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安陽王府。書房裡。厲千川的書房很簡單,黑紅色的基調,裊裊檀香,一桌,一椅,一幾,一塌。

茶几上,新鮮時令水果洗凈切塊,擺的極是好看,厲千川很是懊惱,往日也不見有,今兒個這傢伙來了,就有了……到底誰才是王爺府的主人?

一定不是他。

厲千川左手執著茶杯,右手執著黑子,很是看這個拐走了自己妹妹芳心又明顯不會負責的男人不順眼,語氣上自然很是嫌棄和膈應:「你這幾日怎麼地,天天來我這報道。聽說昨兒個吟風樓很是熱鬧,早朝的時候陛下可是狠狠地發了通火。太尉一大早就去將軍府遞了拜帖,你倒是溜得快。」

「這帝都還有什麼事情可以瞞得過你?……昨日,那個救人的法子,不是我想的。」暮書墨喝一口茶,漫不經心地丟一子,搖了搖頭,「是我那個便宜侄女。」

他們倆下棋,從來都是這般漫不經心,可是若有懂棋的大家在此,必然瞠目結舌。棋盤之上,黑白棋子看似凌亂,實則去極有章法,攻守兼具,心思縝密,運籌帷幄。

厲千川微微挑了挑眉:「哦?你這侄女倒是這兩天一直聽你說起……不過我也很好奇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子,才會讓鎮南將軍不顧將軍夫人,也要帶回她的孩子。」

這話如此玄妙。

不愧是好友,他們的想法竟然如出一轍。暮書墨摸了摸下巴,「你說的她,是指我大哥呢,還是那個姘頭呢?」

姘頭?高門子弟也就他這般口無遮攔,「你覺得你大哥,會有……姘頭?」

嘿嘿一笑,意味不明,「如今女兒都14了,我覺得沒有還有用么?」

如此說著,茶也不喝了,子也不丟了,抓了塊切好的水果就啃,囫圇地說著,「既然你好奇,便隨我去看看。正好,今日我那小侄女兒要露一手。」

「露一手?」

「嗯,做好吃的。你帶上酒,我那侄女對你的酒念念不忘,對,還有水晶蝦餃,也帶上。」他看了眼水果盤,最後覺得算了,這玩意兒帶過去太上不了檯面了,「把厲千星也叫上吧,正好介紹她們認識。」

……所以這廝,今日來,是特地讓自己帶上水晶蝦餃和桃花醉給他小侄女的?果然是一家人,認識才沒幾天,盡想著從這裡給她弄吃的回去。

「你倒是時時刻刻不忘了你侄女。」

「那是自然,誰讓她是我侄女呢……」

「你還有兩個侄女,怎麼不見你也關心關心?」

「嘿……你話咋那麼多的,到底去不去?不去我就自己去拿酒了,反正王大娘我又不是不認識,水晶蝦餃也沒你什麼事兒……」暮書墨推了棋局站起來就往外走,愛吃不吃唄,不吃正好,全是他的。

「去,誰說不去的。」既然去不去都是既丟了酒,又失了水晶蝦餃,自然得去,還得狠狠地吃,吃回本,如此想著,他也下了榻,「你先去吧。我去吩咐王大娘做水晶蝦餃,星兒今早去了城南白雲寺禮佛不在府里,待會兒我自己過去。」

「行吧,你從後門進,我讓小譚等那。」這傢伙身份有點高,從前面進又得驚動一群人,下跪行禮的,又是一番鬧騰,萬一太尉還在府里候著……想想就頭疼,還是低調點的好。

「恩。」厲千川注視著暮書墨離開,斂了表情,對著虛無的空氣,道,「派人去鎮南將軍的軍營里,問問暮將軍,那個孩子什麼情況。」

他和暮離都是武將,雖然外人總覺他們會面和心離,為了權位爭個你死我活。實際上,他們確實惺惺相惜。他了解暮離,這個人怎麼可能會有私生女。所以,到底是哪個女子,值得他背著這般罵名,他很好奇,想要了解一下。若是必要,他自當護著點。畢竟這般身份在帝都,也是艱難。

「是。」微弱的氣流變動,倏忽之間又歸於平靜。

雞才燉了大半,還沒有到飯點的時候,暮書墨就已經搖著摺扇出現在了小院里。一襲暗紫色長袍,比之那晚很是悶騷的白衣綉海棠低調了很多,只在袖口和領口的地方以金線勾勒,同色鑲玉腰帶,很是沉穩迷人的模樣。

只是……

暮顏抬頭看了看並不明朗陰沉沉的天,早春這樣的天氣,著實有點寒冷,有必要搖著把扇子么?雖然,扇子的確是好扇子,檀木為骨,絹絲為面,上面清新雅緻的山水畫一看就是出自大家之手,摺扇下隨意吊著的葫蘆狀玉石,晶瑩剔透,小巧雅緻。

果然暮小叔的東西,都是好東西。也不知道這錢,哪兒來的。

「唔,這味道確實香……當歸?党參?」暮書墨挑了挑眉,伸手就要去揭蓋子。

暮顏一巴掌拍掉了他的手,一點力道都沒收斂,那隻手瞬間紅了一片,暮書墨倒也不在意,手被拍了,也就不去碰那隻鍋了,學著暮顏的樣子在她邊上蹲下來,看著她嫻熟地添柴火,也是新奇。

如今還會添柴火的大家小姐倒是不多了。

「聽說史太尉一早就給你遞了拜帖,如今正好該是早朝下了趕過來的時候,你不在正廳怎麼早早出現在了我這裡?」

「貴妃娘娘這幾年越來越得了聖寵,太尉府和將軍府暗地裡早已如火如荼,給我遞拜帖不過是走個過場,我去成全了他們的面子幹嘛?我跟太尉府的管家說,那法子也不是我想的,是暮家三小姐想出來的。小姐昨日偷溜出府,這事兒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也別聲張了。想來,老太尉也是聰明人,知道這麼做。」

說罷,暮書墨卻是嘻嘻笑著打趣她,「還是說,你想他們浩浩蕩蕩上門來道個謝,或者給你個一萬兩銀子?」

專心熬雞湯的少女卻嗤笑了一聲,彷彿嘲笑暮書墨的明知故問,隨口回到:「老太尉家的獨苗苗,那條命可不是用銀子可以衡量的。他們家的人情也不是那麼好欠到的。欠著的人情,總比真金白銀還清了要好得多……」

暮書墨抬手擦了擦鼻子,咕噥到:「果然奸詐……」

「這叫睿智。」她側著頭看他,忽然展顏一笑,半睜著的眼眸宛若狐狸般一閃而逝的奸詐。

暮書墨微微一怔。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