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一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她吃的怡然自得,淡定自若,完全無視周遭暗搓搓里的指指點點竊竊私語,彷彿面前的白水煮青菜是上好的珍饈御膳。

只要不吵到她面前,她一向是不介意這些流言蜚語的。

介意了才是傻的,讓他們自己去玩兒好了。玩累了,自然也就沒有了。

開學第一日,是沒有課程的。她吃完飯悠哉哉回到舍院,西廂房還是沒有動靜,她的那位舍友還未到,空落落的院子轉了一圈,也是無趣,便回了屋子給謝錦辰和方旋寫信。

給方旋的其實也算不得是信,確切的說是圖紙,厚厚一沓,她整整畫了一下午。

當年,遇到從海外來的老者,她便有此想法,奈何手頭無人。靠風行駛的帆船,阻礙了大海兩邊的船隻,這邊的出不去,那邊的過來了回不去,所以,海的另一頭,成了傳說。

但是,作為一個異世大陸來的靈魂,雖然造不出多麼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游輪,只是克服一下風向的問題,還是做得到的。

從吃完飯,一直畫到夜幕降臨,原本以為很快的事情,竟幹了一個下午,一直到南瑾推門進來,手裡端著晚飯,才意識到天色已晚。

她手裡也正好大功告成,拂開周圍一團又一團的廢紙,招了招手,「瑾,過來看看,可看得懂?」

南瑾放下晚飯,湊過去一看,第一頁紙上,一隻巨大的船隻,比普通的帆船要大很多,乍然看上去像是分好幾層,船隻兩側有很多隻船槳,像是一隻蜈蚣……

他遲疑下問道,「是要靠很多人划槳么?可是,只是靠這樣的人力,這船那麼大,是出不了海的。」

挑眉,倒是意外,南瑾竟然懂?本來只是想將基本的理論告訴他,若是方旋不懂,也可以轉述,沒想到看似木頭人的南瑾,竟然一眼就看出來這樣是出不了海的,她神秘一笑,抽出下面幾張紙,遞給他,「這樣呢?」

第二張,是船艙內部,看上去像是卧室,但是在兩邊又有巨大的木箱子,看不明白是什麼。木箱子外面有奇怪的踏板,木箱子又連著方才第一張的船槳。

看不懂……繼續看第三張,這張應該是木箱內部的結構,更是奇怪,有大小不一的齒輪,組合在一起卻完全不知道做什麼用,無奈搖了搖頭,重新放回桌面。

她拿出第三張紙,指著解釋道,「這是齒輪,你看,這個大的是人踩的,這個小的,是連著船槳的。如此,一個人踩一圈,槳就能划很多下,如此,若是很多人踩,你覺得出的了海么?」

非懂,似懂。

最後還是點點頭,大概懂了。

暮顏淡笑,將下面一沓細節圖一起整理好,遞給他,問,「方才飯堂里自己吃過了么?」

「嗯。」

「這封信給謝錦辰,這些紙去交給方旋,告訴他,找個隱秘的無人的海邊,按照我的圖紙造一艘出來。若是實在沒法子,木箱子內部一定不能讓別人知道。」她走到桌邊坐下,飯菜還是中午的菜色,並沒有變,她一邊吃,一邊交代,「順便問問他,前不久讓他找的叫做『磁鐵』的東西,可找到了?」

沒有磁鐵,做不了指南針,航海等於說空話。

「好。我這就去。」南瑾點點頭,閃身出了門。

夜色沉靜,暮顏吃著晚膳,院子外卻似乎有什麼窸窸窣窣的隱約聲響,她原以為是那位未曾謀面的舍友回來了,剛想起身去打個招呼,隨即院外砰的一聲,似乎有重物掉落。

當即放下碗筷就要起身去看,卻又意識到不對。那動靜很奇怪,有著刻意壓抑下來的感覺,似乎不想被她發現,她便又坐了回去,不動聲色地等待,可是沒一會兒,便沒了聲響。

大概半盞茶的功夫,腳步聲漸起。自從上次筋脈打通以後,她的聽力更勝從前,此刻竟還能聽出來人是個男子,腳步有些重,呼吸急促,明顯是第一次干這事兒。

也不知道是誰,找了這麼個豬一樣的隊友……她無聲地笑,看著眼前微弱的燭火,看著它一顫,一晃,繼而有微弱氣流拂過,然後趴下,閉上眼睛。

如此老套情節……配合著都嫌棄自己智商。

隨後,有雜亂的腳步聲起,房門被推開,偷偷睜開的眼角瞄到兩個男子,一胖一瘦,那個胖子一邊捂著嘴一邊翻她的衣櫃,嘖嘖嘖地搖頭,嫌棄。

「元,別動了,趕緊辦正事!」瘦子將他拉過來,暮顏趕緊又閉上眼,瘦子刻意壓低了聲音,「快些,那丫頭在後面等我們呢!待會兒那個隨從回來就來不及了!」

得!還是踩過點的。丫頭?這最想置她於死地的丫頭很簡單,不動腳趾頭就知道,暮雲韓!

「來了……不是說這個是將軍府的三小姐么,怎麼那麼窮……什麼都沒……」胖男人念叨著就要來抓她……

「咔嚓!」很細小的聲音,突兀地響起。

「嗷!……唔……」乍然響起的尖叫瞬間被堵在了喉嚨口。

一系列動作不過發生在呼吸之間,男子對於窮丫頭的滿腹牢騷其實還沒有說完,手指剛剛觸及她的肩膀,就看到原本趴著的少女突然抬頭,沖她咧嘴一笑,然後,劇痛就傳來了,痛呼聲剛要下意識出口,嘴就被堵住了。

「你!你沒暈過去?!」瘦子男嚇了一大跳,後退一步,驚恐看著咧嘴笑著的少女,只覺得那笑讓他寒意直上脊背,渾身一哆嗦,再一看地上抱著手臂痛的汗如雨下直打滾的搭檔,一個轉身就要往外跑!

這丫頭扮豬吃老虎!

只是,還沒跑出兩步,肩膀被抓住了。

不可置信的回頭,鉗著自己肩膀的那隻手,幼小、纖細、無力,有些蒼白,可就是鉗制地自己絲毫動彈不得,涼意透過衣衫沁入肩膀,一直沁入四肢百骸。

「別逃啊!先回答我的問題?」少女嘻嘻一笑,這笑容在倆人眼裡,宛若惡魔降世,她咧嘴問道,「這葯,還有么?」

「有……有有有!」瘦子男忙不迭地點頭,從懷裡掏出剩餘的葯遞給暮顏,此刻他完全不在意這丫頭是要用來幹嘛了,只想著這大小姐趕緊滿意了放自己走!

太可怕了!那擰斷元胖子的手法,乾脆利落、狠辣決絕,哪裡見過這樣的丫頭!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