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入夜的皇宮,沒有了白日里的金碧輝煌,總會顯得格外安靜到有些詭譎的地步。幽幽的風吹過長長的迴廊,有宮女太監偶爾低著頭疾步走過,步履雖快,卻毫無聲響。

誰都知道,宮裡的幾位大主子,最是討厭喧嘩吵鬧,是以宮女太監們格外小心翼翼地。

就譬如,這幾日,宮裡發生了些「小小的不愉」。

起因是某一日皇後娘娘午睡時,恢弘大氣金光閃耀坐落在良渚金字塔頂端的棲鳳宮竟然跑進了一隻不知道哪裡來的野貓,一聲抑揚頓挫的尖銳貓叫就此打破了棲鳳宮的安靜,被擾了清夢的皇後娘娘大怒,一看還是最不喜的黑貓,頓時不由分說,將當時當值的侍衛全都抓到了棲鳳宮宮門前。

自然,那隻黑貓,是被亂棍打死的。若不是皇帝陛下及時趕到,那些侍衛怕也是都要被活活打死,就算如此,那些人也都被發配了出去永世為奴。

一個午覺的時間,如此驚天巨變!聽說一直到了晚膳時分,宮人們還在擦拭棲鳳宮宮門前地磚縫裡的血跡……此事一起,人人都更是驚慌,越發的繞著棲鳳宮走了。

棲鳳宮裡當值的小宮女更是被嚇壞了病倒了,說是晚上看到白影閃過,月光下竟沒有影子,一路飄著過去了……這宮女第二日,就再也沒有出現。

今夜,皇後娘娘早已揮退了眾人,早早歇下了。貼身嬤嬤親自守夜,說是前幾日被黑貓驚了,總睡不安眠。是以,棲鳳宮雖然燈火輝煌,卻安靜地詭異,就怕一丁點動靜擾了主子受了責罰。

主殿卧房裡,珠簾之後紫色縐紗層層疊疊,夜明珠散發著柔和的光,隱約照出一站一坐的人影。

卸了珠寶拆了髮髻的皇後娘娘,一襲鵝黃長裙,沒了往日里雲端之上的華貴,倒似鄰家女子一般了,皇后對面站著一位黑衣人,黑巾蒙面,低眉順眼,小心謹慎的模樣。

「你不必這般小心,附近的人,本宮這幾日都換過了,大可以摘了。」皇后看著他蒙面的臉皺皺眉,說道。

「不必了,小心駛得萬年船。」從黑巾后發出的聲音,帶著點低沉和沙啞,「不知娘娘招微臣深夜前來,所為何事?」

一愣。復而低眸,苦笑,笑聲里滿滿的滄桑和無力,「呵……你我之間……竟已生疏至此了么?」

男子無言靜默,垂著眼誰都看不到他的眼神。

「呵呵……罷了!」她看著對方明顯將她拒於千里之外的姿態,嘆息,「事到如今,本宮還能期待什麼呢……」

說罷從身後茶几暗格里抽出一副捲軸,遞向他,「看看吧。」

男子垂眸,黑色捲軸,用金線扎著,遞過來的手,保養得宜,白皙細嫩的手指,在黑色映襯下,觸目驚心的白,白地微微灼痛了眼恍惚了神,恍若這些年那些事還未發生,彼時他執著她的手,教她寫他的名,微風拂過,拂落枝頭盛開的合歡花,落在她發間,繾綣了他餘生歲月。

只是,為何一眨眼間,便見她挽起了發,披上了董記大紅色九重錦緞鳳袍,上面數百顆珍珠在日色下閃耀著奪目的光輝,那女子微微揚起的下頜,線條再不復小院合歡花下的柔軟繾綣,竟凜冽華貴如那華麗繁重鳳冠之上展翅鳳凰的紅色雙眼。

她被眾人簇擁著,身前四個婢女挎著花籃,一路走,一路撒花瓣,雍容牡丹落在她發間,竟遠遠比那合歡花更顯適宜。身後,四個婢女拖著長長厚重的下擺,斂著呼吸亦步亦趨。一路旖旎而過,她踏著長長紅毯,目不斜視,嘴角的弧度,憐憫而慈悲,宛若九天之上,俯瞰蒼生螻蟻的神明。而他,便是那被俯瞰的螻蟻,在她所經之路上,下跪,請安,高呼千歲。

他看著她微笑將手放進另一個人的掌中,笑容旖旎似水,微微仰視的眉眼裡,滿滿的仰慕愛意。

從此以後,她站在高處,他,跪在下方。他們之間,隔了九十九階漢白玉階。隔了一道又一道巍巍宮牆。

呵!

自嘲一笑,如今倒好,自己倒成了負心的一般,有些煩躁的接過捲軸,近乎於粗魯地扯斷細線,攤開,一愣——

一副少女圖。

背景據他所知,是白雲寺大殿之前的荷花池。畫面上,荷花還未開放,只依稀看得到幾尾錦鯉躍起,煞是好看,素衣墨發的少女回眸,微微淡笑,笑容親和卻疏離,微微挑起的眼角有著不自知的魅惑。

這少女,他不認識,卻讓他想起某個人。

「像么?」榻上女子掩下眼底滿滿的情緒,勾唇一笑,問。那日太子離開后,她便派人去取得了她的畫像。

不用說地太明白,他也知道她說的是誰。像……有四五分像極了。可是,神韻之間,卻無半點相像。傾城是皇家最完美的公主,得體、高貴,一分一毫都越不出那皇家規矩畫好的圈裡,除了……

似乎是想到了不好的回憶,皺了皺眉,問,「你是何意?」

「呵!你看,一提到她,你便急了,連皇後娘娘都不叫了……畫中的女孩,想必你不知道是誰,但你一定聽過。她叫暮顏,今年十四歲,是鎮南將軍暮離的私生女,前陣子剛回府。」

說完,她好整以暇地看著他,微笑。笑意深遠。

「你到底什麼意思?!」他徹底被她這樣陰陽怪氣的模樣惹火了,咬牙切齒地問。

「那年,雖說帶回了她的屍體,可你也知道,那具屍體面目全非,你們都不能確定,她真的死了。如今,一個和她同齡,和傾城有些相似的小姑娘出現在了將軍府……你也知道,當年傾城和暮離的關係有多好……」她頓了頓,斬釘截鐵地下定論,「若說,這舉國上下,還有一個人會念著她,必是暮離無疑!」

「所以你覺得,她是小夕?她六年前就死了!……一個稚子能不能在你的布局之下活下來,你應該更清楚才是。」也是那一次,他才知道,這女人究竟可以心狠手辣到何種地步!

「不……本宮總覺不安……那個孩子當年就太過於聰慧,那雙眼睛,彷彿能看透一切真相。……我害怕……霍哥……」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