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如此,也好。」知他是不放心自己,點點頭,閉上眼試著將所有的意念集中在真氣之上,沒一會兒,南瑾就驚訝的發現,果然藍色的光芒開始在她周身游弋,越來越濃郁,絲絲縷縷匯聚成線,一點點進入她的太陽穴!

南瑾一驚!下意識轉身關了門——這事太玄乎!急急關好門轉身,就聽暮顏悶哼一聲,表情很是痛苦,豆大的汗珠開始如雨而下。

她自己沒有看到,南瑾卻看得心驚膽戰,女子的眉毛、睫毛都凝上了冰霜,面無血色慘白一片!看著心悸,卻又不敢打斷,有些隱隱後悔剛剛亂出了餿主意……可這會兒也全無辦法,更不敢發出任何動靜以免打擾了她,只能幹著急!

藍色的光芒越來越濃郁,充斥了整個房間,盛光之下,隱隱的壓迫感愈發清晰,暮顏的面容愈發扭曲。這個少女,從認識到現在,從來都是萬事抵定沉著於心,她似乎總笑著,淡笑、邪笑、溫暖的、恣意的、哪怕是坑人的,或者被坑的時候,都一臉無所畏懼的模樣,他何曾見過她這般的表情!

難以想象,此刻她承受著什麼樣的痛苦!

暮顏這個時候的確很痛苦,體內的真氣堵著,沒地方去,筋脈被撐得都快爆炸……如此下去,她只有一個下場,爆體而亡!痛,從筋脈的每一個地方蔓延開來,冷,侵入骨髓四肢百骸……

感覺每一寸血肉都被碾碎、重塑、再碾碎、再重塑……如此周而復始,太陽穴那裡「突突突」地宛若被巨大的電鑽鑽著……

「嘔!」終於忍受不住,少女一口鮮血噴洒而出!

然後,藍色光芒一收,軟軟倒下。

「暮顏!」南瑾一個閃身衝上前,伸出的手卻怎麼也不敢觸及,握慣了鐵血匕首掌慣了生死輪迴的手此刻抖得不成樣子,少女軟軟倒著,嘴角的血跡刺目的猩紅,卧榻之上,鵝黃色軟墊如同綻開最美的漫天紅梅,星星點點。空氣里,是他聞了太多次,卻頭一次覺得如此噁心的血腥味。

「暮顏……」他俯身低喚,暮顏卻彷彿沒有任何知覺般昏睡著,他傾身搭上她的手腕,運行真氣探知,一怔——竟然打通了!

丹田依舊破碎,可是原本堵塞的筋脈卻已經暢通無阻,比尋常人更加寬闊數倍的經脈之中,是渾厚而濃郁的真氣,泛著微微的淡藍色!

一喜!這般狀態,她便是無恙,此刻不過是身體的深度睡眠自我修復進化,當下便放下了心,將她抱到床榻之上睡了,蓋好被子,掩了門,悄悄離開。

門外,無星無月的黑幕沉沉,桂花樹枝丫遒勁,在夜晚有些凄清而詭譎,空氣里,淡淡的花香和葯香,南瑾呼出一口氣,看向另一件廂房門口靠著門站著的北遙,微微搖了搖頭。

北遙便轉身進了門。沒一會兒,屋裡的燭火便滅了。

方才一驚、一喜,此刻卻是鬆了口氣,才覺背後涼颼颼黏糊糊的,竟嚇出了一身冷汗而不自知。但所幸,最兇險的一幕終於過去了。

一直以來都面無表情的臉,露出極淡極淺的笑意,漆黑夜空里,彷彿見到那個少女,絮絮叨叨地跟自己說著什麼,半睜的眼眸斜斜挑起的眼角,是所有人都無法企及的瀟洒魅惑。

想必未來,再無人可以阻攔這個少女,踏上修鍊之路了。

==

暮顏的這一覺,睡了足足三天。

這三天,她不知道的是,南瑾展現出了從未有過的強悍。這個沉默的少年,從那一日開始便寸步不離守著,無論是誰想要強行進入,一律打出去!只說,暮顏有令,不見客。

為何不見?不知。

何時才出來?不知。

只是——不見客。這個客,包括除了沉施之外的所有人。

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統統行不通。這個始終如同影子般存在,沒有存在感,不太說話,都快被人忘記了存在的美麗的少年,以他一貫以來的面無表情,打發了所有人。

暮雲翼深覺不妥,請來了暮小叔,奈何,小叔都和南瑾動起了手,卻幾招之內就落敗了,明晃晃的匕首架上了脖子,寒地他一個激靈!

生生就退縮了。

而院子里吵地熱火朝天的,主屋內,卻依舊靜若死水。就連一臉急切跑著回來的沉施,都沒了聲音。

就像……沒有人似的。

所有人都覺得此事必有端倪,可是沉施、南瑾、北遙,都一口咬定——小姐無礙。只是說了,不見客。

暮小叔請來了謝錦辰,畢竟北遙原先是謝錦辰的人,他實在無奈,只能出此下策,奈何,面對謝錦辰,北遙也只是堅持原先說辭,而謝錦辰便真的信了,也就這般離開了。

這事兒,鬧了整整三天,幾乎整個將軍府的人都聞到了奇怪的味道。暮雲韓更是有事沒事就跑白鹿居門口暗搓搓探頭探腦,只是,有南瑾、北遙把守的白鹿居,一點消息都不會露出去。

暮顏睡了三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的下午,接近晚膳時分。她醒來那會兒,恍若隔世……就像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醒時分,突然發現落日餘暉淡淡灑下窗欞,在空氣中形成一個個方形的光影,光影里,浮塵起伏,小丫頭在床頭喜極而泣,淚光閃爍中,疲憊之色絲毫都掩蓋不住。

正欲微笑安慰,門口聽到動靜推門看來的少年,背著光,容顏隱沒在暖黃的光線里,彷彿驟然鬆了口氣的模樣,讓人覺得溫暖。

暮顏就在這暖意里,柔軟了表情。

小丫頭沉施花了半個時辰哭哭啼啼告訴她睡了三天,告訴她自己有多擔心之後,她才意識到自己以為的一個「比較漫長的午覺」其實已經過了三天了,於是,又了解了一下這三日來發生的事情,才驚覺這三日何止是熱鬧可以形容,怕諸多猜測早已精彩紛呈競相上演。

無奈苦笑,又巡視了下自己的筋脈情況,卻是比之前拓寬太多,南瑾解釋說,估計是那會兒突然打通,身體驟變,所以陷入昏睡,屬於一種人體的自我保護。

她點點頭覺得此解釋甚是合理。隨後,她又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睡了三日,明日便要開學了。

------題外話------

今天文文三推喲!在網站首頁下方「潛力新秀或免費新作」處推薦~喜歡的親們收藏喲!多多留言~讓我知道你們在關注給點兒碼字動力~嘿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