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為何要用雪峰試探他?」謝錦辰嘆氣,該說她什麼好呢,很多時候像是個孩子,卻轉眼就讓你覺得她心思沉在最深的海底,又像冰封在千年雪域里。

雪峰之難得,宮中都少有。江南有一片茶園,種了九十九株雪峰,十年成材,二十年採摘,每到採摘季,上巳節前最後一場雨後,都由年輕的少女沐浴更衣,焚香祭天,如此一番之後,於露水未散之時採摘當季最嬌嫩的茶葉,如此制出的茶葉方才是最頂尖的價值連城的雪峰。

當然,這些於她而言,目前是無緣的。

她的這點兒,是在方旋的「贓物」里,被暮書墨發現的。至於方旋怎麼得來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對茶葉完全沒興趣,也絲毫不懂,雪峰在他手中,和小販手中幾個銅板的茶葉沒甚區別。

是啊,為什麼要用雪峰試探……

她深深嘆了口氣,暮雲翼對她的好,明眼人都看得到……可是這種好,就似空中樓閣般岌岌可危如履薄冰,「因為,害怕啊……」

害怕某一天,粉身碎骨。

謝錦辰蹙了眉。這樣的暮顏,讓人心都跟著一沉,彷彿天地失色般,有些冷從血液里透出來,連頭髮絲都是冷的。

他不喜歡這樣的暮顏。

暮顏該是什麼樣子的,瀟洒、不羈、潑皮、帶著點腹黑、說要逐這天下利的,反正不是這樣悲著的。他伸手揉揉她發頂,暮顏有她自己的秘密,他早已知曉,卻不願意去調查和打探,只是微笑說道,「不怕不怕,有我在呢!」

口氣熟稔,寵溺,像是哄一個做了噩夢的稚子。

暮顏失笑。這一笑,那些悲也就散盡了。她本就不是揪著那些往事不放的人,杞人憂天不是她的風格。左不過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她復又看向桌上的茶,給自己倒了杯,端著慢慢品。只是,雪峰之好,於她而言,也品不出個所以然來,這一點,她和方旋是一樣的。亦不知道暮書墨他們是如何第一口就認出這是極品好茶雪峰。

北遙的傷勢據說是挺重的,謝錦辰怒極之下的責罰,整整五十鞭子,毫不含糊,也幸好她有些武功身體底子好,不然極有可能當場交代了性命。可是這女子跟著大夫出來的時候,低著腦袋一副「我錯了」的模樣,走路卻幾乎看不出傷勢,兀自逞強著。

也難怪最開始並沒有發現她傷著。

她正兒八經地出來謝恩,暮顏揮了揮手,讓她趕緊好生養著去,她便又低了頭離開,自始至終,餘光都沒有看一眼謝錦辰,不過暮顏覺得她這並非置氣,而是真的把自己當成了她的主子,一切以主子惟命是從。

也不知道謝錦辰哪裡找來這麼聽話地。

暮顏看著她離開的背影,突然說道,「她,很美。」粗布麻衣都遮蓋不住的那種美,凌冽、艷麗,一點都不容忽視,她見過形形色色的美人,熠彤第一千金的暮雲雪,安陽王府的厲千星,還有她自己,也很美。可是相比之下,都不如北遙。

如果她們是美麗,北遙便是魅力。

「顏兒想問什麼?」謝錦辰低笑,「問吧。」

暮顏挑眉,「你願意說?」

「本就不曾想過瞞你。」

「來歷。……她太美,不要告訴我只是廚子,我不信。」

謝錦辰若有所思,給自己倒了杯茶,卻也不急著喝,只是拿在手裡把玩,「若說,雪峰是茶之極品。那麼有一類人,是美人中的雪峰。」

暮顏一愣。

謝錦辰繼續娓娓道來。三四百年前,在夕照北面,有個很小的國家。說是國家,其實只是一個小部落,沒有兵力、沒有將領,但因為裡面的人不出去,外面的人也沒進去,倒也不爭不搶地安居樂業著。

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某個人無意間闖入之後顛覆的。那時,時值夕照國君大壽,這人想要遊歷大陸,送給君王一件足夠稀有的寶貝,好讓自己能夠封官拜爵。某一天無意間闖入了這不起眼的閉塞小國度,卻驚訝的發現,這裡的人都貌美異常,即使是後宮最美的女子都比不上,妖艷、奪目,神聖卻危險,如同罌粟。這人瞬間起了心思,於夜半之時,悄悄帶走了一個女子,獻給了夕照國君。

可想而知,當女子在四國匯聚的宴會上方才一露面,便引起眾人嘩然。

一時間,在自己的後宮、內院,擁有一名這個部落的女子,成了所有君王、貴族的夢想。該部落瞬間登上了四國舞台中心,世人取名——魅骨族。

漸漸地,事情便失控了。試想一下,當每一個帝王枕畔、大多數朝臣家中,都開始有那麼一個、兩個,美貌足以傾城、足以佔據後宮內院不敗之地、甚至足以影響前朝男人的決斷的女子,是何等危險的事情。

事情失控,便要尋了源頭。於是,魅骨族再一次被推上風口浪尖。「妖女」、「禍水」的風聲漸漸興起,所有不吉利的、所有昏庸的、所有不應該發生的,都在有心人的推波助瀾之下,一切罪責,都被推給了「妖女」。

一如當年,一夜之間魅骨族被爭相搶奪一樣,這次,一夜之間,魅骨覆滅。

暮顏靜靜地聽,她可以想見那種情形,血流成河、浮屍遍野、悲戚絕望的哀嚎聲在每個午夜夢迴響徹在大陸每一個角落,美麗的容顏定格成了最後驚恐的表情。也許,會有那麼些禍國殃民的「妖女」存在,但是,絕大多數人何其無辜?

只因為美麗,是利器,也是致命傷。如同雙刃劍。

那個連保護自己都做不到的種族,太過於美麗,便是罪孽。

她嘆息,「北遙,是魅骨族後人?」

「嗯。數年前被我救了,她母親好賭,欠了巨額獨資,尋思著把她賣到那風月之地。」

暮顏驚訝,「那她母親不也是……」

「養母。」謝錦辰道。

因為美貌,被自己嗜賭的母親當成了賺錢還債的工具,必然也是很悲哀吧?

「所以……她真的只是個廚子?」暮顏挑眉,還是覺得不可信,謝錦辰這人,也不是一個爛大街的大好人,必然是有利可圖才會出手救人。

謝錦辰低笑,又揉揉她的發頂,「你就把她當作一個廚子來用吧。」

所以……果然不是吧。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