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夏斯卡格草,劇毒,致幻。多位於懸崖峭壁之間,很小的一朵七瓣紫色小花。

卻是石楠草的解藥。

石楠草,和人蔘很是相像,卻極其難尋,十年一發芽、三十年一開花、六十年才成株。只需少許就能讓人下肢癱瘓無力,長期服用甚至能讓人肌肉萎縮,再也站不起來。

謝錦辰的藥方里,有一味人蔘。估計連開藥方的太醫們都不知道,石楠草雖然極像人蔘,可是煎過之後的渣,有一種隱隱約約的煙熏味。

也難得,那位能想到這法子,恐怕宮裡的石楠草,都用在了謝錦辰身上。

她背著葯簍步履輕快甚至有些熟門熟路地穿梭在樹林間,一點千金小姐該有的柔弱都沒有,沿途還不忘將市面上買不大到的藥材順手牽羊。

倒是沉施,沒一會兒就已經氣喘吁吁了,暮顏不得不放慢了腳步。

山中樹木茂盛,遮遮擋擋的,天色比外頭暗了許多。昏黃的日色透過山林間樹葉的縫隙灑下斑駁的光影,偶有飛鳥撲騰著翅膀桀桀叫著飛過,掉下一片灰白色羽毛。

氣氛安靜,又詭異。

沉施縮了縮脖子,悶著頭走著。

作為一個每個月拿著一兩月錢的丫頭,她所能想到的最大的艱辛不過是活沒有干好被主子責罰,或者餓個幾頓沒有飯吃,若干的好了,也有可能給與些許賞賜,或者漲一漲月錢。

再之上的困難,她沒有想過,也想不到。

譬如面對這無邊無際看不到的山路,就像去了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里沒有人群,只有未知。這個世界里的自己,渺小,無力,聽天由命。

可是走在前面的小姐,明明跟她一樣瘦瘦小小的,卻彷彿進了自家後花園一樣,時不時蹲下去挖一株她不認識的草……

自己出來是想保護好小姐的,怎麼能拖了後腿呢?她咬著唇,努力平復氣息,小心翼翼跟上。

暮顏自然不知道小丫頭心思如此複雜,她搜尋著附近的草藥,夏斯卡格草在懸崖之上,如今天色已晚只能明日一早去採摘。看了看身後很是疲憊又膽怯的小丫頭,便也不走了,夜裡的山裡太過於危險,她自己倒是無所謂,隨便哪個樹枝丫都可以將就一晚,但是小丫頭不行啊,恐怕她連爬樹都不會。

到了這山裡,小丫頭才更像是一個小姐。

暮顏暗自搖頭苦笑,從葯簍里翻出帶來的乾糧分給沉施,找了棵比較乾淨的大樹下坐著歇息,「天色晚了,你先在這休息,我去找點干樹枝生點兒火。」

「小姐?」她害怕!嗚……

小丫頭的臉都皺成一團了……

「噓!」她回頭剛想說什麼,頓時噤了聲。緊張地左右看去。

從下坡不起眼的角落,拐出一個發須皆白的老人。衣衫破舊卻極為乾淨,破棉襖,厚布鞋,拄著拐杖,佝僂著背卻精神矍鑠,背上也背著葯簍,抬頭看到暮顏二人,很是慈祥地一笑,問:「小姑娘,你們是來採藥的吧?」

深夜,無人的深山,不明老者,神魔鬼怪。沉施打了個哆嗦,茶館里說的都是這樣的故事。雖然現在不是深夜,可也快到晚上了,一樣令人害怕。

於是她往後縮了縮,不做聲。

「是的。」暮顏點了點頭,她們都背著葯簍,要說不是也太睜著眼睛說瞎話了。她也沒有沉施那般膽小,那些個畫本子終究是人們閑極無聊杜撰的,如有雷同,純屬巧合。但是這個老頭也的確是不簡單,臉不紅氣不喘的,她心思迴轉之間,卻並未表露半分。

老者似乎並沒有覺察出兩個姑娘的警惕,走近了放下竹簍,笑著說道,「小姑娘,這斷魂山脈到了晚上可是很危險的。我看你們並非修行者,去我家住一宿吧。我家就在不遠處,過去半個時辰都用不到的。」

莫名想到《西遊記》經典橋段,美女妖精化身老婦老農,誘騙唐僧不得不說的故事一二三……只是這邊自己還在抽嘴角感慨老套路,那邊沉施已經歡天喜地地跳起來拍了拍屁股叫著「好啊好啊謝謝老人家」,然後屁顛屁顛地往前走了……

……剛剛是誰害怕的往後縮?這會兒靠近了發現這是個實實在在有溫度的人,立馬屁顛兒屁顛兒地走了?別以為她剛剛沒看到這小妮子偷偷捏了捏人家的手臂。

還有,剛剛是誰半死不活兩腿打顫需要自己拉著走的疲累模樣……

暮顏撫了撫額,也許在那個小丫頭眼裡,自己很靠不住,又或者,她從來不知道,和野獸相比,哪怕是和那些莫須有的神魔鬼怪相比,人才是更危險的東西。特別是在這種山林夜間出現的,走了這一路連帶氣都不喘一下的老人家……

只是如今,小丫頭明顯入了人家的陣營,而老者一臉慈和地笑著看她,自己再不走,難道能扔她一個人么?這老者也是個人精,剛剛明顯是看出了沉施的弱點,故意湊到她跟前給她解惑的……

算了,就去闖一闖吧,若真出了事,橫豎自己盡量護著,也算給她上一課。她無奈的起身,拍了拍衣服上沾到的草屑,對著含笑的老頭行了個禮,道:「那就麻煩老人家了。我家婢女年紀小,不懂規矩,讓老人家見笑了。」

「無妨,老夫多年寡居,實在冷清。今夜有你們說說話,也是好的。」

似乎知道暮顏的警惕,一路上,老人家什麼都不問,反而絮絮叨叨說了很多這斷魂山脈的草藥分佈,言談舉止之間自有章法,不會過於熱情,卻也恰到好處。

漸漸地,暮顏也沒最初那麼防備了,主動問道,「老人家在這山裡住了許多年了?」

「是啊……許多年了吧……」老人家嘆了口氣,感慨道,「時間太快,年紀又大了,很多事情啊都不記得了,都快忘記自己住了多少年了……」

根據老者所說,他年輕時候是個書院的老師當年就常常進山來採藥,後來年紀大了也就沒什麼雄心壯志了,反而覺得,這山裡甚好,空氣清新,人煙稀少,還有那麼多的稀有草藥,便也就住下了。

最開始幾年,偶爾還會回書院一段時間,後來漸漸地也不回了,反而是他的學生們,經常進山來看他。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