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厲千川今日不知打得什麼算盤,聞言喝了口湯,抬頭若有所思地回道,「葯膳?以前從未喝過,倒是新鮮。」

暮顏抬了眸,微笑解釋道:「葯膳是我家鄉的做法。我這次加的是黃芪、當歸、党參、麥冬、枸杞,準備的比較倉促,這是最常規的做法。其實針對不同的人群,有不一樣的配方,比如說,對於像王爺這種,可以加一些枸杞、茯神、百合,養心安神、抗疲勞、助睡眠;對於體質較弱經常生病的人,可以加些別的,益氣養肺調節免疫;對於年輕女孩子,可以養顏護膚、美麗容顏……雖然葯膳沒有正兒八經的葯來的見效快,但經常喝必然可以強生健體、延年益壽的。」

一口氣說的話有些多,但是這畢竟關乎於自己未來的第一桶金,帝都權貴是最好的活招牌,而安陽王爺,絕對是最閃耀的招牌之一。

「哦?」安陽王爺的確是起了興趣,又喝了口湯,吃了塊肉,才問道,「暮三小姐懂醫術?」

「略知一二。」

「那極好!」厲千川突然揚眉一笑,「謝大人的腿好多年了,太醫院那些個庸醫始終治不好,要不三小姐給看看?」

他說的極快,即使是意識到想要阻止的暮書墨都沒來得及,謝錦辰端著碗的手一滯,沒有說話,若無其事地放下了碗,拿起了筷子。

「呵……民女不敢。謝大人乃是朝廷命官三品大員,太醫院的太醫們都治不好,小女子剛剛從蠻夷之地鄉下犄角旮旯里出來的一介無知少女,如何敢醫治謝大人,一個不好,可能還連累了偌大將軍府跟著一起遭罪。」

酸!厲千川吸溜一聲,只覺得這話聽著牙都酸了,偷偷和暮書墨交換了個眼神,瞧,果然謝錦辰把人給得罪了。

暮書墨點了點頭,回了個眼神,我說過吧,這孩子嘴厲害著呢!就謝錦辰這廝,看著冷,實則壓根兒沒什麼殺傷力,怎麼說得過這伶牙俐齒的小丫頭。

兩人眼神一觸即分,厲千川把握著分寸,也不想得罪這倆難纏的,當即就向打哈哈活躍下氣氛,卻不想,謝錦辰的下一個動作直接讓他楞那了——

他認識謝錦辰很多年,不算深交,卻也是能湊一起喝個酒的交情。不記得上一個被他丟出去的醫官是誰了,反正太醫院那些太醫們每次例行檢查出來,聽說都是死灰著臉的。

至於那些敢針對他的腿進行議論、探究,或者進行其他非友好性互動的人,後來一看到謝錦辰,就聞風而逃。

可如今,一隻手橫過了小小的石桌,手很白,白地微微晃眼,手指纖長,節骨分明,很美的一雙手。寬大的黑色衣袖撩起,露出白皙而瘦削的手臂一節,手腕的地方正好擱在桌子邊緣。

意思不言而喻。

厲千川一愣,暮書墨也愣了,身後的小廝忘記了呼吸,張大地嘴直接沒合上。

暮顏卻並不領情般,嗤笑一聲,「謝大人的信任,小女子受不起。」哼,她暮大小姐也不是誰想醫都醫的好么,也是有脾氣的好么?

謝錦辰抬頭看去,端著酒杯的少女正懶洋洋看過來,墨色的瞳孔在暖暖的光暈中,呈現瑰麗的琥珀色,邪邪勾起的嘴角昭示著她此刻心情很是不好。謝錦辰微微局促,低了頭,低聲說道,「對不起。」

耳朵詭異的泛紅。

他從不曾有這般的經歷,從不曾道過謙,從不曾有過和這樣的女子相處的經歷,這個女子,彷彿和所有人都不同,瀟洒、恣意、優雅,渾身上下散發著光。

「噗!」暮書墨一口雞湯噴了出來,他驚悚地看向同樣驚悚地厲千川,然後又轉頭看向暮顏,動作滯澀而僵硬,彷彿缺了油生鏽的齒輪。

天吶!謝錦辰會道歉了!

其實事情如何他多少猜得到,他的這個侄女天不怕地不怕,必然是好奇謝錦辰的腿去了,然後被謝錦辰懟了幾句,這事兒不用腦子都能想到,但是事情的發展卻是萬萬想不到的,謝錦辰這萬年冰山竟然在哄自己侄女?這是哄吧?耳朵都紅了!

他瞥厲千川,這是假的謝錦辰吧?

將眾人神情看在眼裡,暮顏也知道估計那雙腿是他的雷區,她踩到了。其實說到底還是她先冒犯了人家,後來貌似也是她揪著不放,最後人家好歹也給她道歉了,看小叔的反應,估計這是一件相當難得百年不遇的奇事,當下也就沒了火氣,「哼」了一聲,搭上了脈搏。

微微一怔,手底下的脈搏,虛弱無力,雜亂無章,遠比她想象的更為嚴峻,難怪太醫院那麼多太醫,竟然都束手無策。

她凝了神。眾人一看她嚴肅的表情,不由得也斂了聲。

唯有謝錦辰微微急促的呼吸聲。脈搏上的指尖,帶著微微的涼意,此時已是開春,她還穿地些許厚實了,卻還是這麼冷么?

「幾年了?」

「六年。」

為何又是六年?

「怎麼傷的?」

「……」

靜默。

好吧,不能告訴她是吧?哼!這男人就應該做個啞巴!她沒好氣地收了手,對著身後伺候著的小廝,「推過來我看看。」

小廝一愣,大氣都不敢出,愣那一下沒反應過來,暮顏嫌他墨跡,自己幾步走過去,一把掀開謝錦辰腿上的毯子就摸了上去。

「嘶——」此起彼伏的抽氣聲瞬間響起。

謝錦辰是誰,雖說是四大公子之一,但素來冷情冷心,手腕狠辣不輸崔子希,現如今……暮書墨和厲千川偷偷對視一眼交換了個彼此都懂的眼神,身後推輪椅的小廝唰地一聲,就跪下了。身子抖得跟篩子似的。

謝錦辰全身一震,明明雙腿早已失去知覺,這會兒卻彷彿有酥麻漸起,一直癢到了心間,從他的角度俯視,少女墨發鬆散毛茸茸的腦袋甚是可愛,他下意識搭上自己的手腕,那裡有股淡淡的涼意還未散去。

片刻后,少女抬眸,眸色濃黑而深沉,沉得彷彿夜色下茫茫海域的颶風席捲而過,她說,「下人都退下。」

聲音同樣冷而沉,這是她第一次稱呼他們為「下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