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六十五章 請神容易送神難

第六十五章 請神容易送神難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是的,這位剛進大牢沒幾分鐘的長樂長公主正靠在他們鋪著草的石床上,睡得香著呢,甚至對於他們的到來也是根本不搭理,誰說話就是一道勁氣揮出牢門,擺明了誰打擾誰倒霉,那勁氣也不傷人,但是誰都靠近不了。所有人只能等著,好歹這位主睡得不久,也倒是醒了。

只是,醒了之後,又是一番折騰,不管他們說什麼,她自顧自抱怨床太硬,稻草扎人,睡得很不舒服云云,將牢房從石床到光線,從蟑螂到老鼠,一直扯到了人文關懷,連隔壁老者都嘴角開始抽搐,才怡怡然結束了她的長篇大論,打了個哈欠,撣了撣裙子下擺,當先跨出了牢門,還很不耐煩地回頭催促,「還不快些?」

衙役們都想哭……是他們不想快一些么?

基於今日「罪犯」的身份特殊性和舉動奇怪性,來了四個衙役,跟著出去的只剩下一個資歷最小年齡最小的小衙役。這會兒,小衙役終於明白那些個人為什麼非要自己跟著來了,他又快哭了!是他們沒有講么?他們前前後後說了幾十遍好么,是您不願意聽啊!

再看這位打著哈欠一臉無辜的模樣,他連反駁的話都說不出口……

而這一切落在暮雲翼的眼中,味道就完全不同了,重重一拍桌子,怒喝道,「府尹大人……這就是你說的認罪?你可知道,威脅一位二品縣主是什麼罪名?!威脅一位受陛下邀約來做客的異國公主,又是什麼罪名?」

他有看向跪著的那位目擊者,沉聲問道,「還是說,你這位獵戶,承擔得起嘉善城虎視眈眈的十萬鐵騎,承擔地起將軍府的怒火?嗯?!」

那位老獵戶,「啊!」地一聲,短促而尖銳,整個人往後一仰,撐著身子往後挪了幾步,突然撐到一雙繡花鞋,往後一看,就見那位女子眯著眼對著自己微微笑著,俯視下來的嘴角,勾著嗜血的弧度……心驚之下,一個轉身,就對著暮顏使勁磕著頭……他是真的害怕了,他也就收了一錠金子,哪知道這個女子身份如此恐怖,那人根本沒有告訴他啊!

「世子爺!你這是打我下屬在先,恐嚇證人在後,就算您是將軍府世子爺,本官也是可以上報陛下的!」一直以來為官的優越感,今日被人這般踩到了腳底,再能忍耐的人也有了脾氣。

「呵!陛下?今日聽你提了這麼多次陛下,那我倒確實想請陛下理論理論了!你!」暮雲翼指了指暮顏身後站在門口一個勁降低自己存在感的衙役,那衙役苦巴巴看過來的眼神像是被人遺棄的小狗,「對,就你!帶著地上那份認罪書,拿著本世子的腰牌,去進宮面見陛下,就說這是長樂長公主的罪狀,問問他怎麼個判法!」

那衙役已經完全不知道怎麼辦了,哭喪著臉慢慢跪下,就是不敢接這活。

暮顏看著,終究是有些於心不忍,這才走到暮雲翼跟前說道,「大哥,這罪名,的確是我認得,沒有被脅迫。」衙役一到牢中找她,她就知道必然是將軍府來了人,當下便有心要欺負一下這些人出口氣也是好的,畢竟,這牢中環境是真的差,那稻草扎人也是真的,扎地她生疼。

這些年來,養尊處優慣了,這環境自然是氣惱,所以才有了進門就嚷嚷的那一幕。

這會兒,見暮雲翼是真的火大了,也不想將事情鬧大,畢竟,她肯認罪進牢房也有自己的打算,若是這一鬧鬧沒了,那剛才真的是被白扎那麼疼了……她朝著暮雲翼眨了眨眼,暮雲翼一愣,無聲問道,「留下?」只有一個口型,沒有聲音,但是暮顏看懂了,悄悄點了點頭。

那邊,府尹脾氣很不好地說道,「世子爺,長公主都說了,是她自己認得罪,沒有威脅,沒有用刑,您還有什麼疑問么?這件事,就算陛下插手,也是要按照律法行事的!」

暮雲翼重重哼了聲,拉過暮顏左右看了看,見她並無異樣,才放了心。

「大哥,你先回去吧。我相信,府尹大人一定會秉公辦理的,不會讓暮顏受了不該受的委屈的。」

暮顏淡笑著說道,很是體貼溫柔地回頭看了眼府尹,府尹只覺得那笑意,讓人後背直冒冷汗,只是再看一眼,卻又覺得自己該是眼花了,當下便沉聲問暮雲翼,「世子爺,可還有什麼問題么?」

暮雲翼起身,沒有回答府尹那麼明顯的逐客令,交代暮顏,「你先好生待著,每日府中都會派人來送飯,等我回去也會讓嬤嬤帶些換洗衣物過來。」

暮顏含笑點頭,毫不客氣地要求道,「再帶一床褥子過來,牢中石床著實冷硬,稻草也是極其地不舒服,睡都睡不好。」倆人閑話家常,倒像是說著準備郊遊的模樣,令府尹暗暗膈應,還嫌棄不舒服,哪家牢房會給你柔軟的被子?!你當你是在長公主府啊?是不是還要找個婢字伺候著?

可是心中腹誹,嘴上卻是不敢說,送走了一尊大佛已經極其不容易,留下的這個更是難對付,如今他已經不考慮怎麼免罰了,只想著自己怎麼好好活著……

暮雲翼交代完就走了,走前看了眼府尹,那眼神中,滿滿的威脅恐嚇……倒是暮顏,送走了暮雲翼,就笑眯眯地轉身,也不看地上已經不知道自己是誰,身處哪裡的老獵戶,而是很是和藹的問府尹,「大人,暮顏這就回牢房么?」

明明笑地溫婉而親切,也沒有高高在上的稱呼,反倒是自稱暮顏,只是,那笑意,比之暮雲翼的恐嚇更令人擔憂……府尹有些身心俱疲地嘆了口氣,揮了揮手,讓手下繼續帶著暮顏回了牢里,心中哀嘆,這請神容易送神難……也不知道這主又在動什麼腦筋,就向方才進門的時候,一開始沒覺得,現在卻已經發現了,她早就應該猜到是將軍府來了人,才會一進門就先嚷嚷著自己被威脅了!

這尊神,難送啊!

回到頂部