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六十七章 密林相會(2)

第六十七章 密林相會(2)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而彼時的密林里,暮顏詫異看著眼前的女子。

月朗,星稀。涼風習習中,樹影婆娑,在地上投下斑駁而細碎的影,氣氛很安靜,倦鳥已歸巢,四周只有偶爾的樹葉沙沙聲。

對面的女子,依稀還有著記憶中的容貌,卻要比之曾經蒼老許多,只是以前的怯弱瑟縮卻是沒有了,眉目間,滿滿的都是戾氣和不甘。看著暮顏的眼神,似乎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一般。

一個,在暮顏印象中已經漸漸淡去甚至有些被遺忘的女子。應該說,自從當年事件之後,暮顏便再也沒有想起過她。

林依依。將軍府老夫人娘家的那位親戚。

「是你?」暮顏淡淡開口,並沒有流露出太多驚訝,還是一如往常的淡然,似乎眼前是誰,於她而言關係並不大,這聲問話,更像是打招呼,說著好久不見的模樣。

「怎麼,沒有想到吧?」對面女子卻是有些瘋狂,看著暮顏,咯咯笑著,「你一定不會想到,你終有一日也會落在我的手裡!」她隱沒在黑袍里,全身上下只有一張臉,在月色下透著令人心驚的蒼白,瘦削的臉頰上,一雙充滿恨意的眼睛便顯得格外奪人眼球了。

暮顏看著對面的黑袍女子,意味不明,淡淡反問,「落在……你的手裡?」

她的不在意,成功引起了林依依的怒火,她就是討厭暮顏這種似乎什麼都入不了她眼的樣子,情緒有些失控,她看著暮顏,揮舞著手臂,吼道,「難道你不知道,你這叫越獄么?很快,整個府衙的人都會知道,你下毒、越獄、潛逃,然後,整個良渚、整個夕照都會知道,他們尊貴的女神,良渚的縣主,夕照的長公主,在良渚近郊殺了人,還越獄潛逃了!你以為你還回得去么?!暮顏!你這輩子已經毀了!跟我一樣,毀了!」

「毀了!」她不停重複著這兩個字,越說越瘋狂,咯咯笑著,笑著笑著就哭了,幾乎是嚎啕大哭,一邊哽咽,一邊喃喃說道,「暮顏!你根本不會知道,這兩年我是怎麼過來的……」

再膽小,再怯弱,可是少女心都是一樣的,知道自己將要嫁進將軍府、見到了自己未來夫君之後,那份心底微酸而甜美的泡泡就開始與日俱增,這遠遠比「成為將軍府女主人」的喜悅要多得多……可是就因為暮顏的三言兩語,那些即將沸開的泡泡,突然直接就被一大盆涼水兜頭澆下,什麼都不剩了!她成了所有人的笑話,一頂小嬌,直接抬出,再抬入,她成了妾,還是一個自始至終都不得寵愛的妾,甚至,兩年多了,暮雲翼從來只當她不存在!

憑什麼?

她雖是林家庶出的女兒沒錯,可是暮顏算什麼?她只是一個私生女!憑什麼得了暮雲翼的喜愛,當了二品縣主,封了府邸?也算老天有眼,她終於失蹤了!可是……為什麼她又回來了?以更加高不可攀的姿態回來了?!多麼高貴,多麼優雅,她裙裾微浮衣袂飄飄地在馬車上露面,她這一生唯一喜歡過的男子,她名義上的夫君,含笑將暮顏從馬車上牽下來,眼神是她從未見過的溫柔,而她呢?她只能在人群之後,跪地叩拜!

憑什麼?!她不甘心!這兩年來,日日夜夜的難眠和憂思,那一刻就如同突然復活的魔鬼一樣,扼住了她的咽喉。

暮顏看著眉眼間都是戾氣和瘋狂的林依依,突然重重嘆了口氣,意識到自己當年所做作為,對於這個大陸的女子來說,終究是太過了,的確是毀了她的一生……令一個當年膽怯、懦弱,對外連一句話都要說地磕磕碰碰的少女,變成了這樣乖張而瘋狂的一個人,她有些不忍,終是說道,「對不起。」

只是,這個時候的林依依,早已聽不進任何話,更何況還是道歉的話,在她看來,這不過就是暮顏為了脫身無奈之下才做出的讓步罷了,當下嘶聲力竭地吼道,「對不起?……哈哈!我告訴你暮顏,今日,你說再說對不起都沒有用!」

「我說對不起,不是為了今日擺脫你,我只是覺得當年所為,的確欠你一句抱歉。至於今日,你也不過是別人手中的棋子,而我,順勢而為想要看看究竟誰要對我下手罷了。如你所說的落入你手,怕是不存在的。」暮顏心平氣和地說道,和這樣一個瘋魔的女子爭什麼呢,今日這結果,倒是挺失望的,也沒有必要問林依依,她必然不會知道對方的身份。

「呵!你以為你還回得去么?就算回去又怎麼樣?殺人越獄的罪名也就夠你在牢中一輩子了!」

暮顏看著言語間都是恨意的林依依,嘆了口氣,上前一步,林依依下意識驚駭地後退一步,暮顏一笑,也不上前了,說道,「那本宮就讓你親眼看看,本宮會不會在牢中度過一輩子。」

暮顏轉身,再也不看那個瘋狂而暴戾的女子,那人找了林依依將自己騙出來,必然是牢中還會發生什麼,以坐實自己的越獄罪名,若是因此還死了一些人,那自己就更加在劫難逃。既然這裡沒有她要找的答案,便也該回去了,她嘆了口氣,停了步子,卻也沒有轉身,只是輕聲說道,「你,便好自為之吧……」

當年,她雖言行欠妥,或者說,急於破壞這門錯誤的婚姻,她考慮了暮雲翼,卻沒有考慮這個怯弱少女的打擊……今日所謂,便當是還清了吧。

她舉步朝林子外走去,腳步有些快,身後,突然安靜下來的林依依看著暮顏急步離開的樣子,她以為,今天之後,她會很開心很得意,可是……這些並沒有到來。微涼月色里,她只覺得有些冷,那冷意,透入骨髓,令她難過地蹲了下來,抱住了自己。

而此刻,不管是朝城中而去的暮顏,還是林中兀自難過著的林依依,都並不知道,府衙中的情況,比她們想象中的,都要眼中許多。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