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九重宮闕、紅牆琉瓦,瓊樓玉宇、亭台樓閣。良渚政治中心熠彤最輝煌的建築群,皇宮。

而後宮鱗次櫛比的殿宇內,最是華麗的,當屬皇後娘娘的棲鳳宮。

巍巍宮殿,琉璃瓦上,一隻展翅欲飛的巨大銅像鳳凰,紅寶石的眼,在日色絢爛里,折射刺目的光輝。

彼時,一身淡黃朝服的太子殿下已經坐了一個時辰了,他從一下了早朝就過來了,也不單純的坐,欲言又止,一副很凝重又猶豫不決的表情,屁股底下的凳子似乎有什麼異樣,如坐針氈一般不停挪騰。

皇後娘娘身著九重錦緞織就的大紅宮裝。在這巍巍宮城內,唯一可以用大紅色的女子,脊背挺得筆直,端坐在卧榻之上,那卧榻,三層軟墊,四層錦緞。四個貌美侍女分站兩側,蒲扇輕搖。

皇後娘娘伸出保養得宜的手,精美絕倫珠玉鑲嵌的精緻甲套脫下來放在了一邊,小婢女跪坐一旁,小心翼翼塗著丹寇,姿態謙卑神情虔誠。

「太子殿下素來習的都是帝王之術,學的是權謀之心。理應遇事冷靜沉著,今兒魂不守舍的,到底所謂何事?」皇后抬起另一隻塗好的手,端詳著,青蔥玉手數十年如一日,從未見衰老之跡。

太子卻似乎並未聽見,猶自出著神。皇后微微蹙眉,這個兒子,從未讓她失望過,如今……

她一沉吟,收回了手,婢女被她突如其來的動作一驚,來不及收手,鮮紅的一筆就這麼歪了出去,長長地撇在精緻白皙的手上,觸目驚心。小婢女忙不迭地跪著挪后兩步,一個頭重重磕下,也不討饒,等著皇后降罪。

娘娘素來喜靜,最不喜歡婢女吵鬧,越是討饒,越是重罰。

這一次,責罰卻沒有來,卧榻之上的皇後娘娘收了手,仔仔細細戴上甲套,左右端詳了下覺得沒什麼問題,才道,「你們都下去吧。」

「是。」犯錯的、未犯錯的侍女們紛紛離開。

皇后才看向緊張的彷彿在咽著口水的太子,道,「說吧。什麼事,值得你這般失了姿態。」

太子喝了口茶,又左右看了看,確定四下真的無人了,才低聲問道,「母后,您可還有當年傾城姑姑的畫像?」

一愣。

尖銳的甲套劃過硃紅色的木雕扶手,留下一道尖銳的刮痕。

她若無其事地握了握手,穩了穩心神,問道,「你要她的畫像,作何用?」

太子殿下將屁股底下的凳子挪了挪,挪到皇後跟前,湊近了說道,「那日彤街有家酒樓開業,兒臣帶著雪兒去吃午膳,母后也是知道的……」

他停了停,皇后卻似乎並沒有耐心聽這些小兒女之間的事情,催道,「直接說重點。」

有些分不清自己心底到底是期待、還是懼怕,她曲起的指尖刺痛了掌心,猶不自知。

「母后別急,聽兒臣說。在那家酒樓之前,兒臣遇到了雪兒的三妹,因她低著頭,兒臣看不真切,但總覺得似曾相識,卻莫名想不起來到底何時看到的。這幾日總有點心神不寧,今日才想起來,像極了傾城姑姑。」

「咔擦」

鑲金嵌玉的甲套斷了,斷口銳利,直接划傷了皇後日日保養的手,血流如注。

「母后,我去傳太醫。」太子急急站起來,就要往外走。

「不用!回來!」皇後娘娘隨手用手帕粗略包了下,這件事,遠比什麼太醫要重要的多。傾城……這兩個字,是她尚未痊癒的傷口。碰不得。一碰,就鮮血淋漓。

那是心口的傷,相比之下,這些指尖的傷口,何其不足為道。

「母后,會留疤。還是讓太醫來看看吧。」

「不用,你繼續。……我記得將軍府只有兩個女兒,何時多了一個三妹。」她做了一個深呼吸,平復了下心情。

「母后想來對那些個市井八卦不關心,是以不知道。月余之前,鎮南將軍的私生女來了將軍府,為此,雪兒的母親將軍夫人還進了佛堂自此再也不出來了。是皈依佛門了。」

「是嘛……你傾城姑姑已經去世這麼久,她唯一的孩子也在六年前死在了斷魂山裡,想來……只是有點相似罷了,你看錯了。」皇後娘娘握著流血的指尖,淡淡的血腥味,在幽香沉鬱的熏香里緩緩瀰漫開來,「以後這事,你莫要再提了。上不得檯面的私生女,怎麼可以和至尊正統的皇家血脈相提並論。你父皇聽到了,又得怪罪你。」

這會兒,太子也覺得,也許是這幾日來魔怔了,想來那日便沒有瞧清楚,這事太荒誕不羈了,的確不適合拿出來說,免得以為自己怪力亂神的。於是站起身行了禮,恢復了原有的風姿,「是。那兒臣告退。母后仔細傷口,小心起見,還是招太醫來看看。」

「恩,你去吧。」

她目送著太子離開,招來貼身嬤嬤低聲囑咐了什麼,嬤嬤低著頭領了命,急急忙忙出了宮。

==

和白鹿居一牆之隔的暮雲翼書房裡。這間書房很是奇怪,並沒有窗戶,此刻大門緊閉,唯有書桌上微弱的燭光搖曳,伴隨著香爐中檀木裊裊,暮雲翼坐在昏暗光線的大書桌後面,書桌上堆滿了往來書信,紙張手札,有些凌亂。他蹙著眉,問,「確定是三叔給的?」

「是。」低聲回道,下面那人長相普通,其貌不揚,丟在人群里都沒人認得出來,他隱沒在光線之後的臉,看不明晰。

暮雲翼蹙眉,雪峰何其珍貴,三叔為何會有?就算得了這樣的好東西,也該提醒一下注意著點啊,這麼明目張胆的,萬一又招惹了事情才是麻煩。

若是被有心人知道了,又是不好收拾的一件事情。他蹙眉,隱隱又覺得有些不簡單,三叔對顏兒的好人人知道,怎麼會如此疏忽大意?

他嘆了口氣,起身,「你下去吧。」

「是。」那人躬身退下。

暮雲翼在書桌前站了許久,直到燭火搖曳,微弱,漸漸陷進黑暗裡,他才終於又重重嘆了口氣,跨出了門,隻身一人來了白鹿居。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