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七章 暮雲韓挑釁(下)

第七章 暮雲韓挑釁(下)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暮顏卻像是真的傻的一樣,半點沒有生氣或者羞愧,只是挑了一根青菜,放在嘴裡嚼吧嚼吧咽了,才淡淡開口道:「想來大姐那般人物,森羅學院的弟子,未來的太子妃,斷不會降了身份來跟我這種私生女計較的。」

「那是自然!」暮雲韓很驕傲地抬了抬頭,與有榮焉的樣子,幾秒種后,猛然意識到不對,她的意思是,自己這種沒身份的才跟私生女計較嗎?大喝,「你個卑賤的私生女竟然還敢笑話我?秋月,給我打!」

「是!」剛剛說話的婢女擼著袖子上前。

沉施看著情況不對,上前擋住了門口,撲通一聲跪下了:「二小姐請三思,我家小姐怎麼樣也是將軍的女兒這暮府大房一脈的血脈。」

「呵……」暮雲韓抬了抬手,秋月的立馬停了,恭敬站在一邊,暮雲韓看著跪著的丫頭,她還記得,笨手笨腳,粗枝大葉的下賤婢女,她不要了才被派來這裡的。

她彷彿聽到了一個好笑的笑話一樣,不屑地反問:「那又怎麼樣?你看看這大房哪個喜歡她?也不看看大嬸嬸都被氣到進了佛堂了!大伯遠在邊關,整個府有誰能為她撐腰的?……春花啊,你看看你,跟著我不好,非不聽話,現在跟著這樣的主子,可是吃了不少苦吧?」

暮雲韓抬了抬下巴,淡淡的哼聲,施恩一般傲嬌地說道,「要不,我把這機會給你,你狠狠打她兩巴掌,我就讓你重新回我的院子。」

沉施跪著,跪地腰板直挺挺的,抬著頭直視暮雲韓,道:「回二小姐,奴婢不曾吃苦。若是三小姐有什麼得罪了二小姐的地方,奴婢願意帶三小姐受罰。」

「你——!」被人駁了面子,暮雲韓怒擊,一巴掌揚起就要狠狠落下。下一秒,卻被暮顏握住。

誰都沒有看到,這個剛剛還在嚼吧嚼吧吃青菜的少女怎麼突然出現在沉施身前,怎麼就一下抓住了暮雲韓的手,連暮雲韓都愣了下,待反應過來,氣急敗壞地抽了回去,彷彿什麼骯髒的東西碰了自己一樣,反覆擦著剛剛被握的地方。

只有她自己知道,剛剛暮顏看著自己的眼神,凜冽而冰寒,如同深冬山脈極北,終年不化的積雪。一瞬間,澆了自己一個透心涼。

暮顏見她收了手,轉身看沉施,突然就沒了玩鬧的心思。

這個丫頭,不過跟她認識了才幾天,她知不知道她這麼衝上去,那些可能對著她來的巴掌,就會落在她臉上。自己好歹有個將軍府三小姐的名頭掛著,動手的人還要忌諱下,可是這個丫頭呢?誰會忌憚她?她又挨得了幾巴掌?

「二姐,我家小丫頭現在不叫春花,叫沉施。」她斜斜倚在門框上,明明是極其不淑女的一個動作,半點沒有大家閨秀的教養和規矩,但就是偏偏給人一種格外端麗高華、貴氣優雅的感覺,涼涼的表情看著一群趾高氣昂的小孩子,淡淡的說,「古有美女西施,在河邊浣紗,美貌驚動了魚群,魚兒都沉到了水底,是為沉施。沉施,你家小姐說話,你也不聽了么?你家小姐跟你說過什麼?」

原來,她的名字意思這麼好聽……沉施的聲音悶悶的,彷彿帶著委屈:「小姐說,不可以自稱奴婢,不可以動不動就下跪。」

「那還不起來?」

「是……可是小姐,她們……」沉施不敢不起,她家小姐比往日里好像多了分氣勢,那氣勢讓她不由得聽命。半分反抗不得。

暮顏轉身,揉了揉這丫頭的腦袋,明明只大了一歲,可是這動作做著,卻像一個大人,看著胡鬧的孩子般,包容而淡定,只是說出的話,卻是對著暮雲韓:「二姐。美人之美,在於優雅、得體,如若美人和那冬日午時站在街頭嚼著瓜子大聲爭吵三兩一堆,四五一群的潑婦們雷同,可有美感?或者如同不知所謂叉著腰瞪著眼爭吵不休只會鬥嘴皮子功夫的無賴們,可還有美感?」

「你——!你敢羞辱我!秋月,打!」惱羞成怒,頓時忘記了剛剛那個凜冽的眼神,一定只是她的錯覺,這個廢物私生女,能有什麼本事。

「是!」秋月此刻正好在暮顏邊上,揚手一巴掌揮下,沉施一個箭步沖了上去,閉著眼等著巴掌落下,卻久久都沒等到,小心翼翼睜開一條縫,卻見秋月的巴掌被暮顏穩穩地接住了。她心有餘悸,回頭看著自己身後的小姐,拍了拍胸口,道:「嚇死我了……」

「你這丫頭,沒事衝上來幹嘛?二姐跟我鬧著玩呢。老夫人愛靜,最是不喜歡小輩們之間的紛爭,二姐怎麼會明知故犯呢?」

她看似對著沉施說的,卻一句句彷彿一盆涼水,倒在了暮雲韓的頭頂。是了,老夫人極愛面子,又素來不喜歡二房,恐怕這事兒直接鬧起來,就算再不喜歡暮顏,可是始終是大房一脈,老夫人偏幫誰,真不好說。很有可能,自己半分便宜都占不到。

更何況如今看來,這麼吵下去,自己也是占不到便宜的,這個傻子,說罷,人家壓根兒不動怒,打吧,好像她還有點蠻力,自己這邊試了兩次,根本不是她對手。

權衡利弊了一翻,重重地「哼」了一聲:「下人就是下人,再怎麼不下跪,都是下人!私生女也終究只是私生女,就算飛進了這將軍府,依舊是一隻麻雀!哼,秋月,走了!」

早晚有一天,她會把這個賤丫頭和她那個下賤婢女一起趕出府去!

暮顏看著暮雲韓帶著丫頭浩浩蕩蕩地離開了小院,看著一臉「我錯了」表情的沉施,心臟的某處突然就軟了。來到這個世界六年了,記憶里的東西黑暗到讓人絕望,雖說不至於憤世嫉俗,可是一路走來,再不敢輕易相信。安大娘的善意簡單而純粹,但在親生女兒和她之間,她選擇了弄斷玉佩繩子,假意傷了腿以此讓自己的女兒得了玉佩離開;暮將軍的善意熱烈而執著,但那是因主子臨終的託付,和自己娘的青梅竹馬的情誼。

這些善意她都銘記,但是,只有這個小丫頭……

「小姐……」許是發現暮顏看著自己不說話,沉施微微地有些緊張。

「把這裡收拾下,累了一上午,又嘰嘰歪歪了這麼久,困得很,我去睡會兒。」說著,就去了卧房午睡。

在無人看到的角落裡,某個身影將落魄小院里發生的事情盡收眼底,有些意外地轉身離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