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七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住口!老二媳婦!」上座,老夫人皺著眉呵斥,「休要胡言亂語,憑白讓下人聽了去亂嚼舌根!」說完銳利眼神一掃,原本在門口暗搓搓走動亂瞄的小眼神齊刷刷收了回去……

「母親,起來吧……」暮雲翼面色不忍,上前彎腰去攙扶,手還未碰到鄭氏,就被情緒激動的鄭氏啪地一下打掉了,從暮顏的角度,剛好看到暮雲翼略有尷尬地置於身後的手迅速通紅一片……這打得真狠……

還沒感慨完,鄭氏就自己爬了起來,紅腫的雙眼中,是比對著暮顏更狠毒的恨意,她咬牙切齒地指著暮雲翼就罵道,「不要叫我母親!韓兒不是你親妹妹你不心疼!你就跟這個私生女一樣是——」

「啪!」意識到她要說什麼的暮恆快速起身,幾乎已經動用了武功衝過去,狠狠一巴掌就扇了過去,「住口!」

「啊!」如此狠辣的一巴掌,直接把鄭氏掀翻在地,哇地一口吐出一口血,血中一顆斷牙……她豁然抬頭,一半臉頰很快就腫了起來,配合著嘴角的刺目鮮紅,看起來分外狼狽。她惡狠狠看著暮恆不說話,許久咯咯地開始低笑……笑著,卻也哭著,表情絕望而狼狽。

暮恆滿臉漆黑,陰雲密布,可是這一巴掌已經於事無補,鄭氏出口太快,誰都始料未及,那句沒有說完的話,在場每個人都聽懂了,和暮顏一樣的私生子……

暮雲翼的臉慘白一片,身子晃了晃,怔怔後退一步……彷彿靈魂出竅一般,身形搖搖欲墜。

暮恆面色不忍地看著他,嘴唇顫抖著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告訴他真相不是這樣的?可事實就是,他的確非鄭氏所生。

告訴他,他是他心尖上的女子生的孩子?可這對他來說又有什麼意義?

他的心尖上到底是誰這是他的事,而於暮雲翼尚不足二十年的人生而言,這終究是上一輩的愛恨,而實實在在落在他身上的真相是,無論這些年他如何努力,如何優秀,如何近乎於完美,他的「母親」從不曾給予任何誇讚和獎勵。

連笑容,都成奢侈。

他生命中所有應該來自母親的教導和扶持,鼓勵和讚譽,成了永遠的空白,這些空白於每個夜深人靜午夜夢回之時,都像是斷魂大山脈山頂呼嘯而來的風刮過心間,裹挾著常年不化的碎冰渣子。

原本還曾希冀,若是再優秀一點,母親總會看到他的,可如今,這點微薄的希望如同寒風中飄搖的細微燭火,終於頃刻間幻滅,他的母親不知道是誰,他以為的母親,恨他入骨。

有風,不知道從哪裡來,幽幽的貼地盤旋,只覺得腳脖子那冷地很,一直冷到了四肢百骸,只想蹲下來好好地抱住自己。

沒有人說話,只剩下了趴在地上含著血沫咯咯笑得蒼涼的鄭氏……老夫人重重嘆了口氣,終是無力地癱坐在了椅背上,姿態從未有過的疲憊……彷彿瞬間蒼老了十歲——這是一場,由她主導和促成的孽緣,最終的債卻由年幼的孩子們來償還。

暮顏終究心有不忍,這件事說到底是她牽扯出來的。暮雲翼待她極好,哪怕最初的相遇是他精心編造的謊言,可是自始至終,他和暮小叔一樣,為她操心一切,小到衣食住行,大到似錦前程。

她在心底發出一聲無限綿長的嘆息,親自倒了杯茶,也許已經涼了,可是又有什麼關係呢?這個時候,茶再熱,都是暖不了人的……她端著茶,起身,無言遞給暮雲翼,暮雲翼怔怔接過,看著她,又似乎沒有看著她,他的眼神恍惚根本沒有聚焦,他似乎想咧嘴一笑以示安慰,可那笑意,比哭還難看。

她什麼都沒法說,無論說什麼寬慰的話,似乎都會落到「同病相憐」的味道上,驕傲優秀如暮雲翼不需要任何言語上的同情……而這樣的場合,似乎她一個外人待著並不合適……

暮顏朝著老夫人福了福身,告退了,暮小叔也起身跟著她一塊離開。

身後大廳里,傳來暮恆怒火中燒的聲音,「來人吶!把這個不知好歹的婦人帶下去禁足!」

站在門外還能聽到鄭氏咯咯笑著,笑聲嘶啞而尖銳,瘋狂而絕望。

嘆氣……不過只是一個可憐人罷了。

這些年來,她的丈夫心裡只有一個女人,那個女人不是她,他的書房外面成片成片的紅楓林,是她進不去的,就像進不去他的心。而他偏寵的大兒子,也是那個女人的,而她,守著這個秘密,將他養大,喚他兒子。

暮顏回過頭去看,恰巧看到鄭氏被拖著離開,她已無力行走,被人像個破布娃娃一樣拖著走,雙腿軟綿綿地從地上拖過,玫紅長裙下擺處,髒兮兮的一片污漬她已全然不在乎,只是蒼涼而悲戚地咯咯笑著……

暮顏不忍再看,回了頭,暮小叔站在她身邊,拍拍她的頭,道,「這不是你的錯。」

「可終究是被我牽扯出來的……」她嘆息,身後的那些悲歡愛恨太過刻骨,雖說暮雲韓傷害在先,可是暮雲翼何其無辜,以後,二叔一家又待如何?

「小叔,這件事你原先知道么?」

「那時候我還小,根本不記事。恐怕,除了母親、二哥和二嫂,誰都不知道吧……」原也只是好奇鄭氏為何獨獨對雲翼冷淡,無論雲翼如何做,她都不喜歡他,原來,竟有這般隱情,不過暮書墨素來洒脫,雖多有感慨可也知道這件事只有當事人自己能去處理,淡笑道,「走吧,送你回書院。這幾日,沒事兒就別回來了。」

暮顏搖搖頭,拒絕道,「不用了小叔,我還要去一趟謝府。跟謝錦辰約好了。」

哦對,剛剛一鬧騰把這茬忘了,他點點頭,「那我先回了。你跟車夫說一聲,你大哥上次不是給你備著馬車了么,坐馬車去。……記住我說的話,離謝錦辰遠一點。他的身上複雜事太多。」

這孩子面對今日局面就已經自責了,謝家那點破爛事只多不少。

「好。我知道。」她淡笑,溫順和煦的模樣,揮手作別了暮小叔。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