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人精如暮書墨,揮了揮手,看著所有人都退下,才沉聲問道,「如何?」

這麼謹慎嚴肅,必有隱情。

的確有隱情。難怪所有人都查不出來……只是真相到底是什麼,會森涼詭譎到什麼地步?她抬眸看去,正好對上淺灰色的眸子,那雙眼睛古井無波,什麼情緒都沒有,宛若說的不是他自己的事情一般。

「毒。」

6年前,還是孩子的謝錦辰想必傷勢看著極為慘烈兇險,否則不會這六年來無人起過疑心為何再如何「對症下藥」都沒有絲毫起色。

「為何大夫們始終沒有查出病因?」暮書墨問。

「江湖郎中府里大夫大多擅長頭疼腦熱跌打損傷,對於毒本就不擅長,更何況此毒甚是少見隱晦,我也是在閑暇時翻閱醫書古籍中見過,癥狀也的確便如這般像是舊傷未愈罷了。」她淡淡解釋,「何況,世人多明哲保身,謝大人三品大理寺卿,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若人人都診不出,尚且還好,若說了什麼大不敬或者得罪人的,若僥倖治好了便好,若治不好,腦袋就此搬家,可能還累及家眷祖上蒙羞。

何必?

眾人靜默,天淡淡的陰了下來,有風自背後吹過,暮顏低了頭,等,等某個人繼續問。

「那為何……太醫院所有太醫都查不出來?」

是啊,若說江湖郎中府里大夫查不出尚且能夠理解,可是整個熠彤醫術最好、整日里浸淫醫書研究醫術毒藥只為保皇帝陛下千秋萬載的太醫們為何查不出?

她都能知道的事情,太醫院們不知?為何多年來只說舊傷暗疾、無法根治?

嘆息,宛若古老的門扉終於開啟,蒙塵之下的真相,森涼如此。

那位陛下,何曾信過任何人?何況千年傳承早已拔除不盡的謝家大宅?

其實他早有猜測,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當年傷勢遠沒有到終生不良於行的地步……只是沒想到,在這個落魄小院里,被這個小姑娘一語道破。

少女看過來的眼神,帶著點微微地閃爍和痛意,有種感同身受的溫度。世人眼拙,這個穿著樸素被將軍府丟棄自生自滅被世人嘲笑私生廢物的少女,竟這般耀眼。

醫術尚且不論,性子卻通透、練達,心有七竅。

他斂了眸,隱隱有些後悔讓她把脈。

「可能治?」厲千川問。

「能。」斬釘截鐵。

他瞬間睜大了眸子,再如何壓抑,心中的悸動都壓抑不住,哪怕早已做好了一輩子坐在輪椅的準備,這個「能」字對他而言,都如同乾旱了六年的黃土地突然淋到了雨,有什麼東西在生根發芽。

「能治。」她理解那種感受,看著他的眼睛,微笑著著重複,「只是有幾味藥材我沒有,今日起,謝大人且留意著身邊的人,給你喝的、吃的,都不要亂吃,一定要交給心腹去打理。這兩日你把太醫們開的方子託人跑一趟來給我,再把你的藥渣子給我,葯也別喝,偷偷倒了。」

說完,發現謝錦辰只是看著她,期待、激動、壓抑、猶豫,臉部的肌肉因著這些矛盾的心理有些僵硬,連表情都做不出來。

「謝大人?」

「謝錦辰,或者錦辰。」他開口,卻離題萬里,滿朝文武百官、熠彤百姓都稱呼自己謝大人,卻唯有從她口中叫出來分外不好聽,獨獨不願見她稱呼自己謝大人,客套,疏遠。

呃……摸了摸鼻子,少女從善如流,「錦辰哥。」

邊上暮書墨卻不同意了,「你叫我叔,叫他哥?」換來謝錦辰淺灰色眸子意味深長的一瞥,就縮了脖子,得,你自己低我一輩不介意,我介意啥?多個三品朝廷命官的侄子,有何不可?

「哈哈……」見結果終究是可以變好的,也不願攪了這氣氛,笑著轉移了話題,「讓他們進來吧,我們繼續吃,雞湯都涼了。暮三小姐,這雞湯甚是好喝,要不我送我們家廚子過來學學?」

「聽聞令妹身子不太好,乃是不足之症,這兩日我寫個單子,府里廚娘學著做就行。雖說不足之症無法根治,但是調理調理也是有益處的。」王爺的人情,有總比沒有的好。

「那便先謝過三小姐了。……不知三小姐家鄉是哪裡,竟有這般美味。」

「王爺可能不知,是斷魂山脈山腳下的一個小鎮,叫桃源鎮。」暮顏不動聲色。

「倒也確實不知。」

當下也不言語了,都是侯門高府,自小的教養還是有的,吃東西時的沉默倒是半分尷尬都沒有。

戰神王爺吃完雞喝了幾口茶,便說是有事走了,留下了一壺桃花醉,走前一再交代去府里坐坐。暮顏自然笑著答應。隨後謝錦辰也走了。

暮書墨今日很是大方,整壺桃花醉一滴都沒搶,但他把剩下的水晶蝦餃都給抱走了。抱走後沒多久,小譚送來了一萬兩銀票,外加暮小叔的玉佩。

不得不承認,小院有了這張桌子,倒也比原來好看些。暮顏大筆一揮,寫了三個字「白鹿居」,想了想,又寫了三個字「萬品樓」,交給一臉蒙圈的沉施吩咐道:「白鹿居拿回來,掛咱小院門口,萬品樓的招牌就別拿回來了,明兒個直接抬我們店裡。」

沉施眼神亮閃閃的領命去了。暮顏覺得,沉施此刻的眼睛里,就像漫畫特寫無數個「¥」的模樣,剛剛很是熱鬧的小院,此刻只剩她一人斜倚著門框,悄無聲息的,陰沉沉的天氣,愈發的暗了。

她倚著門框,兀自出神,突然,一陣刺痛,從右邊太陽穴直直衝入右眼,一如剛剛來到這個世界那一天她想要離開寒冰洞一樣,整個人眩暈到連站都站不住。

她閉著眼摸索著門,跌跌撞撞摸索到床邊。盤腿坐下調息,卻絲毫沒有用,針刺感愈加強烈……

她緊閉著眼勉強調息,卻沒有發現,周身越來越強烈的藍色光芒,彷彿擁有了生命般兀自跳脫,光芒越來越盛,藍光聚集到一定程度時,突然匯聚成電流般,瞬間湧進暮顏右邊的太陽穴。

「啊!」

劇痛從腦海如同落地驚雷般狠狠炸開,她驚呼一聲,暈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