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與此同時——

極北之地,斷魂大山脈終年不化的積雪裡,一個老者拄著拐杖,頂著凌冽寒風緩緩走著。他走的很慢,佝僂著背,看上去弱不禁風的模樣,卻走的很穩。

突然,他轉身,遙遙看向某個方向,皺著眉凝視了一會兒,然後低頭掐指算了會兒,兀自嘀咕,「竟有這般異象……」

說完,他復又轉了回去,繼續走,一邊走,一邊搖頭,「老咯,老咯……」這嘀咕,倏忽之間,便消散在茫茫雪域里。

==

將軍府,老夫人的院子里。

天有些陰,她這個年紀的人,半截身子都入了土,總覺得這種天氣里,有陰風起,貼地盤旋,繞著腳脖子幽幽地轉,陰冷從骨子裡浸透出來,身體的每一處都是空的,有冷風在遊走。

往日里,這種天氣她都要睡一個很長的午覺,幾乎要睡到天地都暗下來,嬤嬤進來叫她吃晚膳,她才慢悠悠起身。

只是今日,聽了那小廝來報,說是看到安陽王爺和謝家那位,從後面小門入,悄悄去了那個落魄院子,她今日的這個午覺便是沒有心思睡了。

正廳靠窗的軟塌之上,四層軟墊,三層綢緞,老夫人坐的極是端正,她閉著眼,右手撥弄108顆佛珠。石榴石佛珠色澤純正,紅的耀眼。

撥了半晌,低低嘆了口氣,終是放棄了,開口問身後的嬤嬤,「對此,你如何看?」

這話問的可謂是沒頭沒尾的,嬤嬤卻聽懂了。只是聽懂,卻不能說透,她低頭回道,「老奴不知。」

老夫人彷彿習慣了她總不願意多說的性子,她是從十幾歲就陪在自己身邊的,從母家陪嫁過來,陪了自己幾十年的老人,聰明、卻謹言,看透,卻從不說透。

伸手揉了揉眉心,看著香爐里的香,凝神靜氣的百合香,可是今日卻凝不了神。

窗外淡淡的光影透過薄薄的窗戶紙,小小的方格里,塵埃起伏不定,昨兒個小丫鬟折了擺進這屋子的臘梅淡淡的香氣襲人。

幾十年前,她也還只是一個愛折花的小姑娘,如今……時光一晃而過,眼見著自己,怕是快要撐不起這將軍府後院了。

她喃喃地低語,帶著些傷感和疑惑,「今日那兩位,自然是書墨那孩子叫來的。聽說,今早他也拒絕了太尉府的拜帖,理由是昨日的法子是暮顏想出來的,至於什麼法子,我也不清楚……我知道他的目的,但我不清楚他為何?昨兒個也是,竟然破天荒護著一個才認識的小丫頭。」

「嬤嬤……那孩子,心思重,卻不說,整日整日的喝酒……我看著也心疼。可是,那是聖旨啊,即使是死了,他也只能空著這張位置給那位郡主啊!」

嬤嬤一驚,皇家的事,不易說。她終是低頭不語。其實,她也清楚,老夫人並非一定要她回答,只是要一個人聽聽她說話罷了。

她遲疑了下,寬慰道,「我看安陽王府那位,是真心喜歡三爺的。想來……」

想來,是不在乎名分的。只是這話,她終究說不出來,名分何其重要,更何況是安陽王爺最喜歡的胞妹,怎麼可能讓她受了委屈。就算是人家姑娘同意,安陽王府也是必然不會同意的。

老夫人自然也想到了。眉宇間揮不去的愁緒,門當戶對的小姐們不同意,門不當戶不對的小門小戶,她又總覺得委屈了暮書墨。

何況……

「這幾年,他也是把名聲給糟蹋了。誰不知道將軍府暮書墨是個只會喝花酒、聽曲子、除此之外一無是處的二世祖?」皺著眉,帶著碧翠色甲套的手握拳,重重地敲了敲榻上小几。

恨鐵不成鋼。

嬤嬤聞言,似乎想到了什麼,卻又覺得不可思議,她搖了搖頭,想來一定是自己多心了。

「你想說什麼,只說便是。」

嬤嬤遲疑了下,「老奴覺得……三爺也許是真心喜歡那位郡主,所以……故意糟踐了自己的名聲……」

她年老,卻也因此見過太多高門侯府男女之事,雖說三爺愛喝花酒是出了名的,但是他眉目之間清明無比,半分旖旎都無……

老夫人聽了,卻淡淡嗤了一聲,真心……她是不信的,對著才幾歲的孩子,哪裡有什麼真心。特別到了她這年紀,更是不相信什麼真心了……

只是……

「不管是因為什麼,這孩子走不出來是真的……平時看著無狀不羈,可是這些年來,誰入了他心裡?一個都不曾。所以昨日看他那麼維護這個孩子,我竟心軟了,若是能讓他走出來,就算是個私生女,又如何,左不過也是我的孫女啊……終究是離兒的血脈。」

嬤嬤聽聞,淡淡笑了,她側身給老夫人捏肩,柔聲勸道,「老夫人這樣想就對了,兒孫自有兒孫福,您呀,放寬了心,好好享受晚輩們的孝敬,就可以了。我瞧著三小姐也是個乖巧的,您看那日您罰她,她二話不說老老實實認錯,可是比二小姐乖巧多了。如今啊,大小姐不在身邊,您總要個孫輩陪著說說話才有樂趣不是?」

如此勸說下,細想也似乎沒什麼不對……老夫人回頭笑,那笑意里,卻終究有點散不去的愁,「你的心總是最寬了。罷了罷了……扶我去睡會兒吧。」

「是。」上前,扶著老夫人的手走向內室,嬤嬤伺候著老夫人躺下,放下帘子退出內室。外頭剛剛還是陰沉沉的冷天,衣服袖子里都是鑽風的。這會兒,卻是明艷艷的日色亮了起來,曬得人髮絲根都是暖的。

她便站在廊下閉著眼曬了會。眼閉上了,神思就開始遠遠地散了出去,她想起三爺,想起那個剛剛進府的三小姐。

那位三小姐才來了府里不過十幾日,就讓其實很是冷情的三爺一次次對她伸出援手多加照顧,如今,不僅僅是三爺,連戰神王爺和那出了名地不近人情難說話的謝大人都從後門偷偷溜去看她,想來也絕對不會是像二小姐昨日個說的那般平庸無能。

想起昨晚那位小姐規規矩矩跪著的樣子,她一時也下不了判斷……搖了搖頭,再怎麼樣也是個主子,半點也不關他們下人的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