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新的白鹿居比原先的院子好太多,也大了很多。原是屬於比較好的客居,後來碰巧在他院子一牆之隔,他又不喜嘈雜,是以管家也從不安排人住,是以便歸了他。即便他不在府里的日子,也日日有人來打掃。

白鹿居的門開著,那三個字在紅燭燈籠中,泛著凜冽、邪肆、張狂的力度,那日問起,說是找街上的先生寫的,只是據他所知,街上先生寫的字大多偏於主流,很少有這般的。

不過她不願說,他自然也不會多問。

院中無人,沒有白日里的熱鬧和暖意,冷冷清清的,玉石桌子在清冷光線里泛著淡淡的涼,倒是主屋裡有孩子的笑聲,那個據說是老家過來小住幾日的孩子,今日白日里見過,很是可愛的模樣。

他微笑朝里走去,忽略落在自己身上淡淡的氣息。

主屋裡,少女正側對著門口教小孩子握毛筆寫字,那孩子粉粉嫩嫩跟個糰子似的,穿著奶黃色的錦緞綢衣,很是可愛,北遙在桌邊張羅晚飯,其餘人倒是不曾見到,看到他來,北遙行了一禮,暮顏詫異回頭,嘴角還是自己從不曾見過的,柔軟、和煦,帶著點母性的笑意,「大哥。」

然後回頭,對那孩子說道,「叫雲翼哥哥。」

「雲翼哥哥!我叫小石頭。」小石頭奶聲奶氣地叫道,很是乖巧。

「乖!」他淡笑,摸摸他的頭,視線落回桌上,孩童的筆跡認真而笨拙,倒是邊上明顯暮顏寫的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很是清新淡雅,「沒想到顏兒的字這麼好看。」

和「白鹿居」三個字,倒是風格迥異。看來倒的確不是她自己寫的。

「大哥莫要取笑我了,不過閑來無事寫著玩的,小叔說大哥的一手字才是一絕呢!」她淡笑,「不知大哥所來,是何事?」

「顏兒這話說得,無事便不能來看看了么?」

「怎麼會?白鹿居的大門隨時對大哥敞開。」

身側的女子,不及弱冠,尚未及笄,尚且還是倚在父母跟前撒嬌的年齡,可這孩子,早已學會了笑意不及眼底,濃黑的瞳孔里,是誰都看不到內容的深和沉。

譬如此刻。

有些挫敗,有些心疼。他看著那手漂亮的簪花小楷,完美到無懈可擊,一如她平日里表現出來的那般溫順、柔和,沒有性子。嘆氣,嘆完了才若無其事地低笑道,「白日里在顏兒這麼喝的茶,甚是好喝,過來討要一二。可還有?」

眸色一閃,挑眉嗔怪,「大哥什麼好東西沒有,竟搶起我的茶來了。左右我也不懂茶,喏,就在榻上,還剩一點兒,都拿去吧!」

「如此,便謝謝顏兒了。若顏兒瞧著大哥那有什麼喜歡的好東西,儘管那去!」暮雲翼站起身爽朗一笑。

「哼!大哥休要騙我!……拿了茶快走吧,這會兒都要開晚膳了,難道大哥還想留著我這用膳?我這可沒有什麼好吃的。」

看著似乎起了脾氣的孩子,暮雲翼好脾氣地笑,哄著,「是,大哥這就走。如今夜裡還是涼的,你怕冷,記得多穿些。」

「嗯。好。」暮顏看著拿著茶葉出了院子的英俊少年,直到身形消失在了門口,臉上的笑容才疏忽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從未有過的嚴肅凜然,那雙很多時候都黑若沉凝深淵的眸子,此刻亮若星辰,她喃喃低語,「大哥……」

「瑾。盯著。」

「嗯。」院中,少年一閃而過的殘影。

而屋裡,已經擺好了晚膳,沉施又去了萬品樓,這個丫頭,早已經不再是當初掰著手指頭歪著腦袋數著她們主僕二人一年不吃不喝能夠省下多少銀子給她做嫁妝的婢女了。

這些日子以來,她的成長,在最初近乎於焦頭爛額地忙碌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化著。兀自發獃著,袖子被人小心翼翼地拉扯了,低頭一看,小石頭。

他指了指身後桌子邊的女子,「北遙姐姐叫你,問你需要等南瑾哥哥么?」

方才竟如此出神,完全沒聽到北遙的問話。桌邊的女子,穿著粗布麻衣,明明最是美麗的年齡,最具魅力的容顏,卻偏生刻意地低調和扮拙,再一想今日聽到的故事,惻隱之心漸起,囑咐道,「遙,明日為你自己去做幾身漂亮點的衣裳,錢問沉施去拿。」

她家的管家婆,經濟大權掌握者——沉施。

女子詫異抬頭,小姐剛剛出神,是在想這個事情?

暮顏卻並未做解釋,只是招呼了他倆一起吃飯,她身邊的人,不需要隱忍,就要發著光漂漂亮亮的,如此,她也賞心悅目不是?

隱忍?

自己隱忍就夠了……

==

南瑾是兩個時辰后回來的。

時間之長,遠遠超過了暮顏的預期。

彼時,北遙已經帶著小石頭洗漱完畢就寢了,她因著心底隱隱的擔憂,始終沒有睡。躺在卧榻之上翻著書,只是什麼都沒瞧進去。最後無奈,盤了腿開始裝模作樣地修鍊……她自己的確是覺得有那麼些裝模作樣的,從她來了這裡,認識的人多多少少都是出類拔萃的修鍊者……除了她和沉施。

如今,連小石頭都被說是極具天分的。如此說來,著實丟人……就該徹底放棄了的,奈何總有些期待和不甘,總想著,若是再努力一點,就觸摸到了呢……

南瑾推門而進的時候,暮顏恰巧睜眼,挑眉,以眼神詢問。

南瑾一如既往地言簡意賅,「他回了房裡,便燒了。」

燒了?

少女一愣,低眉,然後嘴角便漸漸漾起無限溫柔的弧度,「方才要北遙幫你在廚房熱著飯菜呢,去吃吧。」

「嗯。」南瑾轉身欲走,跨出門的時候似乎想起什麼似的,又轉了身道,「你丹田破碎,不能用普通的運行方式,試試往太陽穴那裡運行。」

方才進門的時候,若不是他的錯覺,他看到的是……藍色的光芒,進入了她的太陽穴……雖然不明白暮顏為何會這樣不同。

「太陽穴?!」她的確覺得近日裡太陽穴隱隱的痛,以為是過度勞累罷了。卻從未想過,有可能是這個原因,詫異之餘吩咐道,「嗯,我試試。你先去吃晚飯吧。」

「不用,你先試,我幫你護法。」不確定的事情,他也不保證,看著放心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