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小院在將軍府最西北角,從這裡去大門要走很長一段路,經過了雜草叢生的小石子路,這段路是沒有石燈籠的,夜晚都黑漆漆的,然後再是鵝卵石的小徑,一路過去,才到亭台樓閣小橋流水,那才是將軍府真正的景緻。

晨曦方起,春寒料峭,沁涼入水。

跟在管家身後緩步而行的少女,背影淡薄的驚人。

沉施跟在後頭,看著這樣墨發披肩,白衣素雪的少女,突然驚覺,她的主子其實才十四歲。往日里,無論她的嬉皮挑逗不羈恣意,還是她所展現出來的淡定沉穩,都讓人無形中忘記了,其實她才十四歲,未及弱冠之年。

她不知道暮雲雪是什麼樣子的,聽說是個近乎於完美的天才,早早就被皇家看中,今日更是要來宣旨賜婚。只是暮雲韓,卻是個因著知道自己含著金湯匙出生,格外嬌氣和驕傲的小姐。

沉施隱隱覺得,她家小姐和所有人都不一樣,卻比所有人都要耀眼。遲早。

暮顏自然不知道沉施小丫頭心中的小九九,她步履穩定而隨意,一步步走向門口。那裡此刻幾乎全府出動,連門口的紅燈籠都換了新的,門口石獅子也結上了紅綢緞,一路走來,所有的石燈籠擦拭的一塵不染,每兩個之間擺著一盆花。

老夫人為首,除了暮小叔和佛堂里的那位夫人,已經都到齊了,所有下人們規規矩矩分列兩邊,垂著頭站著等著下跪迎接。

迎接這個府邸的驕傲衣錦還鄉。

而她那日,自己扣開了門,門房小廝冷著臉,一直到副官表明身份才得到一枚正眼,帶著探究的味道。

她揮了揮手,示意沉施自己在後面站好,才在人群之外稍微提了提聲音,行了個禮,「老夫人,二叔,暮顏來遲。」

沒想到,老夫人還沒發話,站在暮恆身後的暮雲韓倒是搶先說了話:「哼!真當自己是將軍府小姐么,讓所有人都好等!不過是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女。」

最後一句話明顯比前面那幾句低了不少,想來,也知道這話不好當著老夫人的面亂說,只能以大家都聽得到的「輕聲」嘟囔了一句。

暮顏眉眼微微一挑,卻不動聲色。

暮恆回頭一聲厲喝:「住口!這般市井婦人的話,也是你一個名門閨秀該說的?莫要憑白丟了自己身份!」

「爹……我又沒說錯……」暮雲韓嘴角一癟,像是委屈地要哭了。暮恆的臉色緩了緩,終究是自己一直放在手心裡的女兒,也不忍心凶。

暮恆不忍心,不代表某人不忍心,這個聒噪娃娃,她已經沒有興趣跟她打擂台裝柔弱了,她走上前去,對著老夫人和暮二叔行了一禮,站直了身子才微笑問道,「二姐姐這倒是說的我不甚明白了。我以為我們是出來等大姐的。怎麼的就成了等我了呢?讓全府甚至老夫人等我,暮顏可不敢……可是折煞我了。」

懶洋洋的笑,卻絲毫沒有到達眼底。

「你——!」

這般笑意,落在暮雲韓眼中,格外刺目。她自詡美麗,平日里也是細心呵護精心嬌養著,如同孔雀愛惜自己的羽毛般,雖自認為比不過暮雲雪,可在這熠彤也屬於說得上的美人了。這幾日因著某些小情緒脾氣總也不好,如今看著這勾著唇懶懶笑著的少女,微微挑起的眉角媚態橫生,竟覺得也比之不過,一時間氣急,一巴掌就揮了過去——

豈料,用盡了全力的一巴掌,卻被暮顏輕輕鬆鬆接住了。暮顏等的就是她自己挖了坑自己跳進去,嗯,順便再把自己埋起來,她看著暮雲韓有些發紅的臉色,用一種昨日剛剛從大嗓門廚娘那學到的「低聲細語」提醒道,「二姐,這可不是將軍府內院,雖說大晚上的但也指不定有幾個路過的,或者亂嚼舌根的傳來傳去的,你想明日御書房書桌上,多那麼幾封關於將軍府的奏摺么?」

她鬆開手,眼角斜斜挑起,咯咯笑了笑,繼續道,「唔,內容嘛,就是將軍府大房和二房一脈不睦已久,所謂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一家都管不好,何以管這幾十萬大軍?或者,將軍府大房和二房不得不說的二三事?甚至……皇後娘娘的耳邊,說不定也會出現一些關於老夫人管轄之下的將軍府後院二三事……」

「住口!」發話的是老夫人,暮雲韓已經臉色刷地一下白了。

身後的下人彎下的腰,更彎了。都恨不得把頭塞進褲襠里,把耳朵捂起來,免得自己成為那個「亂嚼舌根」的嫌疑犯。

「你——!我——!爹……」在老夫人看過來的陰沉沉的眼神里,暮雲韓急著為自己解釋,卻不知道如何解釋,一時間急的語無倫次。

暮顏卻不接茬了,規規矩矩站在一邊,低了頭,道:「祖母。暮顏失言。若有不妥之處,還望祖母原諒。」

老夫人銳利的眼神掃過去,看著這個很多時候自己並沒有放在眼裡的孩子,看著她四兩撥千斤當著自己的面拿自己當了令箭盾牌,看著這個突然之間有些鋒芒有點兒像某個人的孩子,看了很久,彷彿要把她看透。

可看了半晌,這孩子卻依舊一副溫吞模樣,自知看不出個所以然來,今日也不是追究的好時機,重重地用拐杖錘了錘地,臉色卻是稍霽,「哼!都吵吵鬧鬧的像個什麼樣子?站在這大門口給我丟臉?!」

「暮顏不敢。」

暮恆打量著低眉垂眼的暮顏,再看看一臉急的通紅也只能「我你爹」的自家女兒,突然覺得,他應該重新審視這個小侄女了。這個放養在將軍府後院的私生女,舉手投足間,盡皆風情,半分局促和不安都沒有,連說話,都能一下抓住重點。

老夫人素來重視清譽影響,就算再不喜歡二房一脈,但對外一向是做得滴水不漏的,這孩子……

心思迴轉間,竟玲瓏至此。

而且剛剛她抓住雲韓的速度……雲韓雖說身子弱不適合練武,但為了自保他也教過她幾招防身,她氣急之下揮出的手,就被這般輕易抓住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