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兩人蹲著說話,湊著一個爐火,爐火之上,濃香四溢。

倒也沒有違和感。

有車轍滾過碎石子的聲音,濃香的雞湯里也夾雜了熟悉的香味。少女豁然回頭,看向小院門口,驚喜叫道,「桃花醉!」

院外,提著桃花醉、拎著食盒的男子,正在小譚的帶領下跨進院子,聞言,倒是笑了,「書墨這兩日一個勁問我討酒喝,說是找到了酒中知音,如此看來倒是真的。這還沒進院子呢,先聞到酒香了。」

來人一身白衣,眉目間丰神俊朗,眉眼含笑卻彷彿天之高海之闊。

暮顏恍然,想來這便是那安陽王爺了,剛想起身行個禮,王爺身後,一小廝推著輪椅跟了進來。

輪椅之上,男子著黑色錦緞華服,腿上一塊引起極度舒適感的長毛毯子,毯子之上,骨節分明形狀漂亮的手,說不清到底是毯子更白,還是手更白。

男子極美,面容俊秀絕倫,就是看慣了暮書墨對美貌多少有些免疫的暮顏都晃了晃神,只是,卻也極冷。

墨色的髮絲用白色玉簪緊緊束起,一絲亂髮也無。消瘦蒼白的臉上五官極為精緻,淺灰色的眸子里彷彿藏著蒼茫雪域,看過來的眼神古井無波。

只一眼,她就宛若回到六年前,那初來之時,置身那冰寒刺骨的山洞。

若說,安陽王爺是高遠而縹緲的雲,暮小叔是恣意而瀟洒的風,那這男子,就是茫茫冰山底下,千年不化的寒冰。

她隱隱有些猜到來人了。

熠彤四大公子,厲千川高遠疏闊,暮書墨瀟洒恣意,謝錦辰涼薄冷漠,崔子希深沉狠辣。

此人,應當就是涼薄冷漠的大理寺卿謝錦辰。

她在這兒打量兩人,暮書墨卻已起了身為她介紹來人,「顏兒,這邊是安陽王爺,和大理寺卿謝錦辰謝大人。」他也有疑惑,謝錦辰這廝,明面上和他素無往來,他性子本就冷,兩年前腿傷之後,便更冷了,幾乎不和任何人來往,如今怎麼地?

暮顏含笑起身,福了福身,「民女參見安陽王爺,參見謝大人。安陽王爺謬讚,知音如何敢當,想來小叔本意可不是為了誇我,畢竟,女子好酒可不是什麼美譽。」

無故躺槍的暮書墨:「……」

「哈哈哈……我看著就比暮雲雪和暮雲韓那倆丫頭有趣得多!」厲千川笑著跨進小院,那笑意,明顯比剛剛來的真實和親切。

倒是謝錦辰,始終面無表情,他看著眼神亮亮看過來的少女,一襲淺碧色綉荷葉長裙,墨發披肩,只用了一根簪子鬆鬆地固定著。清新、隨意。衣領處那一圈白色的毛皮,襯得整個小臉可愛而溫軟,很是漂亮的小姑娘。

只是如今已入春,帝都少女大多已換了春裝,她卻依舊是冬日打扮,比尋常人穿的厚實得多,微微上挑的眉眼略帶笑意看過來,眼波流轉間鋒芒隱隱一閃。

他見過許多人,見過百態眾生,於是多了幾分閱人本事,只覺得這女子……看似溫軟,實則深而沉。

他未作言語,任由小廝推著,跟著厲千川進去。

彼時,卻有小廝呆愣愣張著嘴,一溜煙跑去了老夫人的院子。謝錦辰神色不明地回頭看了看院子大門口,最終什麼都沒說。

倒是厲千川,將食盒和桃花酒交給了聽到動靜從今早剛整理出來的小廚房裡鑽出來的沉施,含笑解釋道,「來的路上遇到了錦辰,想著好久沒碰個頭了,便自作主張一併邀請了。三小姐莫要怪罪。」

暮顏含笑,「怎會?小叔多次提到,說是至交好友,能得二位大駕光臨,今日小院蓬蓽生輝。」

可不就是蓬蓽生輝,剛剛跑過去的小廝別以為她沒注意到,想必不一會兒,老夫人就該知道這兩尊大佛來了這將軍府最落魄的小院了。

她笑地意味不明,「不過就是得委屈兩位大人了,這院子……著實有些簡陋。」

可不就是簡陋么,就快連坐的地方都沒有了。

暮書墨似乎才發現一樣,環顧了一圈,院子空蕩蕩的只有幾根雜草,正廳說是正廳,卻看著很是陰暗潮濕,一點兒都不亮堂,嘀咕道,「丫頭,我說你這院子,少了個桌子凳子啊……小譚,去,叫上幾個人,把我院子里的石桌子搬來。」

小譚本來在幫著沉施張羅碗筷,一聽,腳步一個踉蹌,差點兒摔倒,堪堪穩住了,撫額,什麼石桌子,那可是正兒八經的玉石好么?三爺當年還是三少爺的時候,從老太爺那軟磨硬泡搶來的,珍惜地不得了,連擦桌子都是親自來的,半點不假他人之手。

如今倒是大方,說送就送。

可主子都交代了,也只能領命,下去尋了人搬桌子,那桌子可重著呢!

暮顏一聽就知道,這位爺送出的東西,絕對不會寒磣,當即也不推脫,道了謝笑眯眯受了,又張羅著沉施去搬了凳子出來給安陽王爺坐著,目光不由再次落上謝錦辰的腿。

謝錦辰,在熠彤身份之尷尬,和她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謝家淵源細數起來可以長達千年,興衰起落早已能寫一部編年史。到了前朝,更是盛極一時。只是朝代更迭,這些前朝舊物、舊人自然免不了顛沛,而良渚開國陛下就是她那位外祖,素來手段狠辣性情涼薄,當初的開國功臣前朝舊臣能砍的都被他砍完了,而謝家,以舉家財勢搏了一線生機。

其實她始終覺得,謝家能保一命,最重要的還是太上皇擔心全砍完了史書上不太好看,便留了那麼一個,何況,太上皇征戰殺伐,軍中一應開銷皆需錢財銀兩,開國之初更是國庫虛空,謝家的錢財的確不亞於雪中之炭。

也許,那終究是一代帝王的惻隱之心。

而當今陛下,卻比他爹更謀於算計。

他不信任謝家,甚至不信任自己父親留下的人,上位之後一兩年,便把一應老臣全部貶的貶,殺的殺,來了個大血洗。

謝家的生意、仕途頃刻間分崩離析。

然而,誰都沒有想到的是,數年後,他給了謝家最不得寵的庶子最閃耀的仕途——大理寺卿,正三品。看似胸襟博大容人雅量,只是這扇仕途的大門獨獨給了一個最不受寵的庶子。

謝錦辰成了歷史上唯一一個坐著輪椅「走」上朝堂的人。

廟堂之高,陛下從未信任與他,周身布滿了各方眼線,一個行差踏錯就有可能丟了小命。

家宅內院,父兄親情早已被各種猜忌消磨殆盡,每個人都在懷疑他是不是陛下安插的眼線,就算不是,那也必定是賣主求榮。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