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三章 安大娘女婿鬧事

第三章 安大娘女婿鬧事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小鎮外北面兩里地背靠斷魂大山脈的地方,是一片墳頭。走過那片墳頭,就是山脈地界,那裡長了一片金銀花。她山上下來那天看到的。

急急忙忙采了葯回去,才剛拐進門口的小巷子,就聽到乒乒乓乓的砸東西的聲音,以及男人肆無忌憚的辱罵聲——

「死老太婆!你的錢呢!嗯?!」

「聽說你又養了個小女兒,是想把錢都給她是吧?!」

「裝什麼死,快起來!」

……

門口圍滿了人,指指點點滿臉不忍心,卻又帶著點見怪不怪的表情,沒有一個人進去。隔壁嬸子也已經躲到了門外,看到回來的上陽夕顏,趕緊拉過來低聲告誡:「別進去……」

她沒見過這種陣仗,安大娘為人和善,從來不與人發生口角,更別說這樣類似於打家劫舍的事情了,她低低問道:「嬸子,那是誰?」

「噓!安大娘家的姑爺……每隔一段時間就來鬧事拿錢!」

上陽夕顏朝里看去,安大娘已經起身了,氣喘吁吁地靠著卧房的門框上,臉色潮紅,也不知是發燒還是氣的。院子里一片狼藉,翻倒在地的桌椅、蒸饅頭的蒸籠、掃帚簸箕、鍋碗瓢盆……家中總共沒多少東西,幾乎都被砸在院子里。

在院子里發脾氣的男人,膘肥體壯,長相猥瑣,還有一個和安大娘有五六分相像的婦人,面黃肌瘦的,穿著也極為陳舊,打著補丁,衣服油膩膩髒兮兮,看不出原來的顏色了,此刻坐在廚房門口,兀自嚎啕哭著,卻也沒有上前去勸那個男人。

「嬸子,那位,就是安大娘的女兒么?」她忍著心底漫上來的怒氣問道。

「對呀,那孩子也是個懦弱的,半分沒有主見。只知道哭……誒,小顏……回來!」隔壁嬸子看到上陽夕顏朝里走去,趕緊伸手拉,卻不想,這孩子走的極快,一下沒拉著,頓時慌了。跺了跺腳,卻又不敢進去。

以前也不是沒有人勸過,鎮子里誰還沒有個家長里短的相互幫襯,安大娘人又好,自然護著她的人也多,可是這姑爺竟誰的面子都不給,誰上去打誰,又是個當小兵的,力氣大,這又畢竟是人家的家事,管著也名不正言不順的。

一時間,也為那孩子著急,卻也沒有辦法。

「小顏!出去!」安大娘第一個反應過來,趕緊催著上陽夕顏出去,這一聲音也引起了院子里男人的注意,他一眼看過去卻有些呆楞。

繼而猥瑣地笑了起來:「老太婆,這就是你新認的小女兒?怪漂亮的啊……婆娘,你看看你娘,把你妹子養的多好,白白嫩嫩的,穿的衣服多好看,錢啊,都是被這小娃子用去咧!」

不得不說,雖然不是個東西,但沒想到這麼不是個東西,煽風點火,挑撥離間。

果然話音剛落,剛剛還在哭哭啼啼的婦人立馬止住了哭,狐疑地看著門口站著的孩子,一個漂亮地過分的孩。

那位婦人剛剛哭的眼淚還在眼眶,可是現在眼裡滿滿的都是懷疑。

上陽夕顏就在這樣懷疑的眼神里,勾起了嘴角:「以前我一直挺崇拜的,那些個老太太們,前腳剛進門,後腳還在門外,嗓子就嚎起來了。後來我發現,這種收放自如的哭,都是假的。」上陽夕顏就這麼站著,看著院子里的一片狼藉,也不進去,給了安大娘一個「放心」的眼神,繼而看向有些不太明白她什麼意思的婦人,繼續說道,「你說是么?這位姐姐?」

婦人沒有回答,傻不愣登地看著她。

倒也沒想聽她的回答,話題一轉,又問道,「這位姐姐,可有孩子?」

廚房門口的女子傻愣愣地點了點頭,思路有點跟不上。

「雖說,出嫁從夫。但是,懷你的那十個月多累多麻煩,生你的時候有多痛,鬼門關多麼驚險,什麼叫做九死一生,想必姐姐生孩子的時候也知道了。教會你說話、走路、吃飯,想必姐姐也體驗過了。如今還天天起早貪黑的做饅頭供養你們兩個。當然,這一點你還沒經歷。……你見過安大娘的手么,根根手指變形,身體一到陰雨天痛的站都站不直,還得為了你們出去賣饅頭。」

想到前世的母親,遇到了個渣男,早早離了婚,一個人帶著她生活,含辛茹苦,起早貪黑,只為了給她最好的,可那些口口聲聲說要給予的回報最終成了永遠不可彌補的遺憾……

再看到這個只知道幫著男人要錢的女人,怒氣一發不可收拾,她一步步朝廚房門口的女人走去,說出的話,帶著冰寒刺骨的冷,「或者換句話說,你知道她現在在發高燒么?發高燒發到連站都站不直,你卻縱容這個男人在這裡打家劫舍?姐姐,她是你的母親!……我沒有母親,如果你不要,那麼安大娘從此以後,歸我管!」

婦人沉默了、門口圍堵著的人群也沉默了、安大娘也沉默了。

天陰陰地暗了下來,這個突然帶著戾氣的孩子,彷彿戳中了他們從未想過的東西。古老的時代,生養之恩總排在夫妻情義之後,他們教的和受教的,都是在家從父、出嫁從夫。母親?別說他們這些個凡夫俗子了,看看宮裡的娘娘吧,父母是要下跪請安的,視為為臣之道。君臣、夫妻,最後才是父母。

「你想得美,你就是想繼承遺產!廢話那麼多幹嘛,錢拿出來!」沉默之中,院中的無賴第一個吼開了,他頓了頓,突然猥瑣的笑起來,朝上陽夕顏走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手心裡的觸感細膩滑潤,他猥瑣地摸了兩下,嘿嘿地笑:「要不……你回去給我做小,如何?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絕對比跟著這個老太婆要強。」

「相公……」婦人這次是真哭了……

「畜生!小顏,你快離開!」安大娘急了。

上陽夕顏卻很淡定,她忍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突然之間,那陰沉沉的戾氣倏忽之間沒了,她抬頭看向頭頂的男人,彷彿天降了一個大餡餅一樣的驚喜卻又帶著點討價還價的小精明:「可是我想做大的誒!而且我才不要和人共侍一夫,我要你休了她!」

她嘟著嘴,白嫩小手一指,指向門口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的婦人。

「好!你做大!我休了那個婆娘!」無賴幾乎是毫不猶豫,擲地有聲。

自然,眼前的這個孩子如今就白白嫩嫩這麼可愛的,在對比一下只知道哭哭啼啼的黃臉婆,這個答案當然不用考慮。

上陽夕顏卻笑著看向了門口已經驚呆了的女人,嬌滴滴一笑,淺淺說道:「姐姐覺得……如何?」

休……這個時代女子被休,幾乎等於是被判處了死刑。

「小顏……你怎麼可以……」婦人還未做聲,彷彿是被眼前的劇情轉換驚呆了,安大娘卻搖搖晃晃從門口站了起來。彷彿拼著老命一樣沖向那個男人,尖銳的哭喊著,「畜生!你這個畜生!」

「滾開!」奈何一個老太太的體力如何比得上一個當兵的男人,一個揮手,就被推開了,安大娘一個踉蹌,直直倒在了上陽夕顏身上,她終究只是一個9歲的孩子,如何經得住這力度,驚呼一聲,兩人滾成了一團。

「吧嗒……」一塊玉佩落地。

上陽夕顏卻沒有顧得上,趕緊扶起了地上哼哼唧唧貌似摔到了腿站不起來的老太:「安大娘,你沒事吧?」

男人卻眼神一亮,一個箭步上前,撿起來細細摩挲,又舉到頭頂翻來覆去地看。臉上一臉撿到了寶貝的笑容。圓形的玉佩,雕龍刻鳳,通體潤澤,沒有一絲雜色。背後有兩個字「夕顏」,他這樣不識貨的,也看得出玉是好玉,成色極佳,想必是值不少錢,可以在那幫兄弟之間嘚瑟下了。嘚瑟完再去賣掉,想來可以去喝好幾次花酒的。

他一邊嘖嘖稱奇,一邊心思一動,道:「你一個小屁孩,竟然有這樣的好貨?偷來的吧?」

上陽夕顏急著叫道:「還給我!」

「你一個混賬,還給人家孩子!」安大娘也急急忙忙地站起來想奪回這玉佩,卻不想一個腿軟,跌了回去,「啊呀!我的腿!」

「安大娘!你沒事吧?」上陽夕顏站到一半,又跑回去看安大娘,場面一片混亂,小院外的人噤若寒蟬,沒有一個吱聲。

「還給你?如今你都要嫁給我做婆娘了,你的不就是我的?再說,我可告訴你,你一個人來路不明的小屁孩帶著這樣的東西,可是很危險的,誰知道是不是哪裡偷得,萬一官府發現了會被抓走的,我可是為了你好,幫你保管著。這兩日你就安心待著,過幾天我雇一頂轎子來接你走,嘿嘿……婆娘!走了!」

說著,也不看哭哭啼啼的自家媳婦,摩挲著,端詳著手裡的好玉,哼著調一臉喜慶地走了。今日這一趟可是賺大發了!

看到鬧事的離開,門口圍觀的人群說了幾句關心的話,也就走了。隔壁嬸子欲言又止神色不明地也走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