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五章 窮!

第五章 窮!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格外受寵的將軍府三小姐暮顏,到底受不受寵,想來良渚帝都熠桐的人都知道。

三小姐?那個鄉下來的?私生女而已嘛!誰會寵一個私生女!聽說什麼都不會,想來也是嘛,鄉下來的,能會什麼呀?怕是這麼多年了,從來沒見過什麼是琴棋書畫吧?

嘿,你們不知道么,將軍那個跟著一起回來的副將,說是各處懸賞邀請名醫,想要給三小姐治病。不是病,這三小姐啊,是個廢的!丹田生來就破碎的!啊喲!那真是廢物呢!

這就是,熠桐人花了數十個茶餘飯後的閑暇時光,得出的結論。

開元十五年剛過完年的時候,一個精緻美麗的孩子在暮離副將的帶領下,帶著鎮南大將軍的手書敲開了將軍府的大門,她說她叫暮顏,已經14歲,她的父親,叫做暮離。這本不是什麼大事,大戶人家誰還沒有個流落在外的私生女。

但是對於鎮南將軍,就成了京都熠桐茶餘飯後最大的談資了。誰都知道,鎮南將軍驍勇善戰的英雄人物,但後院卻連一房小妾都沒有。夫妻恩愛,琴瑟和鳴,多年來連爭吵都沒有。卻不料,竟冒出來一個私生女。

將軍夫人吳氏是國公府幺女,當年艷冠熠桐的名門大家閨秀,知書達理卻也天生傲骨。成婚十五載,自己夫君帶回一個十四歲的女兒,如何能忍?暮顏回府的第二日,將軍夫人就自此皈了佛門,進了將軍府後院的小佛堂后,再也沒有出來。

將軍府大房一脈總共兩個女兒,一個將軍夫人所出嫡女暮雲雪,一個庶女暮顏。子嗣單薄,人丁不旺。暮雲雪如今15歲,像極了生母,詩書禮儀、琴棋書畫自是極好,小小年紀暮氏劍法已經舞地像模像樣。乃是聖旨賜婚的未來太子妃。

二房暮恆乃是暮離同父異母的兄弟,早年從軍,奈何心不在此,成婚後便棄了改而從商。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大兒子暮雲翼今年17歲,長得很像暮恆,俊俏無比,聽說幼年之時已經展現竟然的武學天賦,小小年紀就跟著暮離去過戰場。15歲的二兒子暮雲清到更像個儒雅學士,飽讀詩書,喜愛文墨不喜舞刀弄劍。小女兒暮雲韓今年14歲,二房夫人鄭氏當年差點難產,暮雲韓自小體弱,故而格外溺愛些。

三房暮書墨則是老夫人老年得子,如今年僅19,至今未曾婚嫁,終日遊手好閒,十足的公子哥兒做派。

還有一個女兒,老夫人所出,幾年前嫁入了宮中,如今深得皇帝陛下寵愛,於前年生了一位公主,封了貴妃,封號端謹。

這些,都是沉施告訴暮顏的。當日,回了將軍府,見過了夫人和老夫人,她就被安排到了整個將軍府最偏遠的小院里無人問津,沉施是第二天被安排過來的小丫鬟,也才不過13歲,比她還小。

說是上個月剛被買進來伺候暮雲韓的小丫鬟,因著年紀太小,又不是很伶俐,總不得主子喜歡,便被打發了過來。

沉施還是暮顏給起的名,聽說暮雲韓給她的名是春花……總覺得有股土渣子味。

暮顏蹲在小院里一邊除草,一邊聽沉施念叨著整個府里的基本人員情況。說實話,沉施也是初來乍到,更多的她也是不知的。

但暮顏,卻有一個困擾了她很多天的問題……

那日遇到她這個爹之後,她才知道,這個大陸以武為尊,功法的基礎是真氣修鍊,人在出生時,四肢百骸筋脈里,都是有真氣的,修鍊者就是要打通這些經脈,每個人用他自己的方式來運行,以達到不同的效果。真氣修鍊分九品。而真氣運行的基礎,就是丹田。

而她的丹田,是破碎的。這輩子都無法凝聚運行真氣。她爹說這話的時候,悲戚而不忍。

因為這代表著,在這個以武為尊的大陸,在這個以武齊家的將軍府,她就是個廢的。

但是,她體內有真氣,她可以運行真氣。這就是讓暮顏最疑惑的,她爹說的修鍊方法和她在寒冰洞牆上看到的完全不同,她一年來閑著無聊胡亂修鍊,倒也沒有走火入魔,反而似乎還頗有成效。她能聚集真氣,雖然她沒有辦法讓這些真氣存在於她破碎的丹田裡,可是她可以吸收空氣中的真氣……她不敢問,不敢透露,也因此,不敢在這個人多眼雜的將軍府里光明正大地修鍊,只能每晚偷偷的練。因此,這個偏僻無人問津的小院,她還是很滿意的。

==

小院很小很偏,從大門入,要穿過長長的迴廊,然後一路往西北角走,一直走到迴廊沒有了,鵝卵石小路也沒有了,才能到自己的小院。將軍府沿路都有花盆、石燈籠,可是她小院附近,方圓好幾百米,都是沒有的。

若不是看到將軍府的圍牆就在邊上,她都要懷疑,這麼荒涼破敗的院子屬不屬於將軍府。

「小姐,您在聽奴婢說么?」沉施蹲著一起除草,這個小姐很奇怪,事事親力親為,而且格外平易近人。

「你家小姐聽著呢,都跟你說了,不要奴婢奴婢的,要說我……什麼壞毛病,就是改不了。」如今冬日剛過,有些地方積雪還未化,院子里雜草倒是長盛不衰,不知道是什麼品種。院子估計荒廢了很多年,屋裡的傢具也是缺胳膊少腿的那種,恐怕淘汰下來很有些年頭了。

「是。我……」

「對,這小院就我們倆,不用那麼大規矩。」暮顏站起來活動活動自己已經有點麻的腿,拍拍沉施的腦袋,笑嘻嘻地說:「乖,去打點水來洗漱下,本小姐帶你出去吃好吃的。」

豈料,沉施皺著小臉站起來,猶猶豫豫地說:「小姐,你已經連著出去吃了好幾天了。啊不對,除了第一天你在府里用膳外,你天天溜出去吃。小姐一頓飯差不多吃二兩銀子,可是前幾日管家說小姐的月例才五兩,奴——我的月例才一兩,那麼我們加起來只夠小姐吃三頓的……」

她習慣性地想說奴婢,說到一半,看到小姐斜過來的眼神,趕緊改口。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