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你今日,不該劫我們的。」暮顏並沒有看方旋,她看著面前的酒,「如果只是普通人被劫,就算報官,想必衙門府尹也不見得多麼盡心儘力,可是你知道,今日,你觸及了王府、將軍府、吏部、禮部、甚至,太子東宮。」

「你糊塗!」少女霍然抬頭,眸光犀利,直直看向上座。

「你!」第一次被一個女娃子指責糊塗,方旋怒氣瞬間就上來了,「你別不識好歹!我給你飯菜好酒是不是讓你忘了自己身份,你是我的俘虜!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暮顏挑眉,冷冷一笑,「俘虜又如何,你沒見吏部尚書家的公子說么,就算我死了,牌位也是進他家祖宗祠堂世代供奉著的,你呢?你們呢?死後,魂歸哪裡?」

「今日圍著你叫著旋哥哥要糖吃的孩子,尚不及豆蔻年華,你可曾想過,若那是他們人生中的……最後一顆糖呢?」少女低聲問道,她的語速很緩,很慢,目不斜視,只是看著微微晃動的杯中酒,說出的話,卻帶著蠱惑般,「一路走來,我見農婦質樸、小娃無狀,是以覺得你們並非盜匪。」

方旋低低一嘆,「不是又如何?如若我不做盜匪,他們都得餓死。」

他閉目揉了揉眉心,示意手下將地下嗚嗚不停地暮雲韓帶下去,才低低道來。

沒有誰願意做盜匪,如若衣食無憂、生活喜樂,誰願意過著刀口舔血與官府作對的日子,他們原是易縣百姓,過的也是農耕紡織的平穩日子,雖不至於如何富裕,可也安居樂業。可是三年前,易縣洪水來襲,連綿大雨下了月余,莊稼牲畜頃刻間毀於一旦,只是朝廷頒發的救災銀兩全都進了縣令的腰包,過來救災的官員在縣衙里住了月余天天大魚大肉、美酒美人,所有上報者都以鬧事罪名抓了起來,月余后,雨停了,官員回朝領賞,縣令也陞官了。

唯有他們,家破、人散,一無所有。

只能窩在這不見天日的小小山洞裡,做一個人人聞之便唾棄、時時刻刻擔心官府查抄的盜匪。

正說著,有手下匆匆來報,「頭兒!有數十黑衣人打進來了!」

「什麼?!」原本還沉浸在往事里的少年豁然回神,抄起手邊的大刀就起身,「殺回去!」

他這山洞易守難攻,就憑數十人,也想攻進來?沒門!再看暮顏,這小丫頭也是不靠譜,原來是拖著時間讓他掉以輕心,「來人,把她也綁起來!跟另一個一起帶過來!」

不靠譜的小丫頭,「……」她冤枉,什麼都沒幹。

正覺冤枉的暮顏突然靈光乍現,抓住了剛剛那人所說的重點,挑眉問道,「等等!……你說,是黑衣人,不是官府?」

「是……數十個黑衣人,領頭的那個,還坐著輪椅呢!」那名手下就是綁著暮顏回來的,從始至終看著這女子從人質到上客,自始至終氣勢在線絲毫沒有作為俘虜的自覺,一時間也有點唯唯諾諾的,還有點兒說不清的……膽顫,這會兒被問,回想一下就回道。

輪椅?謝錦辰?

第一個找來的竟然是他?

「誒!等等!」暮顏趕緊拽住就要出去的方旋,方旋大手一揮,刀鋒「唰」地一下險險掃過暮顏右臂,衣袖瞬間被隔開,然後,渾圓的血珠就紛紛沁了出來,在白皙的手臂上形成刺目的血痕。

「嘶……痛!」少女皺眉。

方旋一愣,他不是故意的,只是下意識的反應,卻也過意不去,他從不主動傷人。想要道歉的話就要說出口,一想到外面的情況,又板著臉沖手下吼,「還愣著幹什麼,綁起來!」

「……啊……啊!是是是……」那名手下膽戰心驚地手忙腳亂的來綁暮顏,這會兒,暮顏卻是異常配合,也不掙扎也不說話了,安靜地方旋有些不適應,咳了一聲,道,「你認識那黑衣人?」

「嗯,輪椅上的認識。朋友。……哎,輕點,弄到我傷口了。」

「啊……好……」手下偷偷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這是個什麼事兒呀!這小丫頭怎麼比剛剛那個咋咋呼呼的還難對付,明明自己是個盜匪啊!還有,剛剛頭兒那冷颼颼的表情是怎麼回事?不是你要綁的么?

好不容易把這丫頭給綁了,這丫頭也是金貴,一會兒碰到傷口,一會兒太緊勒疼了,一張嘴雖說和另一個尖叫怒罵的不同全程都是和風細雨的嘀咕,態度也甚是客氣,可是……這背後就是涼嗖嗖的啊!等到綁完,只覺得背上黏糊糊一片,冷汗涔涔的了……

結果這小丫頭還不滿意,「誒,方旋,我跟你說,你這手下不行,綁個人都這麼墨跡。」

大姐,要不是你這個不好那個不舒服的,我能這麼久啊?再轉念一想,也不對呀,自己一個盜匪,憑什麼管人質舒不舒服?搖了搖頭,自我嫌棄,一定是魔怔了!

方旋也很是嫌棄地瞥了一眼,提留著暮顏就往外走,自己的手下跟個傻子一樣的差點倒戈這件事,他沒看到,一定沒看到。

三人走到石橋上,正巧遇到暮雲韓也被提著過來,她嘴裡的抹布始終不曾被拿掉,只能一雙眼睛無限憎惡地瞪著暮顏,期待在她身上瞪出無數個窟窿似的。

搞得倒像是她害她進來的一樣。

暮顏也不屑於跟她玩,只看向入口處。原本洞口很是隱晦,一般人就算經過都不一定看得到,如今那些掩蓋的枝丫草木都被清理乾淨了,一下就能看到洞口正對著的男子,輪椅之上,一臉寒霜,彷彿數九寒天般的沁涼入骨。而他邊上,站著暮書墨,也是從未有過的正經嚴肅的表情。

見到他們出來,看到被五花大綁的暮顏,那寒,便更加徹骨了。謝錦辰幾乎是下一秒,就看到了暮顏手臂上的傷口,黑色瞳孔里颶風席捲而來,「他們,傷了你?」

聲音森寒。有風,在腳踝處盤旋,宛若碎骨從地底探出,抓住了腳踝,直直將你拖進無邊地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