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八章 暮書墨

第八章 暮書墨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暮顏這一睡,睡了一個下午加半個夜晚。

醒來的時候,天幕沉沉,萬籟俱寂了。屋裡沒有點蠟燭,月色淡淡傾瀉進來,沉施估計看自己沒有醒,也就去睡了。中午就沒怎麼吃飯,這會兒更覺得餓了。卻也無奈,總不能大半夜去大廚房偷吃的吧。她赤著腳走到窗邊,開了窗抬頭看著,才發現天邊竟飄起了小雪。

夜間沁涼,空氣格外清新,絲絲縷縷地風吹進來,很是舒緩。

突然,她鼻子抽了抽,疑惑地眨眨眼,又抽了抽,彷彿有股酒香,隱隱約約鑽進鼻子。

前世好酒,這酒香,一聞就是好酒。忍不住饞意,她披了件外衫就出了門,門外一股冷意撲面而來,她緊了緊衣服,雙眼迷濛順著酒味一路找過去的樣子,倒更像是夢遊。

她住的極為偏僻,這一路走過去,連個石燈籠都沒有,只能借著月色依稀辨著路,終於在小院外不遠處的圍牆上,找到了這香味的來源。

牆頭之上,很是驚艷。暮顏的迷濛就在這驚艷里,清醒了幾分。

一襲白色錦袍,腰間配著黑緞玉帶,錦袍下擺兩支纏枝海棠,妖冶綻放。大約雙十年華的男子,極為俊美,那美帶著幾分罌粟的味道,在這月朗星稀的夜晚,斜斜看過來的眼神,神秘而危險。

他坐在牆頭,背後是一輪又大又圓的明月,天空中飄著細碎的雪花,他姿態極是洒脫恣意,右手精美琉璃夜光杯,左手卻又半隻烤雞,明明是完全矛盾的氣質,卻恣意地結合在了一起,彷彿渾然天成。

熠桐四大公子,最是風流瀟洒的暮三爺,暮書墨。四大之首。

暮家三子一女,老大暮離實實在在的武人,老二暮恆從商,女兒進了宮做了如今貴妃娘娘。老夫人老年得子,看名字就知道想來是寄予了很大的期待,期待他「胸藏文墨懷若谷,腹有詩書氣自華」,奈何出來一個風流瀟洒恣意無狀的暮三爺。

年幼之時倒也才華橫溢,像極了將軍府的血脈,天賦異稟、骨骼清奇,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無一不通,麓山書院院首更是將其作為忘年之交,時不時與其對弈品茶。

整個熠桐都在關注這個少年天才。

卻不想,數年前,畫風突改,這個天才開始終日混跡煙花場所、品美酒、抱姑娘、入賭場,不入流的玩意兒學了個十成十,日日流連忘返,醉在哪兒就睡在哪兒。

一代天才,就此隕落在溫柔鄉。

也不知道碎了多少姑娘家的心。

「小叔。」暮顏看著半夜爬了自家牆頭喝酒的暮書墨,那酒,真香。

暮書墨也在打量仰著頭看著自己的孩子,確切的說,是仰著頭看著自己手裡的食物的孩子。墨發隨意披散,想來是剛睡醒的樣子,眼神還有點迷濛,單純無害的模樣。想起今日午時看到的那齣戲……這孩子,可一點都不像看上去那個人畜無害。

倒是有趣。

他問,「你就是我大哥前幾日撿回來的那個孩子?」

撿回來……暮顏算是默認了,抬頭聞著酒香和肉味,吸了吸鼻子,可憐兮兮地道:「小叔,我餓了。」

暮書墨輕輕一跳,跳下牆頭。遞過另外半隻雞,「晚膳沒去吃?」

「唔,午睡睡過頭了。……酒。」

「你還會喝酒?」

微微詫異。

很不同的一個孩子。沒有初來的膽怯,沒有身份的自卑,帶著隨遇而安的淡然。彷彿看盡紅塵,卻又一塵不染。

這孩子單論五官,並非是那種驚艷型的。只是微挑不挑的眼角,帶著迷迷糊糊地倦意和魅惑,卻又有著別人模仿不來的風華。啃著烤雞的姿勢一點都不淑女,卻洒脫地彷彿理應如此。

「恩,聞著酒香來的。」雞是烤的還熱乎著,暮顏這才注意到腳邊的灰燼殘渣,也不知道這大半夜的,這暮家三爺到底是從哪裡找來的雞和酒,也就這人會在飄著小雪的半夜裡躲在自己府里暗搓搓架了火烤雞吃了吧。

倒是有趣。

這個世界調味料並不多,因此烤的味道其實不甚理想,不過此時也餓了,而且比之膳房裡的菜,簡直就是人間美味,她一邊吃,一邊懷念叫花雞,奈何這個季節,還沒有荷葉吧……

「小叔,下次在有這事兒,叫上我唄,等荷花開了,我給你做更好吃的雞。我家鄉的做法。」

真自來熟……暮書墨腹誹。

「好。下次去你小院里喝酒。」琉璃杯只帶了一隻,他想了想,遞了過去。卻不料,暮顏搖了搖頭,接過了酒壺,湊在鼻子前聞了聞,很是陶醉的眯起了眼,「唔,真香……」

少女眯著眼,嘴裡鼓囊囊的還沒咽下去,一張小臉聞著酒味很是迷醉滿足的模樣,很是識貨,他淡淡笑道,「自然,這是桃花醉。安陽王府安陽王爺,親自釀的酒。」他說的很是自豪,彷彿與有榮焉。說完又問,「……只是你一女孩子,怎麼會好酒?」

少女似乎低低笑著,不甚明顯的弧度,「女孩子應該怎麼樣,窩在這方寸之地,綉著花,愁著嫁,機關算盡不過口舌之快蠅頭小利?」

暮顏就著酒壺,仰脖喝了一口,用袖子抹了下唇角的酒漬,眯著眼,彷彿饜足的貓,「好酒!」

他認真地看向眼前這個和帝都所有女孩子都不同的少女,綉著花,愁著嫁,機關算盡不過口舌之快蠅頭小利?他突然想起下午在院外牆頭看到的,這個孩子對著前去找事的暮雲韓,那般淡定從容的模樣,彷彿胸中自有丘壑。

原來是因為,不屑么?

彷彿想到了什麼似的,握著琉璃杯的手緊了緊,有點用力過猛一般,連音色都微微變了,「那你覺得女子該如何?」

「就如這般,大口喝酒,大塊吃肉,快意恩仇。」她吃著雞,喝著酒,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盡興后歪著頭晃晃酒壺,發現所剩無幾,水眸里波光瀲灧。

她隨便找了塊石頭坐下,也不急著喝了,吧砸著嘴,回味唇齒留香,彷彿夢囈,「博弈於廟堂之上也好,泛舟於碧波湖海也罷。今日流連風花雪月,明日執劍快意江湖,隨性所欲,風流瀟洒,如此才是這個世界最最快意的活法。」

暮書墨凝眸瞅著她,眼底突然綻開明滅的色澤,如同夜空之上,星華初綻,也舉起琉璃杯,一飲而盡。

道,「敬,不這樣的女孩子。」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