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六十六章 密林相會

第六十六章 密林相會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難送的神悠悠然晃回了大牢,甚至很好心地在衙役眼中親自落了鎖,然後微笑著回了自己的床,隔壁間的老者也已經目瞪口呆——這個小丫頭是厲害呢,還是無知呢?再看暮顏,卻是翻了個身,兀自朝里睡了。

其實,暮顏根本沒有睡著。

她的面前,靠近石床和牆壁的交界處,有一行用炭寫下的小字,「今日戌時三刻,老地方見。」落款,是高如玉。有人借著高如玉的名字引誘她出去。

暮顏自然不會相信神鬼之說,這一次,高如玉是真的死了,如假包換,那麼寫這排字的人,必然是想要勾起她的興趣而已,只是,為什麼他/她就能認定,自己能出的去這帝都府衙的牢房呢?不說門被鎖著,外面那麼多衙役看著,一個大活人如何出去?而整個牢房,除了那扇門,就只有頭頂上那個很小的天窗,夠一個孩子爬過去。

這個疑問,一直在盤桓,一直到晚膳時分。

將軍府的嬤嬤應著暮雲翼的安排,送來了厚實柔軟的被褥和明顯是精心準備的飯菜,因此,暮顏早早地用了膳,窩在石床上發獃,隔壁間的老者見了那陣仗,更覺得暮顏是個有錢人家的小姐,越發感慨她不該這般倉促認了罪,絮絮叨叨說了好久,暮顏只是溫軟地笑著,沒有說話。不認罪,她怎麼進來,怎麼見到這排字,怎麼知道這黑暗中伸出的手是誰的?

牢中膳食來得很晚,天窗中已經是暗沉沉的暮色了,才有衙役推著晚飯過來,晚飯很是粗糙,破了邊的海碗上一大碗米飯,上面幾根泛黃菜葉子,還有一些紅色的肉湯類的汁澆在飯上,除此之外,上面都沒有,因著衙役不耐煩的動作,那碗震了震,菜葉子吧嗒一聲,掉在了地上。

暮顏抽了抽嘴角,沒有去接,倒是那老者,看著她的那碗飯,支支吾吾地說道,「姑娘,你不吃么?」

暮顏搖搖頭,走過去端起了碗,側著遞了過去,老者接過了放在身邊,又開始扒拉自己的那碗,道著謝說道,「中午的飯都是餿的,沒下得了口,這會兒,是真餓了。」說完,他很不好意思地笑笑,算是解釋了為什麼一大海碗還不夠的原因。

「餿的?」暮顏一怔,下意識問道。

「是啊!你這樣的小姐一定沒見識過吧,牢中哪裡有人管這些,有時候是沒有吃的,有時候是餿的,進了這牢里啊,可沒人把你當人!」老者恨鐵不成鋼地嘆了口氣,也就這丫頭,這麼爽快地就進來了,果然是無知啊!

無知的暮顏沉默了一會兒,問道,「老人家,你到底是犯了什麼罪進來的?」

「為什麼啊……」也許因著這小半日的相處,也許是因為手中的一碗飯,老者隱隱有些打開了話匣子的衝動,感慨道,「造化弄人啊……造化弄人啊!那日,若非我貪睡,那把火怎麼能著地起來呢……後來他們說我故意縱火,我便也應了,的確是我的錯啊!那麼好的人,就這樣沒了……」

他喃喃自語,宛若夢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出不來,暮顏蹙著眉聽了個大概,剛要問,就見老者突然緩緩倒下了,暮顏一驚,趕緊奔過去,就見他胸膛起伏,睡得安穩。

當下也是失笑,這人,怎麼說著說著,就睡著了呢,還吃著飯呢……

飯!

她目光灼灼落在那碗飯上,看了一會,又豁然抬頭,就見不遠處的牢房裡,還有圍著桌子吃飯的衙役們,都一個個倒下了——這飯,被下了葯。

這是,為自己打開了方便越獄的大門?

暮顏左右看了看,見沒有一個人抬著頭了,又看了看鎖的好好地大門,視線落在自己的腰帶上,到底是什麼人,似乎對自己足夠了解,知道自己能夠劈開這扇大門,知道自己不會吃那一碗飯……她抽出了腰間歲和,一刀就劈開了劣質的鎖扣,名劍歲和就算不是最出名的利劍反而更負盛名的是它的美麗,但是對付這些鎖扣卻是完全不在話下,她推開了門,握著歲和一路出了大牢。

大牢里,安安靜靜的,什麼聲響都沒有,就像是被上蒼之手按了暫停鍵,所有人都以不同的姿勢安靜睡著,只有遠遠地一兩聲呼嚕聲打破寧靜。

見他們並無大礙,暮顏便提著劍,出了大牢,見天色尚早,她還若無其事在彤街上轉了一圈,才怡怡然出了城,去了那片密林到了當初和高如玉談話的地點。和高如玉的老地方,自然是那片密林。

密林里,一個身穿黑袍的背影似乎已經等候多時,看身形,很是嬌小,像是個女子。這倒是令人有些意外,暮顏刻意加重了腳步聲,那人聽到了聲音,立刻轉身抬頭看來,露出一張不陌生,但也絕對算不上是熟悉的臉。

暮顏看到這人,一怔!出乎意料地詫異——為何會是她?!

==

暮雲翼出了府之後,一路去了萬品樓。萬品樓是誰的,這些年他早已知道,暮顏也沒有打算瞞著他。

他去了萬品樓,找了郭掌柜,寫了一張紙條,於是,那張紙條在萬品樓精心培育的信鴿腿上,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飛去了夕照皇城。暮顏冒險也要留下,他阻攔不住,但是總也擔憂,他知道三叔就算人不在熠彤,但是勢力早就安插在了熠彤的各個角落,否則他也不會讓暮顏一個人回良渚。

暮雲翼猜對了。

比之他發出去的信函更早到達暮書墨手中的,是禁魂域通過秘密渠道傳遞到暮書墨手中的信函,那日,府尹一上門,顏府的暗衛就已經發出了這封信。

只是,彼時,距離發出信件已經過了幾日,若是再回良渚,又是月余,到時候,這件事早已塵埃落定,暮書墨握著那封信,思考良久,才招了小譚進來,吩咐了幾句,小譚吃驚地睜大了眼,見自家主子不像是說笑,低了頭領命出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