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暮顏卻不跟他多言,繼續伸著手,「咬著。」

謝錦辰無奈,只能遲疑著拿著,又湊在嘴邊比劃了下,似乎想找個稍微不丟份的方式咬著……比劃許久,終於覺得,無論什麼方式,都是沒有用的。才皺著眉咬上了……

見他很是配合,暮顏又回頭吩咐青影,「青影。等會兒會很疼,你得壓著他的腿,不能讓他有絲毫動彈,否則,就真的——沒救了。」

雖然疑惑公子的腿「很疼」能疼到什麼地步,但是卻依舊不敢因為自己有半點閃失,正了正臉色,點頭保證道,「是。」

「如若發現自己壓不住,就把他打暈。」她低頭整理銀針,將匕首在火上過一遍,準備工作都做好,淡定吩咐,「把他褲子剪了。」

……

始終強大淡定如謝錦辰,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的大理寺卿,第一次「花容失色」……

「快呀!」她瞥了眼神色詭異的主僕二人,「不然我怎麼治?快點!」

一個大男人,扭扭捏捏的……哎!

青影看著一臉嫌棄的暮顏,最後覺得若能治好腿,其實捨棄點美色也沒有關係的……於是,頂著莫大壓力,在因為咬著毛巾堵住了嘴而不能說話的謝錦辰黑漆漆的臉色和殺人的眼神中,秉持著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的理念,堅信伸頭一刀還有暮三姑娘救自己的求生欲里,咬牙咔嚓幾刀剪了謝錦辰的褲子……

青影其實隱隱覺得,就算公子這會兒沒堵著嘴,也是不敢拒絕的,他就只敢這麼威脅自己……

毛巾是自己咬著的,手也沒有被綁著,所謂不願只是有些羞赧,這一雙腿,早已廢了好幾年,連他自己都厭棄,每每洗澡都不願意去看,這會兒卻要將自己最醜陋的地方暴露在這個女孩面前,自是不願。

坐在榻邊低頭擺弄銀針的女孩,安靜美好的樣子總讓他感嘆造物所鍾亦不過如此。初見之時,那孩子看著自己的腿,那是他的禁區,所以便問她,這般看著一個男子,可覺得有何不妥。

她說了什麼?她說,並無不妥。理直氣壯的模樣讓自己氣悶,一向秉持著謝家融入骨血的堅持和修養從不惡言相向的自己,也失了理智。

彼時,她於自己,怕是已經不同,才會如此介意她不顧男女有別,這般肆無忌憚看著一個男子吧。

「好了。按好。」

暮顏清麗的聲音打斷了他的回憶,青影按住了他的腿,可是腿上並無知覺,反倒是少女眼神所落之處,覺得彷彿有種灼熱,一直燒到了心裡……

簌簌地疼,和癢。

暮顏卻沒有想到這些,她沉浸在她的世界里,銀針起落之間,手勢極快,看得邊上的青影眼花繚亂、膽戰心驚,只怕這三小姐一個不注意戳錯了地方公子的腿就要廢了……正擔心著,突然覺得手底下的腿猛地一顫,然後快速施針的少女一個輕飄飄的眼神飛過來,瞬間只覺得後背都開始冒冷汗,趕緊集中注意力按住公子的腿,再看公子,整個人都綳地緊緊地,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一顆顆冒了出來。

這代表什麼?代表公子的腿真的恢復知覺了!

狂喜之餘,更加小心翼翼地控制著手裡的力度,絲毫不敢鬆懈。

暮顏手下飛快如電,臉色漸漸蒼白,暮書墨看在眼裡,只覺得連心臟都開始痛,這痛又不似腿上的劇痛,而是帶著點酸和澀糾纏在一起的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有點小喜悅,就像是,小時見過的水壺中的水,煮到一半時,從底部緩慢上浮的小水珠,不強烈,卻滋滋地冒著泡兒越聚越多。

竟覺得,腿上也沒那麼痛了……

大約一盞茶的功夫,謝錦辰的右腳上越來越明顯的青紫一片,一直到最後紫地發黑,暮顏收了最後一根針,擦了擦額頭薄薄的一層汗,說道,「現在,我已經將你的毒素全部都逼到右腳上了,我要將你的右腳割裂道口子放毒血,你忍著點。」

他點點頭,以示應允。

開刀放毒,在這個沒有麻醉藥的這個時代,這些疼痛便只能生生忍著。

她將匕首在燭火上小心翼翼的烘烤,然後反手快速地在謝錦辰的右腳上一刀劃下去,手底下肌肉的抽搐強勁而有力,再看謝錦辰,死死咬著毛巾,臉上脖子上青筋畢露,卻一點呻吟都不曾發出,五指抓著木質卧榻,上面赫然五道深深的抓痕。

看著黑血流出,直到看到鮮紅的血液,她才拿過早已弄成粉末的夏斯卡格草抹在傷患處,用紗布包紮好,鬆了口氣吩咐青影,「鬆開吧,把這些倒遠一些,別被人看到。然後弄盆熱水來。」

「是。」

青影端著污血出了書房,暮顏一邊收拾一邊交代謝錦辰,「我給你留了點夏斯卡格草,這是熬藥用的,我方子會開給青影。還有……」

「顏兒……」

她頭都沒回,只是一個鼻音,以示詢問,「嗯?」

「顏兒。」謝錦辰看著她低著頭整理東西絮絮叨叨的交代,嘆口氣,半撐起身體,拉住了她的手,「顏兒……」

無限綿軟而溫柔的呢喃,帶著醇酒般的醉意。握著她手的掌心,和以往的溫度不同,微微粘膩的涼和濕,是被方才的冷汗浸潤的緣故,而看著她的眼睛,異常黑而沉,而那濃黑里又有光芒閃爍,似無邊暗域中的一線曙光,又像深淵寒潭裡初綻的蓮花一瓣。

暮顏沉溺在這樣的深淵裡,失了神,下意識問道,「什麼?」

他暖暖地笑,將她拉到身邊坐下,「顏兒是不想讓人知道我的腿已經治好了嗎?」若非如此,為何要刻意交代不要被人看到。

「嗯。你的毒雖然已經清了,但是要真的能夠和常人無異地站立行走,尚且需要你自己練習,畢竟你已經很多年沒有用過這雙腿了。這個過程到底有多長,誰都說不清。還是小心為好。」她點點頭,細心交代道。

「好……我不急。」多少年都忍過來了,怎麼會急於這一時半刻。思及此,謝錦辰的眼中,一閃而過的殺氣,看得暮顏渾身一寒,脫口而出就說道,「不要恨他。」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