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六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呵……」被吼了的暮書墨突然一笑,端起手邊的茶杯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慢條斯理的放下,卻在茶杯即將觸及桌面時,狠狠一擲,瞬間,茶水濺起,他今日的銀白袍子袖口處,一片青黃茶色,他也不管,只怒目吼道,「二哥。要不是念及那是你女兒,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今日就打斷了她的腿!自己做出了這種腌臢事,跟著自己姐姐未婚夫苟且不說,還說是暮顏下的葯!呵……你竟也去問了?你怎麼好意思問出口的?不說大夫們查不出下毒的痕迹,再說暮顏,她的丹田破碎,手無縛雞之力,就算能搞得定暮雲韓,你覺得她能把太子爺從重重守衛的太子東宮裡偷出來不成?憑誰?憑她自己還是那個丫頭,還是那個小侍衛?!」

他說地義正辭嚴,連暮顏都險些笑出聲,要不是自己親口告訴的暮小叔,她都要信他根本不知情了……如此精湛的演技!

而在門外的「小侍衛」表示:其實將太子偷出來很簡單的,簡直如入無人之境,那些個侍衛,怎麼比得過血雨腥風、人命屍海里爬出來的他?

暮恆臉色有些難看,又有些尷尬,卻又說不出反駁的話來……他在那尷尬,暮書墨卻還沒說過癮,嗤笑一聲,道,「她倒是打地一手好算盤,一招就把暮雲雪和暮顏一起拖下了水!我竟不知將軍府能養出這般智慧超群的女子!這般謀算就該頂替了大哥去坐這將軍之位!」

這話終究是過了,老夫人咳了一聲,「書墨……休要胡說。這是你對著兄長的態度么?」

暮書墨的臉色,甚是難看。

「祖母莫要惱怒,二叔也別怪小叔,他是關心我罷了。」暮顏微笑勸到,暮小叔的維護超乎她的意料之外,他的氣憤那麼真實,可其實真的沒必要在意,該討回來的她已經討回來了,甚至,連本帶利。言語之爭她不在意,可沒人能在算計了她之後還逍遙自在。

若是今日易地而處,想必這前廳的爭執都不會有,因為,沒人會站在她這一邊……也許會有一個,暮小叔。但鐵證如山面前,他終究勢單力薄。

老夫人看了一眼暮顏,點了點頭,沉吟道,「難為你還是識大體的。」

這不是她預期中的孫輩,所以一開始是不喜的。她的到來讓將軍府成了茶餘飯後的談資,甚是丟臉,於是更不喜。可是,除此之外,這個孩子識大體、懂道理,行為處事都恰到好處,不驕不躁、沉穩內斂。

的確是個好孩子。

「謝祖母誇獎。」她淡笑回道,溫順有餘,靈動不足的模樣。

暮恆尷尬地咳嗽了聲,似乎想說什麼,動了動嘴唇,終究什麼都沒說。能說什麼?說在麓山書院她可不是這樣的,這丫頭牙尖嘴利的,哪裡靈動不足了,可是,自己去找人家麻煩,還不允許人家反擊下?就一定要是憑白給你揉捏的性子?

於是,這話說著,似乎也沒甚意思。

「二叔,方才在書院,暮顏有些急了,若有言語不妥之處,二叔莫要怪罪。」她低眉淺笑,道著歉。

暮恆一愣,怎麼也沒想到,占著理的她會先道歉給他一個台階,當下咳了咳,說道,「都是一家人,哪有什麼怪罪不怪罪的。要說怪罪,也是韓兒冤枉你在先,是她不懂事了。還是你莫要怪罪。」

「二叔,不過是言語上的衝突,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但是二叔也說了,都是一家人,因此我也不說兩家話了。其實暮顏覺得,這件事最重要的,不是我怎麼想。」她靦腆一笑,又怯怯地看向老夫人一眼,才斟酌著說道,「而是太子該如何給這天下悠悠之口一個合理的、有顏面的解釋。」

毒!辣!暮書墨突然明白她為什麼煞費苦心要拉太子下水了,也突然明白她今日回來做什麼了,這不就是火上澆油么!這不就是釜底抽薪么!這丫頭真乾脆!真敢!

看吧,他的老母親,剛剛還沒緩和多少的臉色,這會兒比一開始還要沉了,恐怕他們兩個在這裡糾纏真相糾纏地久了,竟忘了這事可不是到底是誰誣陷的誰這麼簡單了,也不是怎麼不丟臉面的問題了,重要的是——如何不讓太子丟臉。

「你接著說!」老夫人黑著臉,說道。

「方才,暮顏回來的路上,聽到沿途百姓都在議論,一是將軍府大房二房不睦已久,說這是二叔一家處心積慮取而代之的計謀,二是太子風流成性,難當……」下面的話,她遲疑著沒說完,卻人人都懂,「所以,我覺得,這件事太子想要一個合理的,有顏面的解釋,那便必有人要犧牲。」

犧牲誰?傳說中給他們下藥的暮顏?這個解釋誰會信?暮顏是誰,丹田破碎的無能廢物,若是她能給太子下藥,那太子連廢物都不如?那還能有誰?暮雲韓!

一心想要攀龍附鳳,因著暮雲雪的關係和太子也走的極近因此有了可乘之機的暮雲韓。

靜。

突然之間,整個前廳只剩下了眾人輕微的,刻意放低的呼吸聲,靜地落根針都聽得到。

「不!夫君!」

安靜中驟然響起的嚎哭如同驚雷炸響,玫紅錦袍穿金戴銀的女子哭著沖了進來,蒼白的臉,紅腫的眼,步履倉惶失了儀態,進門就朝暮恆撲去,「夫君……你不能這麼狠心捨棄韓兒!」

「放肆!你這般成何體統!」暮恆一看,就怒了。

暮雲韓生母,鄭氏。

身後跟著進來的暮雲翼和暮雲清,面色沉凝,但還是守著禮節先拜見過了老夫人,「祖母,父親,三叔。」

「夫君!你不能聽這丫頭的胡言亂語!就是她想要害韓兒!就是她下的葯!」她撲在暮恆腳邊哭得形象全無,臉上的胭脂也被眼淚抹的髒兮兮的,暮恆被她拽著,坐著奇怪,站又站不起來,只能虎著臉訓斥,「還不起來!」

「不!今日夫君不答應妾身,妾身……妾身便同韓兒一同去了!」她哭著,回頭瞪著暮顏,淚眼迷濛中,恨意清晰而凜冽,「都是這個該死的丫頭!」

暮顏端起了今日未動一口的茶杯,茶蓋拂了拂茶水,不動聲色。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