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小譚忍不住好奇,想看看這新回來據說平庸廢物可是他家爺明顯很關注的三小姐棋藝如何,於是湊上去看了看,嘴角抽了抽,就愣在當場了。

沉施剛剛曬完被子,見狀,也湊上去看了看。嘴角抽搐了——她雖然不懂下棋,但是,棋盤上亂七八糟的樣子,她還是懂的,而且已經所剩無幾的黑棋……於是,她覺得,她家小姐正在糟蹋那副一看就很值錢的棋……

小譚和沉施對視了眼,都齊齊看向暮書墨,再對視一眼,達成一致意見:這暮三爺,還真能陪著玩兒……

將兩人的動靜看在眼裡,暮顏一點不好意思都沒有,理直氣壯的說說:「我都說了,會一點兒。」

暮書墨樂了,於是問道:「琴棋書畫、詩詞歌賦,可是會一點兒?」

「恩,就一點兒……」趴著的少女彷彿根本不在意他們如何想,依舊一顆一顆子丟著玩,轉眼間,棋盤上黑子已經幾乎沒有,就剩下幾個兀自飄零著……

暮書墨突然很嫌棄她,這孩子還真是,大家閨秀的東西半分沒有學會,他淡淡開口:「我倒也的確是第一次遇到你這樣與帝都少女大相徑庭的人。以後也別說會一點了,別人還以為你是自謙。原想著送你玩玩的,如此看來,這棋盤,於你無益。」

「一點,本就不多。再說,我如今14歲,也就到了帝都多少天,能一樣才怪異。」她似乎頓了頓,看了看自己的手,上面不知何時起了兩個肉刺,靜默了下,便也開始扒拉起肉刺,一個用力過猛,肉刺是被拔了,一個渾圓的血珠沁了出來,她也不在意,左右看了看,扒拉過對面暮小叔的袖子一擦,也不管暮書墨一下黑了一半的表情,左右端詳著自己的手,滿意地接著說道,「原也不想一樣的。我更喜歡十丈紅塵瀟洒自由,像厲千星那般的大家閨秀,美則美矣,終究少了幾分生機。」

暮書墨氣笑了,掏出帕子遞過去,什麼壞習慣,逮了別人的袖子就擦血跡,過得還真是粗糙,小譚又抽了抽嘴角,他家爺的潔癖呢?

暮書墨遞過來的帕子是純白的,倒也看不出什麼奢侈品的味道,暮顏便也接了,接了以後也不擦血了,純白的帕子擦了血跡洗不掉多醜,於是往兜里一塞,也不下棋了,這玩意兒也就最開始的奢侈程度震撼了她一下,吸引力是一點都沒有的。

她只是個俗人,於是,接了剛剛的話題,笑眯眯說道,「小叔想送的話,送我銀子更好。」

「啪!」腦門上又被打了。暮顏捂著額頭反抗:「小叔,你這樣說不過人就打人的習慣可不好!」

「剛拿走我一萬兩……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從謝錦辰那廝那兒撈了多少錢,整個良渚也就你敢!還有,也別以為我不知道那萬品樓是誰家的。話說,本大爺去那吃飯,免單不?」

想都不想,拒絕道:「小本經營,概不賒賬。」

被她理直氣壯地小財迷模樣氣地說不話來,如今,除了皇家公主,哪個小姐手裡有她這麼多資產?

她收起了棋子,想來他們倆一起下棋,那是沒什麼意義的事情。而她自詡為一向不做沒意義的事情。很嫌棄地看了看那把扇子,想來她家小叔倒是一直做沒意義的事,興之所至就搖著把破扇子來找她下棋,這事兒怎麼看怎麼沒意義,還不如睡個午覺的好。

她好像越來越喜歡睡覺。在這樣暖暖的日色中,曬著太陽眯著眼,如同饜足的貓。如此說來,她的小院里,少了個吊床。

她收好棋子,棋盤,又趴回了石桌,百無聊賴的摳手指玩兒,一邊摳,一邊說道:「雖然不賒賬,但是我給你留了個雅間,你去了掌柜的會帶你上去的。在三樓,絕對精緻豪華高端大氣上檔次。」

聽著她一連串的修飾語,暮書墨勉為其難的道:「這還差不多。不過……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啊,你二叔已經跟你安排好了十日後你去麓山書院學習。你的酒樓怎麼辦?」

十日啊?想來有點趕……她得多寫點方子出來。如是想著,卻也沒在意,總有辦法的,就算去了書院,也能開溜不是?

「嗯,我知道了。」

暮書墨見她昏昏欲睡的模樣,便也不多說了,他這個侄女他大約也是了解了,看著有時候獃獃愣愣的,實則心裡比誰都清楚,自己也不需要替她擔心。這麼想著,站起身拍拍袍子,就朝外走去,道:「我走了,跟厲千川約了游湖。就是來跟你說一聲,明天別溜出去,暮雲雪回來。」

所以,這才是今天的正題?

她依舊趴著,似有若無的應了聲,「哦。……你的棋盤。」

人已經走到差不多小院門口了,也不回頭,揮了揮手裡的扇子,揚聲道:「送你了。我打賭贏來的。還有……麓山書院最有名的醫術大佬,叫錢曾。」

暮書墨想著自己侄女文不成武不就、琴棋書畫會「一點」的樣子,也就只能學點醫術了,想來會葯膳的人,對藥草應該是極其了解的。

也不知道這孩子怎麼長的,心有七竅,比誰都玲瓏,活的瀟洒隨心,只是該會的什麼都不會。

不過……他笑著搖搖頭,什麼是「該會」的呢?

暮顏卻想到了別的。

到現在這種時候,說暮書墨只是個遊手好閒溫柔鄉里的二世祖,她是半分不信的了。皇室心思最為深沉,這個帝國兩大戰神,安陽王府和將軍府。

鎮南將軍常年駐守邊關,連府都不回,而對於安陽王爺,若說皇帝陛下絲毫沒有將他監視在眼皮底下的心思,那是不可能的。

功高蓋主,鳥盡弓藏的事情,歷史上還少么?

如今將軍府三爺還能夠心無城府光明正大地和安陽王府走得那麼近,完全不考慮皇帝陛下因此生出來的小心思,不是人傻膽大,就是有恃無恐。

這將軍府啊……水很深呢……她感慨了句,不過這跟她也沒啥關係,當下將棋盤收了起來,拉著沉施拿了舊被單,就著院子里唯二的兩棵樹,做起了吊床。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