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沒多久,老夫人也盛裝出席了,穿著她壓箱底的誥命朝服,拄著龍頭拐杖,一百零八顆珊瑚珠紅如泣血,甚有威嚴的模樣。

傳旨的公公剛剛好也到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聞鎮南將軍暮離之女暮雲雪,嫻熟大方、溫良敦厚、品貌出眾,朕躬聞之甚悅。今太子年已弱冠,適婚娶之時,當擇賢女與配。值暮雲雪待字閨中,與太子堪稱天造地設,為成佳人之美,特將暮雲雪許配太子為妃,一切禮儀,交由禮部操辦,擇良辰完婚。」

公公尖細的嗓音抑揚頓挫氣都不喘一下地讀完,待眾人呼完萬歲皇恩浩蕩,嬌嬌柔柔地說了聲,「恭喜老婦人、恭喜大小姐」,便雙手遞過了聖旨。

老夫人保養得宜的臉上,笑得每一條皺紋都清晰可見,上前一步遞給總管一個墨綠色的荷包,荷包里的東西不言而喻。

公公再三道了喜,甩著拂塵翹著蘭花指婀娜多姿地走了。

老夫人吩咐了嬤嬤對下人們各行賞賜,便帶著暮雲雪去了祖宗祠堂。按照規矩,聖旨是要供奉在祠堂里的。當下見無事了,暮顏便轉悠著回了小院。

早上還陰沉沉的天,此刻卻又淡淡薄陽,南瑾坐在院子里擦匕首,那把匕首通體黑色,造型狹長,泛著金屬的色澤。這個沉默的少年閑來無事總愛摩挲擦拭,是以一塵不染光可鑒人。

少年很美,刀光很利,微風拂過散落的髮絲,露出精緻的下頜,線條優美卻不女氣,宛若罌粟。

暮顏靠著門扉看了許久,才打破這刻的寧靜,她叫,「瑾。」

少年抬眸看來,帶著點兒灰的瞳孔里一塵不染。

他不語,以眼神詢問。

「過幾日,我要去麓山書院讀書,你陪我去。」沉施得留在這裡,留在萬品樓。

「好。」

「瑾。」她突然起了詢問之心,走到桌邊坐下,斟酌了下問道,「你教我……習武吧?」

少年抬頭,微微錯愕,然後很認真地說道,「我不合適。」

不是你不合適,而是我不合適。暮顏微微挑眉,意思是,並不是自己不合適習武,而是他不合適教么?

「為何?」

少年低了眸子,過了半晌,才低低說道,「我只會殺人。」

言語之間,是淡淡的寂寞和空洞。

暮顏突然就不知道說什麼了,就比如你有故事,而我,不是那個適合聽故事的人。

很明顯,今日找了個不合適的話題,她剛想起身,就聽南瑾又說,「要習武的話,找他。」

「他?」錯愕地回頭,他是誰?就見南瑾指著小廚房,小廚房裡,沉施端著盤子正好出來。沉施?自然不會,那便是盤子里的東西?

「謝錦辰?」自從那日一別,每隔幾日謝錦辰就會派人送來松子酥,如今一看便知。

「是個高手。」南瑾點頭,他說的其實是青影,但他自然不知,只知道沉施說謝過謝大人。暮顏自然也知道是青影送來的,只是……他們還沒這麼熟,有些東西,不便告知。

習武的事情,以後再議吧。

第二日,暮顏起床的時候,沉施就咋咋呼呼說開了將軍府的大事,說是暮雲雪傍晚時分去了佛堂,只是將軍夫人並沒有允許她進入,她在院子里站了一個時辰后,就出來了。也看不出什麼情緒,彷彿和往常並無差別,連嘴角的弧度都沒有絲毫變化。

這個帝都熠彤的第一千金,永遠完美到無懈可擊。

隨後不到半盞茶的功夫,暮雲翼也去了佛堂,這一次將軍夫人卻開了門迎了他進去,小半個時辰之後,他出來了。

只是之後,暮雲翼便拿出了鎮南將軍的手書,那封手書,和暮顏帶回來的手書筆跡相同,風格卻完全不同,洋洋洒洒好幾頁紙。

首先,表達了自己遠在邊關的無奈之情,和對將軍府的眾位的思念之情,話鋒一轉,哀思如今年邁,萬事順心,唯有一事,每每思及,深覺愧對列祖列宗——膝下無子繼承偌大家業。接著,畫風再轉,誇獎暮雲翼雄才偉略、大將之材、堪當重任云云。最後,點睛之筆,全文中心思想,將暮雲翼過繼到大房一脈,為將軍府世子爺,暮府下一任家主。

此手書一出,將軍府上下盡皆沸騰。甚至,國公府夫人深夜來訪,表示不會接受這個事實。

可是,將軍親筆手書,將軍夫人更是派了婢女來表示自己同意的態度,既如此,這事兒也就板上釘釘了。

暮雲翼,成了將軍府未來的繼承人將軍府的世子爺。那位,驚才絕艷、溫潤如玉的少年,站在了熠彤的舞台中心。

這一些,其實從昨晚就已經開始傳遍了,只是他們在這偏遠小院里也是耳目閉塞的很,前廳再大的事情,也傳不到這裡,這也是沉施一大早從下人口中聽來的,她絮絮叨叨說的口乾舌燥,聽故事的人卻窩在床上攏著被子眼睛都沒睜開,都不知道聽進去沒。

「難怪昨天我看鄭氏對著暮雲翼態度不冷不熱的,還以為不是親生的。想來,是提前知道了這事兒?」暮顏摩挲著下巴,卻又覺得不太像,這難道不應該是二房一脈的榮耀和希望么?甚至,幾乎等同於以後整個將軍府都是二房掌家了?

不然,國公府怎麼會強行想要介入?

思及此,突然起了戲謔之心,眯著眼嘿嘿一笑,「如此想來,反而暮雲翼更像是私生子啊……不會被我一不小心說中事實真相了吧?」

「小姐勁瞎說,將軍才不是這樣的人呢……」沉施看著半睡半醒的自家小姐,很是嫌棄,一邊打掃著屋子,一邊辯解道。

「嘿……將軍不是這樣的人,那你家小姐難道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暮顏瞪了眼一個勁嘀咕的沉施,「這小小年紀的,就知道護著別人了,胳膊肘還往外拐了……」

這一瞪,倒是把瞌睡蟲瞪沒了,麻利地起床穿衣,吩咐道,「昨兒個謝錦辰送來的糕點去拿來,你家小姐餓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