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沉施嘀嘀咕咕去廚房,覺得自家小姐越發不在意自己的身世了,自己拿自己一個勁兒地尋開心。只是,當她端著糕點回來的時候,卻發現,小姐不見了,連帶著,南瑾也不見了。

所以——剛剛小姐,是支開她溜出去了?

暮顏,的確是溜出去了,而且就是故意支開了沉施,誰讓她絮絮叨叨的……

其實此刻天色尚早,今日大霧,目光所及也看不清什麼,路邊饅頭包子已經早早地吆喝開了。她走到一個饅頭攤位前,「老人家,來仨包子。」

「好嘞!公子,您的包子。小心燙嘴。」老人家很是和善遞過熱氣騰騰地肉包子。

付了錢,遞了兩個給南瑾,她一邊漫不經心地走,一邊捧著熱乎乎的肉包子啃,桃源鎮的包子,素的占多數,帝都熠彤的包子,卻幾乎都是肉包,雪白的皮,香噴噴的,一口下去,肉汁便溢出來了,貨真價實的大肉包。比之桃源鎮,明顯更大、更白、更香。

卻總無端想起那段歲月,回頭看到南瑾拿著包子並沒有吃的模樣,突然想要自言自語一番。

「我在來到將軍府之前,待在一個小鎮,那個小鎮,民風淳樸、鄰里和善,也沒有那麼多的利益之爭,和熠彤相比,顯得格外歲月安好。」

「如果不是發生了那件事,恐怕我會一輩子呆那裡。雖然,那裡的包子皮都沒有這裡的白,雖然那裡沒有千姿坊,沒有胭脂水粉,那裡的人也許一輩子都不用胭脂水粉,女孩子的臉上,紅彤彤的還很粗糙,哪有這裡的細皮嫩肉。」

「可我就是喜歡啊,沒有害怕、沒有躊躇、沒有誰瞧不起誰、誰想要踩著誰,沒有這種身處大霧的茫然和無措。」

少女絮絮叨叨的自說自話,她也沒有想要南瑾回答,南瑾是個悶葫蘆,他的身份她隱有猜測,因著這樣的猜測,她更不指望他跟她嘮家常嗑八卦。只是在這樣的環境里,突然想起那個自己吆喝著賣包子的冬季,只想要說說話,只想要有個人聽她說說話。

南瑾落後於半步的距離,看得到她霧氣里濕漉漉的睫毛,和手中冒著熱氣的包子。一時間有些出神。今生多少年他也不知道,也從來沒有過和人這般走在路上,捧著包子聽她說話的平和。

有些美好。有些眷戀。

於是,一個絮絮叨叨地說,一個安安靜靜地聽,到後來,說得也說完了,聽得也啃完了包子,兩個人一路走著,雖說無言,倒也不尷尬。彷彿原本就該是這樣子的。

霧漸漸散了些,萬品樓的招牌遠遠能看到了。郭掌柜站在門口背對著外面指點著小廝在刷門,這幾日相對清閑一些了,該做的準備工作都做的差不多了,只剩這兩扇門,需要刷成硃紅色。郭掌柜回頭恰巧看到了暮顏帶著一個不認識的隨從一樣的男子走來,便轉了身,含笑站在門口等待。

郭東升是牙行老闆聽說她還想要找個掌柜,特意推薦給她的,說人品值得信賴。這些日子下來,也的確是個信得過的,能力也不錯。

她加快了步子朝他走去。

「東家。」掌柜郭東升恭恭敬敬行了個禮。這幾日,他早已被這個少女的奇思妙想給折服了。他本也是經商之家,奈何家道中落,多年來只能當個賬房先生勉強糊口。

前不久,自己連賬房先生的活都給丟了。東家小兒子從店鋪拿了銀子,卻誣陷他手腳不幹凈。

幾日前,這個孩子找到自己的時候,他是不太寄予希望的。以為和往日相同,不過糊口罷了,畢竟上有老,下有小的,為了養家糊口,哪怕不如意,也是要去做的。

而對方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能懂什麼?怕是家裡有點錢,拿出來玩玩罷了。

卻不想,才幾天時間,這孩子的一些想法和舉措就讓他嘆為觀止,他自詡在經商方面還是有些能力和天賦,但這孩子的一些奇思妙想看著天馬行空沒有邊際,實則心思玲瓏剔透人心拿捏極其精準。而且,東家還許諾,年底會有分紅。一開始他還不知道分紅是什麼意思,後來她跟他解釋,說分紅就是按照一年的利潤給的獎金。

一時間,竟覺得全身上下打了雞血似的。

連帶著對那少女,都敬仰有加。

「郭掌柜請不必多禮。」暮顏受了這禮,帶著郭東升去了後院,南瑾沒有得到吩咐,自然跟了進去。

郭東升為暮顏二人沏了茶,也不坐著,垂手低頭伺候在一邊,道:「東家有何吩咐?」

暮顏招呼他坐了,才拿出了手裡的方子,交給他:「這是我近日整理的方子,你拿去看看。過幾日,萬品樓就要開張了,有些事情我跟你重申一下。」

暮顏喝了一口茶,又順手拿過空杯子,給郭東升倒了一杯,郭掌柜誠惶誠恐推拒不過,才道了謝,接過茶喝了。暮顏接著說,「沉施尚且年幼,資歷不如你,很多地方你多擔待,萬品樓還是要你多加操心,就當做自己的來經營,我相信你,你也不必覺得自己是我的下人般,我要找下人的話,牙行多得是,也不會花了重金請你來。我們是合作,是共贏。共贏就是,我賺錢,你也能賺錢。」

郭東升一怔,端正了顏色,點頭稱是。他覺得,也許他以為的了解這孩子,不過是看到了冰山一角。她有太多新奇的辭彙和想法,總讓他產生一種,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感覺,倒忘了,對面這個孩子,不過十幾歲。

「不過對外不要說我是東家,也不要提起沉施,你可以說是你自己也沒有關係。我放沉施在這裡不過是要她歷練,也絕不是想要監視你。」

「東家,我自然信你的。更何況我自認為雖然能力有限,但偷雞摸狗手腳不幹凈的事情斷斷不會做。我家祖上也是書香門第,不過家道中落,才只能做個賬房先生,勉強糊口。」他站起身,一臉嚴肅的保證。

暮顏笑笑,再次招呼他坐下,才笑道,「跟著我,相信我,你不會只是一個賬房先生。」

她笑地清淺,說地隨意,郭東升卻一臉激動,唰地一下又站了起來,大聲說道,「是!我郭東升,一定緊隨東家!萬死不辭!」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