,「你這幾日注意休息,若有不適,讓青影來叫我。」

掌心餘溫還在,少女柔軟的髮絲觸感還在,他不動聲色地收回了手,握緊了掌心,若無其事地淡笑,「好。我讓青竹送你回書院。」

「不必了,我的馬車就在門外候著。你先休息吧。」她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就朝外走去,走到門口突然頓了頓,悠長嘆息宛若推開古老門扉,見到了封塵多年之後的真相,她用一種從未有過的帶著滄桑感的聲音,說道,「謝錦辰……若有一天……就念在我今日所為,當作替他償還了一部分罷。」

雖然素未謀面,記憶中也沒有那個萬人之上的影子,只是聽說,當初她的棺槨運回來的時候,他掀開白布一角,便看不下去了,憂思成疾,一病不起。

不管是否真實還是做戲,總算是對那孩子的一份心意。寥寥幾份,於是才更顯得彌足珍貴。

少女站在門口,背對著屋內,午後淡淡的暖陽從門外傾瀉而下,投下一地的光影明滅。少女的身形在這明滅里,有點兒看不真切,有點兒遙遠和莫名的悲傷。

那種遠,帶著點虛無縹緲的雲端之上的遙遠,她就站在那兒,卻夠不著,那悲戚,似濃烈又似乎很淡薄,她在門口站了會,因為背對著謝錦辰,是以,他並沒有看到她此刻的表情。

可是,有人看到了。

處理了污血端著熱水匆匆而來的青影,看到那個很多時候都明朗親切的少女,能讓日色都黯淡的神情,這讓他再也邁不開腳步,只覺得身有千斤重。

暮顏在門外站了會兒,見謝錦辰始終沒有說話,嘆氣一笑,其實她也覺得這情緒來的莫名其妙的,也許真的是那血脈里的親緣吧,不願謝錦辰恨了他,不願他們終有一日刀劍相向。

更不願謝錦辰……因這恨,丟了命。那位坐在雲端之上俯瞰眾生的帝王,哪是那麼容易能去恨的……一朝帝王怒,頃刻間血流成河、浮屍遍野的歷史上比比皆是,於他而言,謝錦辰不過那螳螂臂膀。

日色有些晃眼,她閉了閉眼睛,朝外走去。門外,車夫已經回去了,南瑾站在馬車旁,看到她出來,神色緩了緩,露出一個不太能稱之為笑容的笑意。

==

謝錦辰的書房裡。

謝錦辰半躺著,看著青竹為他擦腿,那是他這麼多年來,第一次用雙腿真切感受到溫度。這種感覺,恍若隔世。

「公子。」青影站在一邊,有些微微的動容,「公子……以後,咱終於可以站起來了吧?」

他問得小心翼翼,似乎害怕被人突然一棒喝醒,然後恍然發現,這真的只是一個夢。

「是……」謝錦辰看著他覺得好笑,誰能想到,一個血雨腥風裡走過的鐵血兒郎,會這樣小心翼翼惴惴不安患得患失,「是,從此以後,你家公子就站起來了。」

青竹似乎也受了些影響,被感染地吸了吸鼻子,咕噥道,「暮三小姐真是個好人……」的確是個好人,自從公子遇到了她,腿好了,身體康健了,怕是心裡也滿了。

提到暮顏,青影似乎才回想起來方才門口看到的景象,「三小姐方才站在門口,似乎……很難過。」

難過?

「嗯,對對,她進門的時候我看著就有些難過,笑地很勉強,心不在焉的樣子。」青竹重重點頭,補刀。

是嗎?她今日心情不好?

是因為將軍府的事情?謝錦辰蹙眉,眼前莫名晃過她急切告訴自己「不要恨他」的時候的神情……似乎,很在乎那位陛下……可是據他所知,暮顏根本不可能見過那位,那是為何?

擔心……他?

思及此,方才那壺未開的水,突然就滋滋地冒著泡,開了。

於是,青竹和青影都驚訝萬分地發現,他們家一向很有城府不太能看得到在想什麼的公子,眼底滿滿的笑意,嘴角漾開的弧度,宛若浸潤在了蜜中,繾綣到讓人粘膩。

這是——春天到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