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暮顏一愣,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手臂上的傷口,那傷口其實很淺,方才綁她的時候就已經結痂,壓根兒不疼了,這會兒自己都忘了,如今提起才笑嘻嘻不甚在意地道了句,「無礙,小擦傷。」

沒心沒肺的模樣看得謝錦辰很氣悶。

方旋也是一愣,剛剛還金尊玉貴手指都碰不得的模樣,以為她會藉機狠狠告一狀的,卻不想如此輕描淡寫的樣子。

倒是暮雲韓,一見暮書墨,就「嗚嗚嗚」地叫個不停,眼眶裡眼淚直打轉,看來這次是真嚇到了。畢竟,將軍府嬌養著長大的小姐,何時被擄到過這種「傳說中」的土匪寨子過?再一想,回去這名節都是個問題,太子殿下必定是要嫌棄她了……如此一想更覺委屈……

暮顏蹙眉,看了一眼嫌棄道,「小叔,把她先帶走。」

「那你……」暮書墨話還未說完,邊上方旋就怒道,「憑什麼?!」真當自己是主人了?

「她在,礙事。」她可不想被暮雲韓知道些什麼然後回去到處亂說,「讓她走吧,看著煩。嗚嗚嗚的,臟抹布都堵不住她的嘴。」

方旋看著她,蹙眉,從情況來看,這些黑衣人更在乎的是暮顏,而不是另一個,為首的輪椅上那個看著很不好對付,方才一怒,竟覺膽寒,略略一思索,揮了揮手,「讓她走。」

手下一推,暮雲韓一個踉蹌,雙腿一軟,就要倒下,一個黑衣人飛升上前接住了將她帶回自己陣營,並給暮雲韓拿去了嘴裡的抹布,那布髒兮兮的還有一股味兒,他聞著也甚是噁心,這剛準備解繩索,暮雲韓就歇斯底里地嚷嚷起來,「小叔,殺了他們!殺了他們!……還有暮顏!這個賤丫頭和他們是一夥的,在裡面好吃好喝的呢!小叔!殺了他們!」

目眥欲裂,面色青白交加。的確有不共戴天之仇。

聞言,暮書墨和謝錦辰都愣了愣,在裡面好吃好喝?失笑……也就這小丫頭了!

「嘿!說你呢!」暮顏皺眉,她就不該仁慈……她叫那個黑衣人,「給暮雲韓鬆綁那個!……對,就是你,塞回去塞回去……抹布塞回去,你要敢再在這裡取下來,信不信我在這山寨里找雙最臭的襪子塞你嘴裡?!」

黑衣人一哆嗦,立馬手腳麻利塞回去!

暮雲韓本來張大著嘴叫喚,一個始料未及,被塞了個結結實實,只覺得噁心感從腳底直衝頭頂!嘔又嘔不出來,急的淚如雨下。

暮顏人被綁著,卻絲毫沒有被綁的自覺,頤指氣使的威脅著的模樣甚是可愛,謝錦辰緩了緩臉色,揮揮手,道,「暮二爺就在山下,還不趕緊帶下去?」

「是!」黑衣人手下這次反應極快,繩索也不解了,扛起暮雲韓就跑了……速度之快,完全不似扛著一個女子……

暮顏摸摸鼻子,一臉無辜。

「哈哈哈!我就說你這小丫頭合我胃口,要不別回去了,留寨子里,給我做壓寨夫人吧!」方旋哈哈大笑,這女子,甚是有趣。

謝錦辰的臉,又黑了。

「不要。」少女想都不想拒絕道,「給你做壓寨夫人,我還不如等著崔子希把我牌位娶進門,世代供奉呢!」

話音剛落,對面隱約有磨牙聲……

「崔子希?」暮書墨好奇,也不急著救人了,兩派人馬就這麼隔著山洞聊了起來,「這關崔子希什麼事?」

「哦,本來方旋要綁崔夫人,是我要求綁我的,崔子希念我救母之恩,說萬一我名節毀了他就娶我,若我死了,就娶我牌位。反正無論如何,我都有個魂歸之處就對了。」

呵!魂歸,想得美!

「你倒是見義勇為,於是吏部尚書家的公子,就無以為報、以身相許了?」磨牙聲漸大,謝錦辰今生第一次情緒如此外露,黑漆漆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早知道,他就不該來救她,她也不用他救啊,走哪都很吃得開嘛!一個要她留下來做壓寨夫人,一個要娶她的牌位進尚書府祠堂。

額?這話很彆扭,又好像沒什麼問題……很吃得開的被綁少女暮顏智商突然下線。謝錦辰看著她傻不愣登的表情,一股無名之氣突然就起了,「把裡面的人,都抓起來!若有違抗,格殺勿論!」

噶?!

暮顏一愣,眾人也一愣,剛剛還很詭異很平和的氣氛,怎麼突然就格殺勿論了?

然後紛紛回神,「是!」叫著就衝進去。

「誒!謝大人!等等……」暮顏急急阻止,奈何自己手腳都被綁著,壓根兒動不了,這廂,方旋聞言已經大怒,提著刀就沖了上去。

一時間,刀劍相向,竟無人理睬她,眼看事態即將一發不可收拾,暮顏顧不得其他,蹦著蹦著就衝進混戰區,眼看著就要刀劍加身,暮書墨一個飛身沖了進去將她救了出來,看得謝錦辰七竅生煙,這個白眼狼!

落入我方陣營,暮顏也不顧解開身上的繩子了,「謝大人,趕緊住手,這些人我有用!」

「什麼用?做壓寨夫人?」一口一個謝大人,怎麼叫別人都是方旋、崔子希的叫?

「說什麼呢!我要他們幫我辦事兒!」

少女說的急切,又被綁著,蹦蹦跳跳的模樣甚是喜感,暮書墨看著好笑,伸手拽住她的繩子,將她提溜過來安撫著,沖人群吼了句,「都罷手吧!」

說完,就開始給暮顏解繩索。暮顏一看打鬥也止了,人也不鬧騰了,也開始金尊玉貴了,解個繩索又開始叫叫嚷嚷了。

「嘶——疼!小叔你輕點兒!」

不過,這次是真疼,她看向自己手臂,結痂的傷口裂開了鮮血沿著手臂滑落下來,酥酥的癢,像螞蟻爬過。估計方才動作有點大,在繩索上勒開的,這會兒皮肉有點外翻,看著觸目驚心。

「怎麼搞得?知道傷了還不會小心著點,還往刀劍里闖,我看你是不怕疼!」暮書墨蹙眉,方才遠遠看著明明已經結痂了,這孩子,半點不省心,一時氣惱,將解下來的繩子拿在手裡就往她頭上敲,一邊指責道,「看你還敢不敢!」

「嘿嘿……」暮顏心虛地笑笑,又不甚在意地甩了甩手就要找方旋,只是這手還沒甩完,就被抓住了。

抓著自己的手,掌心溫熱,動作很輕,指尖很美,也很是熟悉,謝錦辰的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