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一路無言靜默。

暮雲翼感受得到身後少女落在自己後背的眼神,帶著點兒探究和防備。許久,他嘆了口氣,有多久了呢……有多久,沒有人能讓他不安,沒有人能讓他手足無措。

宛若隔世。

他駐足,轉身,含笑問道,「顏兒,可是惱了?」

陰天。雨前。空氣中有濕漉漉的味道。今日初次見面的少年看過來的眼神含有太多的東西,一如方才門口那一瞥。

複雜到讓她微低了頭,避了開去。半晌,才不動聲色地反問,「為何要惱?」

暮雲翼輕聲解釋,「惱我未經你同意,就把六年前的事情說出來啊……」

暮顏笑了笑,只是那笑,很輕,很柔,帶著點兒繾綣,就像是低頭時滑落在額間的碎發拂過肌膚。

她說,「怎麼會?大哥也是為了我好,如此,二叔總該顧及著當年我的照顧之恩,對我多加照拂的。如此,我這個廢物私生女,在將軍府的日子,就會好過很多。」

說完,又是自嘲一笑,笑意里的涼薄和寂寞和不遠處正廳里的歡愉和熱鬧格格不入,笑完,抬頭,眼神里已冰涼如斯,連聲音都淬著冰,「可是大哥,6年前,我不在邊關。」

正廳的大門就在眼前,進進出出的婢女穿著過節壓箱底才穿的服飾、戴著主子平日里賞賜的首飾進進出出,走路姿勢是極美的,眼神嘴角的弧度是講究的,既不顯得冷淡,也不會過分熱情,也因此多了幾分刻意。

將軍府兩位少爺,年齡正好,該是選通房丫頭的時候了。

暮顏冷著眼,勾著意味深長的弧度,隨手招了一個正好餘光偷偷瞧過來的婢女,交代了請她領著大少爺進門,招呼著十步開外可以避開的沉施轉身走了,這頓接風宴,不吃也罷。

暮雲翼看著暮顏明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背影,苦澀地笑,是啊,六年前,你自然不在邊關……可是,我總希冀,六年前你便是在的。如此,我也不必苦苦尋你六年,你也不必這般的苦。

大伯廣招名醫,只為了治你的丹田,雖是好意,卻也幾乎是昭告天下你的丹田破碎,你說你是將軍府的廢物私生女,這些日子,這六年來,若我在,必不會苦了你。

我從未想過騙你,我遇到了你,就在六年前。你卻不記得我罷了。當日洞窟匆匆擦肩而過,你說,你叫小夕。

我尋你六年,無人知道,我耳力極靈,過耳不忘,憑著當日三言兩語,我在茫茫人海大千世界尋你六年,絕望到我幾度想要放棄。

放棄吧……一個孩子,如何活得下來……我一遍遍告訴自己。

你可知道,當我站在眾人之外,聽到你清冷一句「是的,大姐。」

宛若雷擊,又似重生。

原來你在。

而我,回來了。

餘生,我以整個將軍府,免你一世顛沛流離風霜雨露,予你此生安然無虞尊榮富貴。

她躲在一個山洞裡。黑暗。潮濕。陰冷。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重的霉味和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身邊有急促的呼吸聲,帶著痛苦的呢喃。

光線昏暗,她看不清身邊的人長什麼樣子,可是隱隱透過來的溫度,高得嚇人。他發燒了。

洞口微弱的光線被擋住了,有衣擺劃過地面的聲音。腳步輕緩,彷彿死亡圓舞曲的前奏,又似死神舉起了他漆黑的鐮刀。

空氣壓抑到彷彿可以滴出濃黑的墨汁來。

她死死捂住了嘴。

「小郡主,你逃不掉的……」就像古老的咒語,來人的聲音竟如同大提琴音般動聽悅耳。他黑巾蒙面,雙眼緊緊盯著她,就像毒蛇尋找到了自己的獵物。

「為……為什麼?」她驚恐地問……

「因為,很多很多人要你死啊……」說完,來人咯咯笑起來,彷彿很多人要她死是一件令他很愉悅的事情,那笑聲,在這狹小閉塞的洞里回蕩著,像一張網,緊緊裹覆,越收越緊,連呼吸都艱難……

「啊!」暮顏突然尖叫一聲,醒了過來。

一摸,額頭上冷汗涔涔。是夢啊……可是那雙眼睛陰狠、毒辣,彷彿淬著毒泛著綠光,即使是夢裡,都讓她忍不住心悸。

天暗沉沉的,風雨欲來的樣子。她在院子的吊床上小憩了一下,似乎並沒有過多久。

「小姐?怎麼了?」沉施匆匆走來,手上還沾著滿手的白粉。

「沒事,一不小心睡著了,做了個噩夢。……你在做什麼?」她準備起身,估計沒一會兒宮裡就要來人了,全府上下都得去前廳接旨,這事兒,只可以早去絕對不能晚了。一低頭,看到蓋在腿上的薄毯,因著剛剛起身的動作,快要滑到地上了。

「你給我蓋的?」

「不是……我在做點糕點。」沉施抬了抬手,「小姐要洗漱了么,那我先去整理一下再來伺候。」

「恩,去吧。」她坐起了身,卻也沒有急著下地,因著那個夢,總覺得整個人提不起勁。這一點都不像夢,倒像是……回憶。

如果真的是逃亡路上發生的事情,那麼後來發生了什麼?又為什麼會有「很多很多人」要她死……

彷彿一張巨大的網在頭頂鋪開。她無處可逃。

回來,到底是對是錯?當年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沉施過來就看到她家小姐坐在吊床上不知道想什麼想得發獃,兩眼無神,也沒什麼表情,可是就是讓人心跟著一沉的那種,讓人只想蹲下來抱住自己。

她擔憂地開口,「小姐……」

「恩。去換衣服吧。」知道目前多思無益,只能往後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她搖了搖頭,像是要揮走腦子裡那些讓人低落的東西,梳洗完畢趕往前廳,意外地在半路上遇到了從牆外匆匆翻牆進來的暮書墨,於是倆人結伴而行。

今日去的早,老夫人還未到,又精心修飾了一番盛裝出席的暮雲雪美得更是驚為天人,連暮顏都微微愣怔了,倒是暮雲韓,難得的不在狀態,似乎心不在焉。

她和暮二叔打了個招呼,便也找了個最靠外的位置坐了,暮小叔卻沒有去坐暮雲雪特意空出來的前面的位置,反而就在暮顏邊上隨意坐著喝茶。

喝了一口嫌棄地皺皺眉,放下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